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62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晓红:“你不是想要我还你钱吧?”
  陈建军:“不是钱的事情,我觉得一定要和你谈谈才好,不然我心里不安。”
  张晓红:“嫂子有啥子事情会让你不安嘛,电话里说不行嘛?”
  陈建军:“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当面谈好,你出来嘛,走到马路上来,我开车来接你。”
  张晓红:“干啥子不开车来我家里接我呢?”
  陈建军:“现在是下午了,大家赶场都回去了,让人看见了不好。”
  张晓红:“你小子,啥子事情嘛,弄得神神秘秘的,好嘛,我出来,到马路边上等你。”
  挂了电话,陈建军就立刻开车到了他们村出来的马路边上,此时张晓红还没有走出来。
  等了几分钟,他果然看到张晓红款款而来。

  等张晓红到了车前,他就打开副驾驶室的门说:“红红嫂,快上来嘛。”
  张晓红嫣然一笑就立刻上了车。
  陈建军等她关好了门,就立刻发动开着车向双溪镇驶去。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双溪镇,今天双溪镇不赶场,因为今天是赶临江镇,双溪和临江是轮流赶场,所以现在的双溪镇显得特别平静。
  陈建军把车直接开进了农贸市场,农贸市场里只有十几个卖菜的小贩就是几个卖肉的屠夫哥,不过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两人。
  陈建军看了看就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停下来,然后叫张晓红一起下车。
  张晓红只好跟着他走上了农贸市场后面的河堤上,陈建军找到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就请张晓红坐了下来,准备和她谈话。
  陈建军和张晓红坐在混凝土浇筑的河堤上,面对着水流缓缓流淌的河面。在外人眼里看来两人就像是一对情侣正在亲密的窃窃私语。其实两人坐下来后就一直默然无语。
  河那边的风景很美,对面河堤后面是一条路,时不时有一辆货平或者小轿车经过,路那边就是平坝了,平坝上是农田和住房,农田是绿莹莹的,而那些散落各处且掩映在绿树之间的住房大都是现代化的二层小洋楼,再往后面看就是连绵起伏的绿色的群山了,看上去像画里一样。
  张晓红侧脸看了看陈建军的脸,只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事情。
  沉默了一阵,张晓红终于憋不住轻轻地问:“军娃,你为啥子不说话呢?你不是说有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吗?”
  陈建军这才缓缓从对面收回目光望了她一眼叹气道:“哎,红红嫂,我真的不晓得该如何对你说才好?”

  张晓红抿了一下嘴唇道:“有啥子不好说的嘛,未必你还是想要我还你的钱,所以觉得不好说?”
  陈建军道:“我已经说过了,不是钱的问题。”
  张晓红:“那是啥子问题嘛?”
  陈建军:“我想,红红嫂,你吸上了那种东西,现在已经没有钱了吧,也就是说你已经把所有的钱都吸完了,所以才向我借钱,你才几天的时间就连续向我借了两次,我想,三哥这两年在内蒙古打工肯定找了好几万块钱吧,你应该不缺少钱的,可是你现在却在向别人借钱了。开始我还不明白你怎么会向别人借钱呢?现在才晓得你在吸那种东西,我明白了,你已经陷入可怕的深渊不可自拔了。”

  张晓红一听这样的话,一下就低头不语了。
  陈建军见她无言以对,就继续道:“红红嫂,难得你不明白你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了?这种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不少,一旦踏上了这条路恐怕这辈子就完了。不少人都在说,啥子东西都可以沾,但千万别去沾上白丨粉丨,一旦沾染上了,就是你有一座金山银山也会被吸空的。另外,前段时间我听说胡村有一个吃药的娃儿,才二十来岁,有一天突然死在自己家的玉米地里,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张晓红这才抬起头来,望着他好奇地问:“你说他是咋个死的嘛?”
  陈建军沉重地道:“他就是吸白丨粉丨死的,因为吸食过量了。”
  张晓红面如土色:“吸过量了就会死啊?”
  “我经常在外面跑车,接触的人太多了,平时没生意的时候又经常和哥们一起摆龙门,啥子事情都能够听到,据我所知,我们临江镇因为吸食白丨粉丨过量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你没听说过农贸市场前面那个开小吃店的老板娘的独生娃儿死了的事?人家还是当过兵的人呢,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他本来拥有一个完美的三口之家,可是因为吸丨毒丨把一切都搞乱了,都吸了七八年了,幸好他家里有钱才让他一直有东西吸,开始他和你一样也是点燃用鼻子嘴巴吸,后来只能用针来注射才能够解瘾了,可有一天他因为不小心注射过量兴奋过度而猝死了。这个事情你去镇上赶场就能够打听倒。”陈建军看了看张晓红,见她好像有所触动就乘此机会提议说:“所以红红嫂你不能再吸这种东西了,不然有一天要是你一不小心也吸食过量就不好了,你有一个好家庭,有可爱的儿子,而且你还这么漂亮年轻!美好的人生还等着你去好好享受呢!”

  张晓红想起来了,农贸市场外面的那家主要卖米线的小吃店是她赶场爱去的地方,她十分喜欢吃那个老板娘煮的牛肉米线和豆腐脑,但后来她和李绍峰悄悄好上后就没经常去了,一直不晓得老板娘儿子死了的事情,那个老板娘的儿子她也看到过,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小伙子,看上去还挺精神挺顺眼的,而且他的妻子也挺漂亮的,儿子也很乖,没想到一直看上去幸福得让人羡慕的他原来竟然是个资深的瘾君子,现在他居然因吸食丨毒丨品过量死掉了,好可怕啊!

  呆了一阵,张晓红突然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抽泣起来:“啊,军娃,你不晓得吸上这种东西的滋味,我……现在已经离不开这种东西了……你不晓得瘾一上来有多难受,真是生不如死啊,我真的是离不开这种东西了,我的妈啊……以后我该咋个办嘛?我现在已经没有钱了,几万块钱都吸完了,该借的人都借过了,以后我真的不晓得该咋个办啊?呜呜呜……都是那个该死的峰娃儿,要不是他我也是不会染上这东西的……该死的峰娃儿,你现在倒跑了,丢下我一个人,让我一个人在家里受苦……”

  陈建军惊讶地问:“你说啥子呢?峰娃,你说是李绍峰,你说是他把你害了?”
  张晓红抬起头来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点点头:“嗯,就是他,现在他已经回不了。”
  陈建军:“上午我去城里给黄毛买这种东西,他也说峰娃回不了,这到底是咋个一回事啊?你和他究竟又是咋个一回事呢?”
  张晓红抹了抹眼泪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晓得我的事情,也只有你一个人才能帮我,我就把一切告诉你吧……”
  陈建军无语,点燃一根烟一边慢慢地抽着一边认真地听她的倾诉。当他听完了之后,心情陡然变得十分沉重,因为他看到自己身边的这些亲朋好友竟然都因为粘染丨毒丨品而落得如此下场,心里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