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9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带一带倒是可以的,老师我是当不得的。”胡丽丽端起了面前的茶杯,然后又放了下来,“陈县长,还是让我向你汇报一下大河县最近的情况吧。”
  陈九江道:“说说就说说吧,我可要洗耳恭听呢。”
  胡丽丽说,大河县在于向荣改作风,创县风的五风建设下,在县改市上受挫。于书记为此也丢掉了到手的常委位子。不但如此,据县委常委秘书长王贵云说,老于的父亲今天也撒手人寰了。
  公检法部门在政法委书记龚新亮的带领下,高举于书记五风建设的旗帜,送走了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迎来了满头疙瘩的牛津。
  这个牛津可不一般,听说是从普通警员干到了副局长,然后又从副局长干到了普通警员。最近不知道怎么搭上了秦时月的线,再次当上了副局长。
  听着胡丽丽的汇报,陈九江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你瞧瞧,为人民服务有多难啊。于书记想改作风,创新风,不但丢了常委的位子,还是死了老子。公检法为了改作风创新风,失去了常务副局长常委。唉,可要引以为戒啊。
  说到这里,胡丽丽露出了她招牌式的狐笑,她贼兮兮的道:“陈县长,我可听说这牛津是抓住了秦副县长的把柄,这才让秦副县长就范。”
  一听说有把柄,陈九江也来了兴趣:“什么把柄?”
  “据说,秦县长在党校一条街那啥的时候,被时任牛街派出所长的牛津抓在被窝里。另据说,女主角就是咱们府办的那位。”
  在县府办里,胡丽丽就是典型的发骚没人搞,浪笑没人听。所以没了办法,这娘们就开始巴望着别人的不好来。尤其是女人,若是能搞出点花边新闻来,她是最津津乐道的。
  陈九江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倒挺有意思。不过胡主任,这样的事情还是少说的好,万一让那位知道了,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陈九江嘴上说了不能说,可是脸上都是会意的笑。笑的胡丽丽的面上都开出了桃花。此时若是白天明走了进来,一定会说陈九江被胡丽丽勾了魂。
  “陈县长,工作汇报完了,我就先告辞了。于书记老父亲去了世,咱们县政府还是要有点表示的。”说完这些消息,胡丽丽就站起了身来,作势要走,“我可听说了,下面的人瞎嘀咕,说什么副科一千,正科两千。唉,我真不知道自己出多少的好。”
  陈九江闻言,心中一惊,一千两千可真不是个小数目,那是要好几个月的工资啊。当然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种事情居然公然提了出来。只怕这后面埋着不好的一个坑啊。
  “你有什么好烦恼的?莫不是找不到自己的位子?”陈九江不动声色的说道:“府办主任历来都是县里的领导,当然要比肩副县长的。”

  见陈九江不上钩,胡丽丽连忙引导道:“陈县长,我可不敢和你们比肩。我愁的是,这么多的钱,可抵得上我半年的工资啊。”
  “你不说,我险些没有注意。”陈九江这才愁眉苦脸的道:“你家靠着银行,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可怜的是我呀,唉,可去哪里筹钱呢?”
  “说的好听,那可是人家的钱,我一分也见不到的。”提起这个胡丽丽就做出了叫天屈的样子来,“你就不知道,那个男人小气的很,我每次向他要一点钱,他就说这道那,简直是烦死了。若不是看在女儿的面上,我早就和他离了算了。”
  “你就别诳我了,我可听说你家的那位是个模范丈夫。”陈九江笑呵呵的将胡丽丽送到了门口。胡丽丽刚想开门的时候,陈九江突然皱了下眉头说道:“胡主任,让我想想,我怎么记得你上个星期也去过市里似得?”

  “哪有的事?我一直呆在大河,那样没有去过。”胡丽丽闻言吓了一跳,她放到门上的手,像被蛇咬了一般弹了回来。
  “让我想想,哦,对了。应该是星期六,我记得在市里的人民商场见过你。”陈九江作出了努力思考的样子,哄的胡丽丽一愣一愣的。
  “别提上个星期六了,那天我发了烧,请了一天的假。这个事情富县长是知道的。”胡丽丽躲过了陈九江的眼睛,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哦,对不住,那是我记错了。”
  陈九江看着晃动的房门,不由陷入了沉思。看胡丽丽这么慌慌张张的样子,只怕真是心中有鬼。莫非举报秦时月的人那位热心市民就是她胡丽丽?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陈九江根本就没有去过人民商场,也没有见过什么胡丽丽。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他就想起了这么一问,不想就点中了胡丽丽的软肋。看样子,这位臊呼呼的小胡主任,还真的去过市里。
  上周六是个什么日子?正是胡丽丽口中说的牛津捉奸的日子。周六的时候,齐媛被抓奸在床,因为齐媛请了假。同样请假的还有府办主任胡丽丽。

  相较于秦时月被抓奸,胡丽丽今天来办公室,最后漫不经心的吹风,却最是重要。
  胡丽丽对于老爷子的葬礼如此关心。如此的热心,只怕这一千两千的说法就是她自己提出来。
  可是她姓胡的挤眉弄眼吹阴风行,办这样的大事她是没那个胆量和魄力,更没有那么大的政治智慧。只怕这事情的根子还在富春生身上。
  富春生这是想干什么?若说他是对老革命的尊重,对于向荣的示好,只怕未必。他这么做的目的更多的是包藏祸心。这个祸心是什么呢?是动摇于向荣的地位,还是要掀翻于向荣的统治。陈九江看不到,也想不清。但是他却看的清富春生的心,那就是蠢蠢欲动,得了寸,就能进一尺。
  陈九江在琢磨胡丽丽,胡丽丽也在琢磨陈九江。

  都说这龟儿子是个猴精,果然不假。他是真的在市里见到了我,还是诈我的话呢?老娘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怎么就让他怀疑到了呢?
  也许正如他说的那样,他是一不小心在人民商场遇见了一个神似的人,随口那么一问;也许他就是有意试探。
  胡丽丽在办公室转悠了很久,最后得出了结论。陈九江既然提出了具体的日期只怕就是有的放矢了。若真是如此,那他的消息只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灵敏。至少在秦时月的事情上,他是一清二楚的。
  这个陈九江还真是深奥,怨不得富春生忌惮他,于向荣想搞他。就连自己现在不也是想要掐着他的脖子弄死他?可是胡丽丽没有那样的实力,也没有那样的胆量。
  陈九江现在掌握的消息真假难辨,一旦她有了移动,只怕陈九江就会找秦时月喝点小酒,或者是熬个电话粥,到那个时候,自己就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秦时月在市里出了丑,闹出了那么大的新闻来,心里正憋着火呢,此刻不管是谁给他指个目标,他都能将一腔的怒火都喷薄到标靶上。
  想到这胡丽丽心里不由的忐忑了起来。悔不该在富春生面前逞能,接下了这么个烫手的任务。现在一个不好,只怕就要翻船落水了。
  现在该如何是好呢?胡丽丽不停的问自己。是向富春生如实汇报,还是向陈九江祈求投降。
  日期:2018-04-30 0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