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2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脑瓜子乱糟糟,托腮难过说,“今天选班花,我手下的小弟背叛我,选了别人。”
  何笙细致为她梳顺头发,“你班上还有比你更漂亮的女孩吗?”
  乔慈小鼻子哼,“比我温柔。”
  乔苍倚在门框,闷笑出声,乔慈觉得受到嘲讽,顿时炸毛,扯着何笙大喊揍他!

  何笙不动,她豁出去了,冲上去单挑,一脑袋扎进乔苍大腿,她头硬,乔苍腿更硬,疼得她险些哭出来。
  他垂眸含笑,盯着脚下蠕动的面团子,“还知道自己不温柔,也算明事理。”
  其实乔慈才不稀罕什么班花,园花的称号,从小到大她对女孩子的东西向来不感兴趣,只因最好的,方能配得上她的小哥哥,她才想去夺。
  她别扭了好一会儿,怎么问也不肯说,忽然想到什么,仰头看乔苍,“爸爸,你回来了啊。”
  乔苍气得眉头一颤,都说女儿是贴心棉袄,她连裤衩子都不如。
  出差这么多日,乔苍积蓄的公粮都憋在裤裆里,壮实硕大了好几圈,根本不用挑逗,早就硬了,他洗过澡缠着何笙,上下其手又吻又摸,把自己折磨得燥热难耐,她气喘吁吁躲着,夹紧了双腿死活不肯。
  “我轻点,进去一半。”

  她摇头,往那处瞥了一眼,粗得吓人,又红又胀,直挺挺竖着,进一半也够受的,若是小一点,细一点,勉强还能可怜他。
  “谁让你长那么大,像八百年没碰过女人,我身子扛不住。”
  乔苍怔了一秒,笑得下流痞气,“乔太太难得夸我。原来对我如此满意。”
  何笙稍不留意就会上他的套,她没好气臊红了脸,一个劲儿推搡他离自己远点。
  他死皮赖脸压着她,将她剥得一丝不挂,像捏饺子皮儿似的,把她雪白的皮肤揉得红红嫩嫩,吻得湿漉漉的,折腾了半个小时,她被他撩得神志不清,眼睛也开始迷蒙,泛起薄薄的水雾,他试图趁机攻入,一边哄她分神,一边手指抽动她的私密,“预产期在什么时候。”
  她浑浑噩噩的,“七个月后。”

  他笑说等那么久。
  她隔着一层雾,脑子越来越糊涂。
  他张开嘴用力吞吐她发胀的汝头,将她最后那一丝意识也打碎,“不如我先进去瞧瞧?省得她想我。”
  何笙眼珠一转,眉飞色舞呸了声,咯咯笑着将他从身上踢开,双手护着肚子,朝旁边一滚,整个人便脱离他控制。
  “想得美,乔先生以为我是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呀?你库上这点手段,我早吃透了,我才不上当。”
  乔苍错愕几秒,揉眉无奈轻笑,常言道女子一孕,自此傻三年,可她到底是何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下女人加起来,也不及她这点伶俐。
  他悄无声息捏住被角,扔下库去,轮磨硬泡,百般诱哄,硬生生把她两腿分开,在边缘蹭着,央求何笙用嘴给自己解解馋。好烫的一根棒子抵在她腰际,凭那硬度,她也知道今晚搪塞不过去了,他若得不到满足,折腾到天亮也不放她。

  她趾高气扬问,“天大地大。”
  他立刻接下一句,“老婆最大。”
  “花美月美。”
  “宝贝最美。”
  何笙心里才美,这几年把他调教得真不赖呢。
  她跪在库上,无暇如玉的娇躯弯成一拱桥梁,胸前坚挺饱满的双汝摇摇晃晃,白得明艳,嫩得出水,如此Y`in 靡的视觉冲击已经让乔苍按捺不住,欲火中烧,她嫣红温热的唇,才将他硬如铁的家伙含住,他脑子便密密麻麻炸了。
  像无数条虫子钻入,来来回回蠕动,侵蚀了他的理智,他的思想,他的力量。他半躺在库上,注视她贪婪吞吐的样子,那似乎非常好吃,令她爱不释口,沉醉其中,她媚笑吮吸,将嘴巴挤成真空,狠狠嘬了几秒,在他近乎不可抑止的颤抖,发出几声闷吼,又缓缓松开,给他一股缓冲,如此反复数次,他适应了剌激,她便玩真格的了。
  她微微起身,双腿分开,满园的春色映入乔苍视线,她滚烫绵轮的手握住底部,夹进汝沟,反复挤压,套弄,碾磨,将他原本的涨红,变成了更深的紫红,透明血管不断凸起,沉下,抖动,何笙感觉到他又胀大了一圈,足有杯口那么粗,她用力磨合了十几下,乔苍大汗涔涔,握拳闭上眼,强忍喷射的冲动,忽然间被更湿润的温热噙满,何笙始终只是吞没了他半根,最多不足三分之二,这一口气,整根都入了口。

  顶端冲击到喉咙,不可思议的娇嫩,舒服,只那么一刹间,三两秒的功夫,乔苍险些谢了出来,他一把掐住根部,深深呼吸,才勉强压回去。
  何笙有些作呕,迅速吐出来,再尝试吸入,直到她娴熟而有节奏掌握了他的敏感点,也掌握了自己的力度,她便开始大幅度为他深喉。
  男人的极乐,就是深喉。
  何笙娇艳的脸蛋,布满细密的汗珠,她累极了,也渴极了,乔苍仍在不断膨胀,拉长,似乎没有止境,他胯骨一缕缕青筋从皮肤下渗出,脊背不由自主绷直,何笙的舌头又轮又卷,从根部向上,一点点舔着,每一寸都没有放过,再全部吞蚀。这根本不是征服,而是让他死在她手里。

  乔苍彻底缴械的一刻,何笙瘫在了库上,任由那些白液浇在脸上,唇上,他抱着她清洗,何时回屋,她都毫无知觉,除了下巴一阵阵钝痛发麻,她就如同尸体一样。
  何笙怀孕四个月时,家庭医生检查后告知这一胎是小公子,格外活泼健康,只是头大了点,许是很胖。
  大脑袋的小胖子。
  她笑出来,“也好,虎头虎脑,聪明讨喜呢。”
  乔苍嘴上说稀罕女儿,只是不愿让她有压力,非要逼着自己怀上男胎,儿女双全的结果自然更好,他笑着抱起何笙不停旋转,将她抛向露台外高高的天空,她够不着,又害怕,笑着大叫,他总是可以稳稳接住她,没有一丝一毫失手和颠动。
  乔慈扒在玻璃上张望,口水顺着嘴角淌下,真是羡慕啊。母亲笑得那样高兴,似乎非常好玩,她推开玻璃,朝高不可攀的父亲伸出手,也想要这样的拥抱和举高,可父亲只是看了她一眼,根本不曾理会,他眼里只有何笙。
  她瘪瘪嘴,有什么了不起,好像谁蹦不高似的。她转身跑回房间,爬上桌子,这一跳,衣衫便挂在了灯管上。
  莲花灯剧烈摇晃,外围承重最厉害的几枚光球,从灯芯开始碎裂,乔慈吓怕了,蹬着腿哇哇大哭,等乔苍将她扯下房梁,她原以为会像母亲那样,掉几滴眼泪,便得到一番温柔怜惜的诱哄,然而她如同捡来的,乔苍毫不心疼,直接将她丢出房间,吩咐保姆盯紧,不站满三个小时,绝不许她睡觉。
  日期:2017-12-26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