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60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多星期之后的一个上午,陈建军跑了两趟城里,现在正在镇上车站等乘客,这个时候是十点左右,正是生意清淡的时候,他正坐在驾驶室里无聊地吞云吐雾,突然听到手机响了,他不慌不忙拿过来一看,原来是张晓红打过来的,他按了接听键就问:“喂,是红红嫂啊,啥子事嘛?”
  没想到那边的张晓红竟然结结巴巴地呼唤起来:“啊,是军娃……军娃……快,你快过来,我……我不行了……”

  陈建军一惊:“啥子呢,红红嫂,你咋个了,你说清楚?”
  那边传来张晓红战栗的声音:“啊,军娃你……快过来嘛……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我要死了……”
  陈建军急了:“你现在在哪里?”
  那边的张晓红的声音都变了调:“啊,我……我在家里……”
  陈建军:“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陈建军疑惑不已地驾车风驰电掣而去。
  很快就到了张晓红家的门外,陈建军停好车迅速下去跑进屋里,可是他在堂屋里没看到人,只看见电视机却在开着,他喊了一声:“红红嫂。”
  左边的客房里突然传来张晓红变了调的呻唤声:“啊……唔……”
  陈建军听到声音赶忙冲进客房,赫然看到张晓红披头散发地躺在地上胡乱地翻滚着,只见她一边翻滚着一边胡乱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陈建军赶忙上前抓着她的手摇着问:“红红嫂,你咋个了?”
  张晓红突然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语无伦次地说:“啊……快,军娃,给我一点,快给一点……给我一点……”
  陈建军一头雾水地问:“给你啥子啊,红红嫂,你究竟咋个了?”
  张晓红竟然用手抓着他胸前的衣领拼命地拉扯着说:“快,给我吸一点,我受不了,我难受死了,你快给我……”
  陈建军突然明白过来:“你在吃药!”

  在这个地方吸白丨粉丨也叫吃药,陈建军对这种事情也有耳闻,只是他不明白一向质朴单纯的红红嫂怎么会染上这东西?
  张晓红点点头:“嗯,军娃,你快给我一点,快……”
  陈建军愣了愣:“可我没有这东西啊,我怎么给你呢?”
  张晓红:“你帮帮嫂子,快去给我买一点来,我受不了,我要死了……”
  陈建军:“我到那里去给你买啊,我不晓得哪里有卖的?”
  张晓红哆哆嗦嗦地指指丢在一边的手机说:“你打电话找黄毛,他在城里,你去给他买……快,救救我,军娃,快点……不然我会死掉的……”

  陈建军犹豫道:“可我走了你咋个办呢?”
  张晓红推了推他:“你别管我,你快去。”
  陈建军只好放开她说:“好吧,我去,马上去,你等着我。”
  张晓红又开始翻滚抓扯并且嚎叫起来,幸好家里没人,周围邻居也赶场去了,没人听到。
  陈建军立刻拿起张晓红的电话就走。
  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陈建军就开车到了城里。他在边上停好车就离开拿出张晓红的电话翻电话簿,很快就找到了黄毛的电话。
  那边的黄毛一接通就笑呵呵地说:“哦,是红姐,又找我啦。”
  陈建军道:“我不是张晓红,我是她弟弟。”
  那边的黄毛说:“啥子呢?你是她弟弟,你找我干啥子?”
  陈建军:“找你卖点那种东西。”
  黄毛笑呵呵地问:“哎,我说哥们,你也吃啊?”
  陈建军:“我不吃,是她吃。”
  黄毛:“那她咋个不自己来买呢,要你来买?”
  陈建军:“她现在在家里,发作了,像疯子一样,动不了了,就叫我来买,你在哪里?快点,我马上买回去给她吃。”
  黄毛:“你现在在哪里?你是干啥子的啊?”
  陈建军:“我就在城里喷水池附近,开面包车跑出租的,怎么啦?问这些干啥子?”

  黄毛:“不干啥子,随便问问。”
  陈建军:“我们这在哪里见面?”
  黄毛:“好,你把车停在没人的边上,我过来找你,你的面包车是啥子颜色的?牌子是多少?”
  陈建军就报了自己车的牌子和颜色。
  然后陈建军就把车开到了附近马路边上花台里面的小道上。
  几分钟后,只见一个黄头发的瘦小子骑着摩托车停在面包车后面,陈建军从反光镜里看到了就探出头来向后面张望,他看到了黄毛,黄毛也看到了他。两人对视片刻,黄毛就向他点点头,走近了说:“刚才是你哥们打电话号给我?”
  陈建军面色冷峻地望着他说:“是我,东西呢?”

  黄毛没说话,走到前面绕到副驾驶室外打开门坐进去说:“拿来了。”
  陈建军向他伸出手:“给我。”
  黄毛把手放在腿上,摊开五指,只见他的手掌心里有一个豆子一样大小的白色纸疙瘩,但他亮了一下就立刻握紧了手说:“钱呢?”
  陈建军:“好多钱?”

  黄毛:“五百块钱。”
  陈建军大怒:“这么一点东西要五百块钱,你***抢人啊?你把老子当成是瓜儿打整?”
  黄毛一愣,没想到对方会发怒,但他也不甘示弱:“哎,哥们,你是不了解行情啊,红姐就了解,她没给你说啊,你爱要不要,不要就算了,老子要走了。”
  陈建军立刻伸出手劈胸揪着他的胸脯差一点把他提了起来:“你***敢给老子来这一套。”
  黄毛正想挣扎,没想到陈建军一下就用双手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掐得黄毛差一点背过气去,黄毛慌乱中伸手在身上摸刀,,陈建军早有防备,立刻腾出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捏着他的手一拐一别,黄毛不禁负痛惨叫一声。之后陈建军又迅速抓着他的另一只手一下把他反背过来,彻底地控制了他。
  黄毛动惮不得,不禁开始求饶起来:“哎,我说哥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
  陈建军冷冷道:“你这个胎神,你还敢掏刀子,你以为老子怕你拿刀啊,你***还不晓得老子是啥子人哦,你听说过临江镇胡村三队老子收拾那三个药鬼的事情没有?当时老子正在开电瓶车,经过那儿碰上那三个吃药的瓜娃子想敲诈老子五百块钱买药吃,他们都拿着刀子猖狂得很,还是照样被老子一脚一个踢下水,还有一个被老子打得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老子告诉你,当初峰娃儿约我去社会上耍老子都不想去,老子要是想去,临江镇的老大就是我,你信不信?”

  黄毛面如土色地讨好道:“你说的峰娃儿是不是李绍峰啊,他可是我的好哥们呢。”
  陈建军:“就是他,你去找峰娃儿访问访问我老子是啥子人,你最好别把老子惹火了,否则有你的好果子吃。”
  黄毛道:“哎,既然你也是峰娃儿的哥们,大家都是兄弟嘛,哥们放了手嘛,有话好说嘛。”
  陈建军就放开了他。
  黄毛坐好了身子,揉了揉被别痛了的胳膊,苦笑着说:“嘿嘿嘿,我要是早晓得你是峰娃的哥们,还敢向你漫天要价啊,嘿嘿嘿……哥们息怒息怒。”
  陈建军伸出手道:“快把东西拿来。”
  黄毛摊开手看了看接着往下面寻找:“耶,东西呢?哦,在这儿。”
  陈建军接过他在下面找到的东西说:“你以为老子不晓得行情?敢敲老子的竹杠。”
  黄毛笑了笑道:“哥们你随便给点,以后你还要,我一定优惠你。”
  陈建军掏出两百多块钱说:“老子身上就这点了,你拿去,快走,老子还要回去给她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