《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70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雨兰抿抿芳唇道:“如果真的有,我就跟你去看看,我倒是要好好看看那是啥子地方,我就不信这大街上上这么多的人和车,还有这么多的房间和树子,前面咋个会突然出现一个没人的对方呢?我就不信你会变出一个那样的地方来?”

  陈建军一本正经地道:“那我们说好了哈,要是前面真的有那样一个没人的地方,你就必须跟我就去看看,如果没有,我任凭你怎么惩罚我都行。”
  谢雨兰咬咬嘴唇道:“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哼,看我到时候怎么惩罚你?”
  陈建军:“一言为定。”
  谢雨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陈建军:“呵呵呵,这句话是我们男爷们说的,没想到你应该女娃儿也说出这种话来。”
  谢雨兰:“管他男人女人,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不许反悔。”
  陈建军:“好,绝不反悔。”
  谢雨兰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前面会突然出现一个没人的地方,她心里在等待看陈建军的好戏,到时候看他怎么收场。
  不知不觉就到了一个名叫“阳光客栈”的小旅馆附前面,这个小旅馆陈建军以前曾经来过,是和那个名叫林玲的女孩一起来,哦,那个林玲是他的初恋呢,可现在他似乎已经把她忘记了,而心里只有旁边这个美丽清纯的女孩谢雨兰。
  很快就到了小旅馆外面,陈建军一个转身就拉着谢雨兰走了进去,他到了登记台前,要了一个钟点房。

  谢雨兰刚被陈建军拉进旅馆时还懵懵懂懂地没回过神呢,现在看到他交五十块钱要了钟点房才恍然大悟,一旦醒悟过来,她就明白去钟点房是什么意思了,于是她站着不动,脸红心跳得不知所措了。
  陈建军使劲一拉她说:“走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谢雨兰嘟起樱桃小嘴:“不嘛,我不去嘛。”
  陈建军:“我不是说过‘一言为定’嘛,而且你也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嘛,呵呵……走啊,到楼上去找那个只属于我们俩的空间……”
  谢雨兰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去,你骗人,你好会骗人哦,你好坏哦,你设计了这个圈套让我往里面钻,我上你的当了啦,你好坏哦!”

  陈建军:“兰兰,我几时骗了你嘛,你看,确实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们单位独在一起享受二人世界的嘛。”
  谢雨兰红着脸转向外面的大街上。
  陈建军附在她的耳朵边悄然道:“走嘛,上去嘛,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我想你也应该幻想过我们两人在一起的情景吧。我想体验体验一下我们那样会是啥子感觉,难道你不想体验体验一下那是一种啥子滋味儿吗?”
  谢雨兰这下不再反对得那么激烈了,她只好红着脸站在那里不动了。
  陈建军见她不再挣扎,明白她虽然嘴巴说没说,但心里显然已经同意了或者说还在犹豫,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是不讨厌自己的,于是他就不管不顾地拉着她往楼梯口走,他不能给她再犹豫的机会,他要趁热打铁一举成功。
  谢雨兰果然没那么坚持反对,只好半推半就地被他拉着走上了楼梯。
  上二楼,找到208房间,陈建军掏出钥匙打开门就拉着谢雨兰走进去一下关于严了门。

  虽然外面寒冷,但这屋里开着空调就让人感觉温暖了。
  陈建军拉着谢可兰来到床铺前面,他先坐了下来,可谢雨兰却羞羞答答地站在床边望着窗外面红着脸一言不发。
  陈建军依然拉着她的芊芊玉手,他见她那可人的模样,心里喜欢极了,便轻柔地道:“兰兰,你今天真漂亮!”
  谢雨兰嘟了一下嘴唇道:“我一直就是这样子的嘛!咋个说今天要漂亮一点呢?”
  陈建军轻抚着她的手道:“是啊,你天生丽质就这样子,可是我就是觉得你今天显得特别漂亮!今天我一定要好好地爱爱你!”
  谢雨兰娇嗔道:“你一咋个爱人家嘛?”
  陈建军:“我要狠狠地亲吻你,摸摸你,然后……”
  谢雨兰:“你好坏哦,把人家骗到这里究竟想干啥子嘛?”
  陈建军就废话少说地采取实际行动来表示自己要怎样好好爱她了,只见他伸开双手环抱着了她的小蛮腰,然后尽情地在她身上抚摸起来。
  谢雨兰就那样站在他的面前任凭她的摆布,虽然她是被动的,可是她却感到十分快乐。
  陈建军就这样抚摸了好一阵,终于憋不住开始解她武装了。

  谢雨兰陡然感觉到下面传来一阵寒意,不禁打一个寒战。陈建军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栗,不禁柔情似水地问道:“你觉得冷吗?”
  谢雨兰轻柔如水地道:“嗯,冷。”
  陈建军立刻抱她上床,先用被子盖着她的身体。
  陈建军也迅速脱下了自己的全部衣服钻进了被窝里面。

  在被窝里,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谢雨兰也是激动无比,忍不住也伸出双手抱着对方胡乱地抚摸起来。
  缠绵一阵,两人终于融为一体了。
  激情之后,陈建军果然发现床单上被染红了的一小片红色,一瞬间他真的是兴奋无比,大有一种如愿以偿的满足感。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陈建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因为他一直在回味着今天和谢雨兰在小旅馆开房的经历,一想到那一片熠熠生辉的处丨女丨红,他就兴奋得睡不着了。经历了那么多女人,现在终于碰上一个处丨女丨了。
  哦,处丨女丨的滋味有什么不同呢?他细细的回味着,可回味一阵却分别不出有什么不同。反而突然觉得这次还不如和其他的几个女人来得痛快,因为他好像很是怜香惜玉,认为这个可人的女孩是第一次,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怕她痛,所以他不敢忘乎所以地放开自己。

  虽然他觉得没有那种酣畅淋漓的快乐,可却在心理上再次泛起一直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因为这一次满足了他一个正常男人的处丨女丨情结!
  很快就到腊月间了,看看还有不到十几天就要过年了,农历腊月十三的下午,陈建军突然接到了谢雨兰的电话,她感告诉他,她那在深圳打工的父母已经回家了,明天两个大人准备召见他这个未来的女婿了。
  之后陈建军就开车过去接谢雨兰回家。
  谢雨兰上车就坐在陈建军旁边,一路上谢雨兰告诉陈建军,她早已经把两人耍对象的事情告诉过远在深圳打工的父母了,父母都没有表示反对,不过说回来之后要看看这个未来的女婿再说。现在两个大人为了错开春运高峰期而提前回来了,已经在电话里告诉女儿第二天见面。而谢雨兰在得知父母已经回家的消息后,就和一个姐妹换了班,准备回家看父母了。
  陈建军把谢雨兰送到了她家附近不远处就停车了,为的是避免碰上谢雨兰的父母,因为要见丈母娘是个大礼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面的,他得第二天买好礼物才能来见面,而谢雨兰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两人在距离她家里几十米远的地方分手,之后陈建军开车迅速离开,而谢雨兰就挎着包徒步回家。
  日期:2017-12-27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