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3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唯一真正算是出血的,只有龙雀酒业,可是,那本来就是一家已经连年亏损的企业,要不是身上背着房家崛起功臣的光环,早就被贱卖了,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虽说市值还有五个亿,但若真正要卖的话,能卖出三亿五千万,都算是碰到了冤大头。
  如今,这三亿五千万能换回一个五品大员的政治生涯,不能说大赚,也是千值万值。
  也就是说,萧晋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放弃了超过一半的要求,而相应的,她房韦茹就等于已经拥有了价值近六个亿的资产。
  萧晋傻吗?当然不,他甚至都不应该是一个如此好说话的人。那么,他这么做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天上不会掉馅饼,所以,惊喜过后,房韦茹自然而然的就开始戒备。
  “为什么?”她沉声问,“我是说,放弃那么大的利益,包括说要帮助文哲在内,做这么多,你想要得到什么?”

  萧晋淡淡一笑,摆手道:“这个待会儿再说,现在,我需要确定一件事:韦茹姐是拿点利益然后再让文哲回归房家就满足了呢?还是有心将这十六年所承受的和所失去的都加倍拿回来呢?”
  不可遏制的,房韦茹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这些年,至亲家人所带给她的冷漠与伤害是她始终都无法释怀的一件事,每每夜深人静时想起自己跪在家门口苦苦哀求的场景,她的心都像是在被毒蛇噬咬一般,痛苦不堪。
  有机会报复,她怎会不想抓住?但还是那句话,如果她只是一个人,那自然怎样都行,可她有个孩子,不管要做什么决定,都必须先保证孩子的利益才可以。
  “我愿意为了文哲做任何事情!”这是她深思熟虑后的回答。
  “那我就当你是第二种想法了。”萧晋笑了起来,“等这件事情过去,房代云会跟你联系,某些不太光彩的事情,你尽可以交给他去做,只要你多留几个心眼,别被他反过头来把你吞掉就好。
  有他里应外合,以你的能力,相信用不了几年,文哲并不是房姓血脉的现实,就会被人淡忘,成为正儿八经的房家少爷。

  当然,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也可以尽管提,能帮的,我都会尽全力帮你。”
  “房代云?”房韦茹惊讶极了,“他……他怎么会……”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在这件事情中,虽然是我坑了他,但同时房家抛弃了他也是事实,他想报仇,更想东山再起,除了找我这个准备插一脚进房家的人之外,还能找谁呢?”
  房韦茹怔住,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那个侄子的性子,最终也不得不认可萧晋所说的话。房家盛产天性凉薄之辈,房代云能力是有,只是心胸太过狭隘,此次事件之后,他对家族的仇恨,肯定是远远大于对萧晋的恨意的。
  轻叹口气,她道:“说句可能会惹你生气的话,你这么费尽心思的针对房家,很难让我往好的一方面去联想。”

  “那就不要想,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便好。”说着,萧晋前倾身子,直视着她的双眼诚恳道,“我现在算是文哲的人生导师,那就对他负有责任,不说他的未来一定会有多么美好,即便某一天变得一无所有,有我一口吃的,他就绝对饿不着。”
  “为什么?”房韦茹忍不住又问道,“萧晋,我现在不是在以房家人的身份来问你,而是一个母亲、一个朋友,请你如实的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萧晋仍然一眨不眨的望着她的眼睛,片刻之后忽然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说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相信吗?”
  房韦茹心头猛地一跳,视线就下意识的躲闪开来,嘴角似乎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却没有成功。
  “萧晋,你……你越是这个样子,我就越不可能相信你是真心实意的在为我和文哲好。”
  “为什么呢?”萧晋笑问,“我是个花花公子,这一点姐姐你很清楚,为了得到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不择手段,这明明再正常不过了呀!”
  “可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情况!”房韦茹快速说道,“我甚至连从你放弃的那些利益中所得到的那部分都不值。”

  “不,”萧晋摇头,很认真的说,“在我看来,莫说你这个人,光是你的一双脚,用几个亿去换,也是一点都不亏的。”
  不知是不是又想起了那种感觉,房韦茹的脸色又开始泛红,但她没有像小姑娘那样继续的弱气下去,而是猛地用手抓住桌沿,严肃道:“萧晋,我很郑重的告诉你,如果你再这么胡说八道的话,我马上就走!”
  “走?”萧晋笑容奸诈,“难道你不想报复了,也不想让文哲认祖归宗了么?”
  房韦茹前面鼓起的那点气瞬间就泄掉了,心里一急,顿时就委屈的红了眼眶。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我是一个十五岁孩子的母亲,我只想给孩子一个安稳美好的未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你,也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戏弄我?”
  “呃……”萧晋没想到会把这娘们儿给逼哭,挠挠头,讪笑道:“算了,你不信拉倒,反正那也不是唯一的原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萧晋想得到房韦茹吗?当然想,但真的有那么想、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么?说实话,还真没有。

  他对房韦茹的觊觎,是出于花花公子的习惯性心理——见到出彩的女人就想一亲芳泽,仅此而已,甚至都不如他对梁玉香最开始时的感情。起码梁玉香还能让他升起怜悯之心,而房韦茹则没什么地方好让他可怜的。
  刚刚之所以会说那种话,目的还是要扰乱房韦茹的心神,好掩饰他内心真正不可告人的意图。
  在他原本的打算中,勒索房家的内容只有山泉、龙雀酒业、房代云投资和那块地皮这四样,多出来的那些,不过是元小希抱着多要一点是一点的心理狮子大开口而已,反正,这年头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也就是说,在房韦茹眼中不可思议的让步,对他而言本就是可有可无,顺水人情罢了。
  这其实也是很无奈的事情。他有一个强大的敌人,如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打败那个敌人。春节过后,所有的计划都将正式启动,奔着那个终极目标滚滚向前,在这个过程中,他决不允许后方有什么人或势力扯他的后腿、设置障碍,耗费不必要的精力。
  天石县的问题解决了,邓兴安的事情也搞定了,只剩下刚刚结下死仇的房家。
  不同于以往,他只要花心思摆平一个人就能牵一发而动全身,房家是一个势力整体,又是搞实业的,想让它覆灭,绝不是三年五年就能做到的事情,而他又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与之争斗。
  那么,要想阻止房家在缓过劲儿来之后报复,他就只剩下一个选择,那便是让房家长期的混乱下去,窝里斗、内耗,是最合适的方案。
  归根到底,他真正的目的是想拿房韦茹当枪使,唯一一点不卑鄙的地方,只有他承诺“会给房文哲衣食无忧的生活”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
  日期:2017-11-2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