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
第10节

作者: Genius宫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19 23:14:42
  第九章
  “在前面稍微修整一下吧。”
  用袍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炼金术师抬头望了一眼太阳的高度,做下决定。
  “我需要重新刻画炼金息石。”
  此时夕阳西下,白天的高温开始消退。由于缺少植被,晚上的沙漠温度极低。不巧的是,用以取暖的息石昨天告罄,今天只能在挡风坡下生个小火堆凑合一晚。
  接连多天的赶路,小王子苍白的皮肤隐隐有些泛起小麦色,但令人斐撒侧目的是,他居然也坚持下来,硬是没说过一句苦。
  斐撒在地上搭了一个简易的水源收集器,扭头对伊泽喊道,“快过来生火。”
  坐在骆驼背上的小王子一改恹恹的神色,迫不及待一翻而下。这几天顶着烈日背的一条条炼金方程终于派上用场,生火的方程是理法炼金里最简单的几种,不用依靠魔金属加持也不需要太多复杂的计算。基本上大陆的人都会。
  当然,小王子除外。
  图金慢慢汇聚,金色的炼金法阵慢慢亮起来,中心窜起一道金红色的火焰。伊泽手忙脚乱的将小半瓶浑浊图金倒到法阵边缘,这才保住火焰继续燃烧。
  “怎么样!”
  他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里面盛满了喜悦。
  “…不错。”
  斐撒本着鼓励的意思回了一句,继续低下头去拿刻刀算方程。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不会动。”
  抱着小狐狸的菲尼掀起眼皮。
  “为什…”
  沙漠上拱起的一团沙子正在慢慢蠕动,小王子疑惑的问句顿时吞回肚子。
  “沙漠蛇!”
  炼金术师倒是兴奋的一跃而起,“别动!让我找找…”
  他的手上赫然是一块刻着熔炼法阵的息石。

  于是接下来一行三人就围在火焰法阵旁边看着斐撒烤蛇肉。他动作熟练的将毒囊割下,这条沙漠蛇的头部已经被高温融化的差不多了,空气里甚至就飘起了阵阵肉香。
  伴着蛇肉和旋转的火焰,在沙漠中前往地下城的第五天就这么度过了。
  但是这趟旅途也并非那么一帆风顺,第六天的清晨他们就遭遇了最大的难题。
  沙尘暴。
  狂风席卷着漫天的黄沙来势汹汹。天地都模糊成一片。斐撒不得不用小半瓶浓缩图金暂时改变了折叠魔金属的性质,现在这块魔金属像一个盖子一样围住三人,明明是白天,外界却宛如永夜。

  “我们现在只有一头骆驼了。”
  伊泽有点沮丧,小王子很喜欢那头睫毛长长的小骆驼,但是在刚刚的沙尘暴里,他们自顾不暇,也不知道小骆驼被刮到哪里去了。
  “无需沮丧,它们天生就是沙漠的子民。”
  菲尼难得和声细语的安慰了一下耷拉着脑袋的少年。西西也扬起大尾巴围住小王子的双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沙子拍在魔金属上声音渐渐停滞。斐撒往上抬了抬,本来轻若无物的魔金属此刻却有千斤重。
  他们被黄沙埋住了。
  日期:2017-12-25 15:45:13

  第十章
  斐撒从来没有想到过,温度高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连沙子都会变成流动的液体状。
  从小女孩脚下迸发的火焰明亮,高温将空气都扭曲,融化的沙子和魔金属被火焰尽数拦下,蒸发在空气里。狂暴的火焰嘶吼,在贴近菲尼身边时却意外的乖巧温顺。
  “她是精灵么,老师?”
  小王子好奇的伸出手去碰火焰,被烫一下后立马瑟缩回来。他转头去问斐撒,在他印象里,只有被生命女神眷顾的精灵族才可以施展自然魔法。

  “不是。”炼金术师否认道:“说起来,她的种族倒是和奥尔托帝国皇室有些关系。你们把她印在了纹章上。”
  “不死鸟。”伊泽喃喃:“我居然能看到活着的不死鸟。”
  “真美啊。”
  从菲尼背部伸展出来的巨大虚幻红翼包围着他们,紧接着一阵风拂过,脚下就已经是厚实的沙地。小女孩一手拎一个后领,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们从深坑里拎出来。
  是挺好看,就是温柔一点会更好看。斐撒呲牙解开斗篷上第一排纽扣,一条红痕在皮肤上很是显眼。

  炼金术师掏出方盘倒入图金,铜针骨碌碌转到了南边。
  “好吧,我们又要重新测算方向了,那是什么?”
  绵延无尽的黄沙里,一片巨大的石柱群在沙尘暴过后拔地而起,走近了看,上面雕刻的装饰巧夺天工,在风沙的侵蚀下依然栩栩如生。最让人惊异的是,石柱顶部的火焰依然熊熊燃烧。燃烧了多久没有人知道,也许这里有一个效率非常高的古代图金收集装置。
  “别过去,这是个祭坛。”
  菲尼收起翅膀,凝重的看着石柱包围的四方形石台。仔细看才能发现上面红到发黑的污垢全都是陈年留积的连风沙都刮不走的血迹。
  斐撒的脸色发白,风迎着地平线扑来,他似乎能感到血腥的铁锈味,一片尸山血海在眼前铺展开。

  “图金只能短暂供能,不过,可以长期供能的东西可多的是。”
  不死鸟意味深长留下一句。
  炼金术师瞳孔一缩,深深望了一眼这片沉默的遗迹。神秘的在沙漠中出现的遗迹,风沙也无法抹去的古老感,这都能说明石柱周围的炼金法阵还在运行。
  斐撒对生命大陆的认知完全来自冒险小说以及吟游诗人和旅人的口述,黑皮日记只能在炼金上给予他方向,可能是日记的主人,那位传奇的大炼金术师无心将游历的任何见闻与炼金的美妙相提并论。
  总而言之,面对这个不知道有多少历史的祭坛,斐撒完全两眼一摸黑。但是他对这个祭坛的炼金法阵,以及祭坛所献祭的对象很感兴趣。

  不死鸟一眼看穿他的想法,冷冷道: “奉劝你收起那点好奇心,这不是你现在能接触的东西。”
  斐撒摸摸鼻子,求饶似的举起双手。
  “你每次心虚都会摸鼻子。”
  菲尼哼了一句,抱起西西扬长而去,留下小王子和炼金术师面面相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