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61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毛点点头赶忙下车:“好说好说。”
  陈建军突然又叫住他骂了一句:“你***,不晓得敲了红红嫂好多钱?弄得她现在连一分钱都没有了。”

  黄毛回头辩解道:“哪有啊,现在货不好弄,涨得确实凶嘛。峰娃不就是因为货不好弄才跟三哥去云南的嘛,现在翻船了他已经回不来了。”
  陈建军立刻开车绕过花台驶上了马路,风驰电掣而去.
  陈建军去城里为张晓红买白丨粉丨打个来回花了三十几分钟,他带着东西匆匆忙忙走进张晓红家里,一进堂屋就听到客房里传来张晓红怪异的嚎叫声,他跑进去看到她现在已经卷缩在床和墙壁之间的墙角里面拼命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
  当张晓红一看到陈建军的到来,立刻狂呼起来:“啊,军娃,快,快把东西给我。”
  陈建军跑过去蹲在她面前扶起她说:“来了,来了。”
  张晓红接过陈建军给她的白色小纸包,双手哆哆嗦嗦想解开却怎么都不灵便。

  陈建军夺过小纸包说:“我来,我来。”
  张晓红望着他解开的小纸包里呈现出来的一小撮白丨粉丨,目光变得异常贪婪,蓬头垢面的样子像个女鬼一样乱舞着手指点着说:“快,锡箔纸,撕一截锡箔纸,倒一点在上面,点燃。”
  陈建军赶忙掏出自己的红塔山香烟,把里面的烟全部倒出来,接着撕出来一截锡箔纸,然后把白丨粉丨倒了一点点在锡箔纸上,紧接着用打火机点燃锡箔纸。
  张晓红赶忙把嘴巴鼻子凑了过来,而此时此刻锡箔纸已经燃到了中间放白丨粉丨的地方,于是那一小撮像雪或者盐巴一样的白丨粉丨慢慢化成了袅袅而上的白烟,而这些白色烟雾全部被张晓红使劲地吸进了嘴巴和鼻子里面。
  陈建军好奇地望着她的这一番举动,却无言以对。他也知道本地方有一些人在吸丨毒丨,但从来没有看见过人家吸丨毒丨的情景,现在他算是大开眼界了!
  很快这一小撮白丨粉丨全部化成了烟雾,而且全部被张晓红吸进了嘴巴和鼻子里面,片刻她那蓬头垢面得像女鬼一样惨白的脸色一下变得红润起来,一双散乱的眼睛也立刻熠熠生辉,紧接着她站了起来,整理起自己头发,擦去了脸上的污垢,精神面貌立刻焕然一新了。
  陈建军看到她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方才舒了一口气。
  张晓红突然看着陈建军,脸上陡然出现了一种如梦如幻的神情。
  陈建军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一下变得不好意思起来,他嗫嚅着说:“哦,红红嫂,你现在没事了,我也该走了。”

  张晓红突然伸出玉手抚摸着他的脸说:“军娃,你好帅哦,嫂子好喜欢你哦,嫂子想和你睡觉,来,跟嫂子睡觉。”
  陈建军大惊失色忙不迭地摆摆手:“不不不……嫂子……不能啊,你是我的嫂子,三哥对我又有救命之恩,说啥子我也不能啊……”
  张晓红却不管不顾地说:“嘻嘻嘻,这里又没外人,没人会晓得的,来嘛,军娃,我好想和你睡觉哦,我好想和你亲热哦,来嘛。做亲热安逸哦,快点来喂!”
  陈建军依然拒绝着:“不……我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三哥的事情的。”
  张晓红不但没有停止进攻,反而突然一下就退下了裤袜,撩起宽松的柔纱短裙,呈现出里面的诱人风光,只见她兴奋不已地呼唤起来:“快来喂,军娃,快点来喂,我要你……快点喂……”

  陈建军这下子彻底地傻了眼,呆呆地望着她。
  张晓红一下抓起他的手拿过去摸弄着自己。
  陈建军一接触到了她的肌肤像触电般赶忙抽回手,而且恍然大悟,明白为什么红红嫂会出现这种状态了,一定是她刚才吸食了丨毒丨品起的作用,她肯定是产生了幻觉,并且处于兴奋之中,所以才如此这般不管不顾了。于是他迅速退后两步一边摆手一边走着说:“红红嫂,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我还要去跑车呢。”
  张晓红竟然追着他说:“别走啊,军娃,嫂子要你,你快回来。”
  陈建军迅速跑出屋去,并且“砰”地一下关了门。

  张晓红由于裤袜还套在脚脖子上,因为奔跑过快而一下被绊倒了,她一趴在地上就不想起来,而是自顾自地格格格地傻笑起来。
  陈建军离开张晓红后就开车迅速到了镇上的车站,他停好车子后似乎才回过神来,刚才发生的一幕就像一个梦境。他的眼睛立刻浮现出张晓红突然退下裤袜撩起短裙呈现出**的情景!
  那一幕诱人的情景想起来都让人热血沸腾,可是当时他骤不及防豪无心理准备,加之潜意识中是怎么都不敢冒犯人和亵渎这个救命恩人的女人的,何况她又是自己比较亲近的嫂子,再加上他的生活里不缺女人,面对诱惑已经具有免疫力了,所以自然而然就本能地拒绝了她的引诱。而此时此刻一想起那勾魂摄魄的诱人的一幕,他就情不自禁地感到了一阵**的骚动,但是很快就有一个声音站出来高喊阻止并且痛骂他的不仁不义,让他顿生愧疚之情,逼迫他放弃这种非分之想。

  他准备掏烟来抽,想利用吞云吐雾的刺激来驱散脑海中那香烟的一幕,可是这才发现兜里已经没烟了,他立刻想起原来的那半包烟因为张晓红吸白丨粉丨需要锡箔纸而倒在她家里了,于是他只好下车重新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包。他就这样来回抽烟,重新坐在车上的时候,已经不再想那一幕刺激的情景了,但是他确莫名其妙地牵挂起张晓红来,于是他拿起手机翻出她的电话,打了过去。
  很快那边就传来张晓红温柔如水的声音:“喂,是军娃啊?”
  陈建军立刻回答道:“哦,是我,红红嫂,你现在还好吗,没事了吧。”
  那边的张晓红说:“嗯,没事啊,我很好,你刚才咋跑了呢?”
  陈建军:“我还要跑车嘛,你现在在干啥子呢?”
  张晓道:“我在弄饭。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嘛。”
  陈建军道:“好,没事就好。我挂了。”
  虽然挂了电话,但陈建军还是继续想着张晓红,而且还想了很多很多,到后来他的脸色越来越黯然了。

  下午大概两点钟的时候,陈建军再次给张晓红电话。那边的张晓红一接到电话就奇怪地问:“哦,军娃,你又给嫂子打电话,啥子呢?”
  陈建军说:“红红嫂,你现在怎么样呢?”
  张晓红回答道:“很好啊,我正在看电视呢。”
  陈建军:“红红嫂,我想和你谈谈。”

  张晓红:“呵呵,军娃,你要和嫂子谈啥子呢?”
  陈建军:“我有很重要的话想对嫂子说,你出来嘛,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日期:2017-12-2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