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41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26 12:02:08
  [94]
  童山之战
  说干就干,送走东都使者之后,李密迅速下达了命令,让李勣在黎阳坚守,死死顶住宇文化及,同时自己亲率大军支援。
  七月一日,卫州童山(河南滑县),李密带领主力部队和宇文化及展开了激战。
  宇文化及的指挥水平虽然很捉急,但他的部队毕竟是隋朝的王牌近卫军—骁果军,战斗力的强悍程度已经接近恐怖。而且人家好几年没见老婆孩子了,个个都是归心似箭。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粮食也即将吃完,如果打了败仗,不被杀死也会饿死。

  所以对这次大战,他们一定会拼尽全力。
  这一仗打的非常艰苦,强悍的骁果军和英勇的瓦岗军都拿出了殊死奋战的勇气,从清晨一直打到傍晚,一刻也没停息。甚至李密自己都身中一箭,当场落马,昏死过去,左右的亲随见状纷纷逃散。幸亏有大英雄秦叔宝及时护卫,方才击退了追兵。
  然后,秦叔宝收拾了部众,继续顽强的与骁果军作战。
  这场仗打到最后,什么战术、谋略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而是变成了一场关于勇气和意志的较量,双方就是拿着刀枪、红着眼互相拼命。谁先退让谁就输了,谁能撑住谁就会赢。

  在这个决定性的关头,宇文化及懦弱的意志力和捉急的军事水平终于发挥了作用,骁果军在他的指挥下渐渐退却、退缩,终于全线崩溃了。
  最后,他只带着剩余的两万兵力狼狈逃窜,奔向了魏州(河南安阳)。不可一世的骁果军就这样败在了瓦岗军的手下,从此渐渐变成了一个历史名词。
  但是,瓦岗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劲卒良马死伤很多,士卒伤病疲劳的情况也很严重,这是以往的战争里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不过总体来说,瓦岗军的战果还是好的,李密吞并了宇文化及的许多地盘,还招降了许多隋军将士,扩充了力量。更令人欣喜的是,皇泰主杨侗秘密派人送来了书信,要李密即刻前往东都辅政,履行约定。
  拖着带伤之躯,李密又一次燃起了希望,他仿佛看到朝思暮想的东都在向自己招手,天下似乎又一次“不足定也”。
  他把书信认真的叠好,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里,心里期待着,那片光辉灿烂的明天。
  日期:2017-12-26 12:03:30
  [95]
  意外
  李密的捷报传遍了整个东都,皇泰主,元文都等人都兴奋异常,他们立刻在洛阳东门摆上了酒席,群臣们喝的通宵达旦,甚至竞相跳起了舞蹈,这一晚大家都非常尽兴。
  宇文化及终于被打跑了。
  虽然他们和李密怀着不一样的目的,但这一次却是难得的双赢,双方皆大欢喜。
  但此时此刻,有一个人却不高兴。非但不高兴,而且还恨不得把他们全都杀了。
  这个人就是王世充。

  从李密被招安那天开始,王世充就十分不爽。因为他深知,自己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替朝廷抵挡李密,所以自己平时贪赃枉法、损兵折将,朝廷非但不怪罪,还哄着惯着,一味容忍纵容。现在却好,李密不仅被招安了,官位还压自己一头,他甚至还听说,李密打败宇文化及后还要入朝辅政。那么,到时候朝廷会把我往哪里放呢?我是不是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王世充读过一些书,明白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为了不当那只被烹死的狗,他憋着劲要干一票大活儿。
  从那天开始,王世充就对他的部众散布起了流言。
  “元文都那帮人,就是一帮只会写写画画的文官,还想着什么把李密招安过来?白日做梦!我看现在这势头,他们迟早要被李密一网打尽。”
  “再说了,我们跟李密前前后后打过那么多次仗,杀死他的战友家人数不胜数,一旦让他进了城,我们这些人难道还有活路?”

  这话说的很有煽动性,也说的很有道理,士兵们被激怒了,他们深信,为了保护自己的身家性命,就绝不能让李密进城,绝不!
  而元文都等人听到军队的动向之后,也对这种局面十分担忧,于是计划安排刺客把王世充杀掉。然而,胆小怕事的段达却临阵脱逃,偷偷把元文都的计划泄露给了王世充。
  于是,就在这个举城同庆的夜晚,王世充突然指使军队包围了宫城,而段达也充当了他的内应。他们凭借握在手中的军队,把元文都等人连同他们的家眷都屠戮一空,并成功控制了皇泰主。
  但是,为了避免朝局有太多的变动,王世充还需要暂时留下杨侗的性命,于是他声泪俱下的前去请罪。

  “陛下,陛下,都是元文都他们想要害我啊!我实在是没来得及告诉您,才先斩后奏的!”
  看着杨侗惊恐怀疑的眼神,王世充指天画地,披发盟誓,表示自己绝不会有贰心。而杨侗在他的蒙骗下,竟然不由自主的和他聊了很久。王世充终于骗过了这个小孩子,随后迅速把亲信耳目分派到各个要害岗位,彻底把持了朝政。
  而这一切,就发生在李密赶往洛阳的路上。
  七月十二日,李密走到温县的时候,听到了王世充政变的消息。
  远远的向西方望去,他似乎看见了洛阳城内高高的塔尖,和城内升起的袅袅炊烟,甚至能感受到它的脉搏和自己的心脏一起跳动。这座雄伟的大城已经近在眼前,只需轻轻一抬脚就可以迈进去,但残酷的事实已经告诉他,东都的门并没有为他敞开。

  这可能都是天意吧。
  李密叹了口气,箭伤未愈的身体猛烈摇晃了几下。
  夕阳西下,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灿烂的晚霞红得像一片血,他落寞的掉转马头,在卫士的簇拥下绝尘而去。
  日期:2017-12-26 20:33:59
  [95]

  化及称帝
  宇文化及失败后向东逃窜,一直狼狈逃到了魏州,看到自己损兵折将,士兵逃散,心里郁闷的一筹莫展。
  他能做的只有和狐朋狗友们聚在一起尽情吃喝、醉生梦死,等待着命运最终的审判。
  有一次,宇文化及喝醉了,便抱怨起了宇文智及。
  “当初搞政变都是你的主意,莫名其妙非要让我带头。现在好了,不仅一事无成,还背上了弑君的罪名,为天下所不容。看看我这副样子吧,眼看就要被灭族了,这都是你害的!”
  说罢,搂着两个儿子就哭了起来。
  宇文智及非常生气。
  “事情成功的时候,你不念我的好,现在要完蛋了,又想把黑锅扣我头上,你怎么不把我杀了投降去呢!”

  就这样,哥儿两个开始了经常性的争吵,有时候甚至都动手打起架来。说话语无伦次,举止不分尊卑。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就接着喝,以此为常事。
  反复几次之后,宇文化及那颗迟钝的大脑终于看开了,知道自己蹦跶不了几天的他准备进行最后的狂欢—称帝(人生故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
  于是,在残兵败将们集体癫狂的拥戴下,他用毒酒鸩杀了傀儡皇帝杨浩,并于同日在魏县登基,建国号为许,改元天寿。
  但是,宇文化及这样的弑君贼是不得人心的。他没有不称帝就已经臭名远扬,一称帝则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从此以后,他就被周边的瓦岗军和唐军反复围殴,等待他的只能是彻底的灭亡。
  日期:2017-12-26 20:34:52
  [96]

  最后的战役
  宇文化及跑了,元文都等人死了,李密也没能进城。
  洛阳内外也恢复了它的日常,大家就像打卡上班一样攻城、守城、鏖战、收尸、埋葬,然后继续轮回,周而复始,形势一点也不明朗。
  但例行公事的表面下,李密和王世充都在暗中积蓄力量,因为他们都知道,一场决定中原命运的大战已经悄悄拉开了帷幕。
  胜者将获得问鼎天下的资格,而败者将失去所有。
  李密的粮食很多,多到军队敞开肚皮都吃不完。这归功于他们占了隋王朝的两个大粮仓—洛口仓和黎阳仓,享受着隋文帝杨坚励精图治的硕果。但是除了粮食,李密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将士们除了吃饱,连衣服都不够穿的,金钱美女更是从没想过。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他们只能满足需求层次中最基本、最低级的生存需求—吃饱饭,更高级的根本无法企及。打了胜仗也不过多吃几顿饱饭,除此之外啥也捞不着,所以士兵们打仗并没有什么动力。

  这时,亲信邴元真帮他出了一个主意:东都现在缺粮食,但是衣服很多,我们粮食很多,却恰恰缺少衣服。我们不如就用粮食换他们的衣服,皆大欢喜嘛。
  邴元真虽然没什么文韬武略,却是瓦岗军的老资历,有心的朋友一定还记得,李密称魏公时,他就已经担任了右长史。以我们现在的眼光看,邴元真的思维更像一个生意人,明白比较优势理论,还懂得互通有无。
  李密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就拿出一部分粮食换了王世充的衣服。
  但战场的事却不是做生意,本来东都因为粮食少生活困难,每天都有很多饥饿的老百姓和逃兵跑出来投奔李密,现在有吃的了,突然之间就没了人影,瓦岗军对东都的围困事实上已经破产了。
  李密见此情形,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但换出去的粮就像泼出去的水,后悔也没用了。
  罢了,没人就没人吧。等仗打完了,什么都好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