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66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张晓红和李芸就带着谢雨兰一起离开了病房,出了医院,张晓红和李芸商量着一起去找个地方吃中午饭,就叫谢雨兰一起去,谢雨兰有没有拒绝,反而是否开心地跟着去了。
  天气冷,现在吃牛肉汤锅正是好时候,李芸建议去吃,于是大家找到了在一家牛肉汤锅店,三个美女开开心心地大饱口福,而且谈得十分投机。
  午餐结束后,李芸抢着买单,因为她是幼儿园的老板嘛,而且她丈夫又是个政府干部,家境很好。
  因为这里到喷水池不禁远,于是张晓红立刻电话号叫陈建军来接她们回去。正好陈建建军说他正在喷水池等乘客呢,就很快把车看过来了。
  李芸已经和陈建你军见过面了,就不说了。而谢雨兰一看到陈建军十分惊讶,陈建军看到她时也是神情有异。两人四目相对,都感到似曾相识。
  当陈建军和谢雨兰彼此四目相对时,张晓红发现两人神情有异,就憋不住问:“咦,军娃,你咋个这样看着人家兰兰姑娘呢?哎呀,兰兰,你咋也这样看着军娃呢?未必你们俩以前认得到啊?”
  陈建军微笑着点点头道:“嗯,我们见过面。”
  谢雨兰也不禁嫣然一笑:“哦,是的,我们一定见过面,可我们是在哪里见过的呢?我想不起来了?”

  陈建军:“兰兰,这个称呼好耳熟!”
  谢雨兰:“你叫‘军娃’这个称呼也好耳熟嘛?”
  一时间没想起来,三个美女上了车,张晓红坐在陈建军旁边的座位上,李芸和谢雨兰坐在中间的座位上。
  很快就到了喷水池的广场边上,陈建军想再叫上几个乘客一起走,就在外面揽客。三个美女就坐在车上一边等待一边摆龙门阵。
  当张晓红向谢雨兰介绍陈建军曾经当过特警的的经历后,谢雨兰禁不住抬手轻轻一拍自己的额头说:“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呀,今年农忙时给我们家打过田的就是他,那次我们队的那抬机器坏了才请他过来救急的,当时他就穿着一件军用背心,我一看就觉得他是个当过兵的人。我奶奶还说别人都叫他‘军娃’,是五队的。”

  李芸问:“红红嫂,这个军娃有没有对象呢?”
  张晓红道:“还没有啊?”
  李芸道:“兰兰不是也没有对象嘛?我看你就当媒人给他们说去好了。呵呵,成人之美胜造七级浮屠嘛!”
  先头在吃饭摆龙门阵的时候,张晓红已经晓得谢可兰才十八岁,而且没有谈过恋爱,现在经李芸一提醒,觉得陈建军和兰兰还真是天生一对呢!不禁兴致勃勃地说:“啊,是啊,兰兰,我觉得你们两个挺般配的。怎么样?你要喜欢他,我就去给他说。”

  谢雨兰脸红心跳,并且立刻低下头道:“哎呀,红红嫂,算了喂,人家不一定看得上我的。”
  张晓红道:“你长得恁乖的,他不喜欢你才怪!等空了我就去给他说去。”
  李芸也啧啧称赞道:“我看行,你们两个确实很般配,又是一个村的,隔得不远,彼此知根知底,我看军娃是个踏实肯干的小伙子,跟他谈对象不会错。”
  谢雨兰红着脸不再说话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陈建军就叫上了三个乘客开车离开了喷水池。
  到了镇上车站,等其他三个乘客下来后,陈建军就专门送三个美女回去。

  先是到了张晓红家外面,然后是送李芸,最后才送谢雨兰回家。
  一路上陈建军望了一下一直坐在后面的谢雨兰说:“我想起来我们在哪里见过面了。”
  谢雨兰故意装糊涂道:“哦,我们在哪里见过面呢?我咋想不起来呢?你说我们究竟在哪里见过面嘛?”
  陈建军却一本正经地说:“那次农忙,你们队里的那台机器坏了,我过来帮忙打田,我帮你们家里打田的时候看到过你,那次你穿着一件白色碎花连衣裙,你说你在一家宾馆客房部上班。我没说错吧?”
  谢雨兰俏皮地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哦,你的记性可真好,啥子都记得倒,连我穿啥子裙子在哪里上班都记得一清二楚。”
  陈建军一听她这样说,反而显得不好意思起来:“嘿嘿嘿……”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了,空气里酝酿出一种微妙的气氛。
  很快就到了谢可兰的家外面。
  谢雨兰和王慧是一个队的,陈建军到了她家外面才发现她家距离王慧家不远,才隔了五六家人。
  谢雨兰家是一幢旧式的二层小楼,是那种楼上有走廊的瓦房。

  谢雨兰下来后,微笑着对陈建军说:“谢谢你送我回来哈!”
  陈建军道:“不客气!”
  谢雨兰道别后就向家门口走去,陈建军望着她的倩影欲言又止,他是想叫住她,希望她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可是他又觉得自己没一个好的借口,按理应该是她问他要电话才好,因为她可以找个以后想用车就打电话叫他的好借口,可是她没有这样做。
  第一次陈建军在田坝里为她家打田的时候曾经和她摆过几句龙门阵,那个时候他觉得要是自己有她这样一个对象就好多好啊!当她离开的时候,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裙裾飘飘的倩影他顿时感到怅然若失,而此时此刻他再次望着她逐渐走向家门口的倩影再次感到怅然若失了。因为第一次见到她到现在已经的大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把她忘记了,现在再次邂逅相逢真的是不容易嘛,以后要再碰上就不容易了,也许永远也碰不上她了呢,如果不能再碰上她该是多么遗憾啊!所以他再一次感到一种强烈的失落。

  于是这段时间陈建军总是心神不宁,那个美少女谢雨兰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脑海里久久地挥之不去……
  陈建军离开谢雨兰家后,一直心神不宁,因为谢雨兰那动人的音容笑貌总是浮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在镇上车站等待乘客的过程中,陈建军心里总是幻想着要是自己拥有这样一个对象该有多好啊,这女孩真的好可爱哦!此生能够得此佳人夫复何求?
  可惜要碰上她真的很不容易,上次碰上她到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年了,以后不晓得还能不能碰上她呢?也许永远都不能再碰上她了,唉,要是有她的电话就好了,可惜没有。都怪自己太胆小了,竟然不敢向她索要电话。嗯,以后要是再碰上她一定厚着脸皮向她索要电话,只是以后还能碰上她吗?要是无缘再碰上她,或者碰上她的时候人家已经有了对象,那该是多么遗憾哦!一想到这里他就感到惆怅无比。

  就在陈建军情绪低落的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中来,他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张晓红的来电。他按了接听键问:“哦,是红红嫂啊,有啥子事情嘛?”
  张晓红说:“嗯,军娃,你把李老师和兰兰送回家了吧?”
  陈建军道:“都送回家了啊,还有啥子事呢?”
  张晓红:“我说军娃,你看兰兰怎么样?”

  陈建军:“哦,兰兰啊,你说的是她啊,她长得挺乖的,你问这个干啥子嘛?”
  张晓红:“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啥子话吗?”
  陈建军:“红红嫂,你曾经给我说过啥子话嘛?我咋记不得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