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0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天之间连死两位亲人,让妞儿这一世的爷爷受不了。这个刚刚过了不惑之年的老头子在自己父亲的灵堂前中风,请大夫来折腾了两三个时辰之后,他才气绝身亡。老夫人也受不了这个打击,痛哭了三天之后引发了旧疾之后跟着自己的老伴一起走了。
  妞儿出生之后,家中长辈几乎都在一天过世。让她的母亲张氏还在月子当中便来料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强忍着悲痛费尽心思办白事送走了这几位亲人,帮活着十来天才算依次把这些人陆续送走。
  看到诺大的家业现在就剩下了她们孤儿寡母,便有人想要过来占便宜。刚刚发送了几位亲人的第二天,就陆续有人开始来府中要帐。
  妞儿这一世投胎在一户姓钱的人家,自打祖上四代开始,一直都是南朝和泗水号做买卖的官商。虽然现在南朝已经不复存在。不过钱老爷又搭上了杨广这条线。隋朝建立以来他们钱家非但没有一点影响,而且生意还越来越大。这么多年一直养活着家里的穷亲戚,没有想到一旦家里出了事情,倒是这些受了多年恩惠的亲戚先挑头出来闹事。

  一开始,有几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穷亲戚来府中要帐。说是钱老爷生前管他们借了钱,因为都是亲戚也没有让钱老爷写个欠条。现在就凭着自己这一张嘴来管钱家的孤儿寡母要帐。
  这明摆着就是来欺负人的,不过妞儿的母亲一介女流不想多生是非。反正这些人没见过钱,要的也就是仨瓜俩枣的。当下便吩咐管家给了钱打发他们走了。没有想到慈心生了祸害,这些王八蛋把来钱家讹钱当成了露脸的事情,到处去向外人宣扬。
  看到了别人这么容易便讹来了财物,其他的吃了钱家一辈子的白眼狼都纷纷现出来原形。几乎天天都有人张着嘴到钱家要帐,有几个识字的还伪造了钱老爷的欠条。管家看招呼不了便将张氏夫人请了出来,没有想到这些人一见到张氏夫人便言语调戏。说什么没钱也不要紧,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张氏改嫁给他,什么帐不帐的也不用提了。说着还起身过来动手调戏,好在管家还算忠心,带着家里的男仆将这人打了一顿之后扔了出去。

  虽然打退了这几个白眼狼。不过他们竟然找了当地的恶霸赵老虎。趁着管家下乡收租子的时候,将管家活活打死。又买通了官府说是管家在外面遭了土匪,被谋财害命。管家一死这些人又开始到钱家闹了起来,有几次半夜里还跳进了府中,要对张氏不轨,好在家里的老妈子、丫头喊来了男仆,这才保全了主母。
  这一天傍晚,这些债主们纠结了百十来个人围住了钱家的大门,吵吵嚷嚷的要让张氏还钱。说不还钱就要冲进府中,抢了钱财不算还要把张氏送到娼馆当中卖身还钱。
  这些人看到张氏不出来,竟然找了家伙开始砸门。在本地恶霸赵老虎的带领之下,用木桩撞开了大门,随后这些人一拥而上闯了进来。原本以为张氏会在门内准备男仆护院,没有想到门内竟然一个仆人都没有看到。这些人只当是家中的仆人已经下破了胆,当下一拥而上。向着钱家的后宅一拥而上。
  就在这些人穿过了花园,闯进后宅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这些人来的时候没有准备火把。当下只能摸着黑继续向着里面走去。进到了内宅之后,远远的看到其中有一排厢房里面亮了灯光。
  “看到了吗?那个小浪蹄子就在里面,大家伙冲进来。今天让你们每个人都开开荤。再给他们钱家生几个儿子继承香火”。赵老虎以为那里是张氏藏身的房间,当下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带着人便冲到了房间当中。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这些人都愣在了当场。就见里面是一座灵堂,摆放着钱家祖孙三代的排位,最中央的位置还摆放着三口朱漆的楠木棺材。钱家的爷仨不是一个月之前就下葬了吗?那这几口是谁的……
  看到跟着自己来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赵老虎淬了一口,说道:“呸!想用这个就能吓住我们?活人我都不怕,还会怕这个死人吗?走,咱们再去找那个小浪蹄…”这几句话还没有说完,灵堂里面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站在门口的这些人都吸了进去,随后灵堂大门一下子又关了起来。任凭里面的人如何敲打撞击,都不见大门打开。
  三天之后一天早上,有上山砍柴的樵夫在山上的乱坟岗中发现了百十个一丝不挂的尸体,这些尸体经过野兽啃噬,脸上的相貌已经看不清楚。只是经过辨认他们身上的刺青和胎记,还是辨认出来这就是三天之前去钱家闹事的那些人。

  一时之间。钱家的未亡人张氏施展妖法害死一百多条人命的谣言四起。官府来来回回的查了几次,也没有查出来什么。只是谣言传出来说张氏吃小孩练妖法,之前众无赖前来闹事的时候,家里面已经有一些仆人逃走。这个谣言起来之后,除了张氏贴身的两个小丫头之外,其他的人陆陆续续都逃了个干干净净。
  无奈之下,张氏只能在家门口贴出来招募管家、杂役的告示。不过钱家的凶名已经传了出去,告示贴出去多日,却不见有人见来应工。
  这一天上午。小丫鬟告诉正在给孩子喂奶的张氏,说大门外面来了四个男人前来应工。因为家里都是女眷,一下子来了这四个男人。不知道主母的意思,见还是不见。
  听说一下子就来了四个男人,张氏原本也不想留下。无奈这份家业实在太大。她一介女流再加上两个小丫鬟实在应付不来。当下便在小丫鬟的搀扶之下,来到了前堂。将那四个人叫起来隔着一层纱帘开始问话。
  这四个人出现的时候,张氏夫人这才稍稍有些安心。四个男人当中一个是老成不像样子的瞎子。还有一个刚刚断奶的孩子。另外一个是未老先衰的白头发小白脸,另外一个是个膀大腰圆的大个子。看着四个人当中能闹事的也就是这个黑大个子了,不过话说回来。弄不好最能干活的也就是他了。

  那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家伙冲着纱帘后面的张氏嘿嘿一笑,说道:“回禀夫人,我们几个是一家子。原本是泗水号在中土的管事、帐房和伙计。原来钱老爷说好了把我们从泗水号挖过来,每人每月给我们两吊钱的工钱。过来才听说几位钱老爷都没有了。不过我们几个已经在泗水号辞了工,再回去也丢不起那人,您看看慈悲收下我们四个人。老人家我做过几天的管事、帐房。虽然老了眼神不大好,不过还有点气力,夫人您先用着看。不行的话我们自己走,绝对不给夫人您添麻烦。”

  张氏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便答应留下他们四个在府中。不过事先反复叮嘱。他们四个只能在前堂,有什么事情向她身边的两个小丫鬟通秉。如果胆敢不经通秉擅闯后宅,马上送他们老少四个去见官。
  就这样,吴勉、归不归四个人留在了钱府。老家伙做管家,小任叁给他跑腿和后宅联络,对这个小孩子,张氏倒是没有一点戒心。那个黑大个子做些粗活,顺便负责府中这些人的三餐,想不到这个看着有些直愣的汉子,做菜的口味比他们家以前的厨子还要好得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