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36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电钻的声音,就退后了两步,我心情很紧张,我当然希望打孔能有好的结果 , 这块料子必须得赢,我输不起 , 没有人能输的起 ,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土司他们,几个人站在棚户里 , 没有人说话 , 都在看着 , 我知道大家都在等结果。
  我也在等。
  很快 , 电钻就停止了工作 , 我看着我三叔把电钻拿出来 , 电钻打出来的粉末没有水 , 都是干的,一地都是。
  我蹲在地上看着粉末 , 用手捏了一下 , 我脸上露出了笑容 , 我看着王叔 , 我说:“王叔,这个颜色,是绿色的吧?”

  王叔皱着眉头,拿着水 , 滴在粉末上 , 很快粉末就被水给滋润了,加入水之后,那个绿色 , 简直浓郁的要命。
  我三叔看着眨巴眼 , 说:“狗日的 , 咋个这么绿?绿的都发黑了 , 种老的也太不像话了。”
  我笑容满面,但是王叔倒是一脸紧张,他说:“不见得是好事,绿的发黑,也有可能就是黑的,他是粉末,不是块状的,所以,你还得看石头。”
  我站了起来,拿着手电 , 在钻孔的地方打光 , 这个光当然不是直接打在孔上 , 而是在打孔的周围。
  因为打孔了,所以有的地方是空心的,这么一打光 , 就看的更清楚了。
  “透,很透,王叔,看这绿光,不是雾,已经钻出了雾层了,这是绿色,这不在带子上,这说明 , 其他的地方是有绿色的,而且很浓 , 可以切。”我笑着说。
  王叔看着 , 点了点头,但是脸色还是比较严肃 , 他说:“赌吧 , 只要不被吃掉 , 咱们就稳赢了 , 这么大的料子 , 能出个二级绿 , 我们都双倍的赚钱。”
  我听着就点头 , 我说:“上刀。”

  叉车师父把料子叉走,放在切割机上 , 缅甸的切割机都是非常大的 , 在开山工地用的那种大切割机 , 切起来是非常快的 , 但是,相对的,安全性能也是非常低的。
  我站在料子钱 , 莫老板也跟了过来 , 他看着钻孔的地方,伸手捏了捏上面的粉末,在手上仔细的看着 , 说:“阿斌 , 绿 , 浓绿 , 根据我的经验,里面的料子至少是高冰的,否则,不可能有这么纯碎的晶体碎沫,整体,如果是高绿高冰,你又能赚个大头了,阿斌,出不出股份,我入一股。”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 , 莫老板真的是个鸡贼的人物 , 看到了料子的表现就要吃一股 , 但是我是不会出一股的,我说:“莫老板,对不住了 , 我不是大头,你去找后面的那几位商量商量。”
  莫老板点了点头,就朝着大土司他们的方向去了,我看着料子,我相信大土司是不会出手的,他这种人,不会随便的改变自己的计划的。
  我看着料子,我说:“切,还是个问题。”
  王叔拿着木工笔 , 准备找一个合适的切口,王叔说:“阿斌 , 现在这块料子 , 种水没问题了,就是赌色 , 我唯一害怕的就是 , 这条癣 , 把料子的色给吃了 , 现在咱们就直接找一个切口 , 切到这条癣上 , 以便最佳的暴露有色的位置。”
  我看着王叔从刚才钻孔的地方直接画了一条长线 , 然后画到了带癣的位置,我看着 , 大概有十五公分左右 , 这个位置正合适 , 我说:“好 , 三叔,就按照王叔说的做。”

  “嘿,我的意见都不要了?奶奶的 , 我纯碎的成了苦力了 , 行,反正我也不看好。”周老三不高兴的说着,
  我没有理他,而是后退了 , 我看着我三叔跟叉车师父商量 , 把料子给安排好 , 固定好 , 我站在一边,心里期待着,王叔不说话了,只是双手背后看着,脸上都是油,我也一样,缅甸这个地方,总是能让你出油,不管是身体上,还是财富上 , 真他妈是个神奇的地方。
  这块料子有四个可能 , 第一就是这块料子全部是癣的原石 , 我们称之为“癣吃绿”是这个结果,我就稳输,第二癣色共生的 , 癣成了杂质,在理片及加工的时候要避免,这样,我可以保本,赚是不可能了,第三癣色共生且分离的,也就是一半是癣,一半是肉质的,这样 , 我就赢了双倍,当然 , 这不是最好的结果 , 最好的结果是第四种,散跳的绿色 , 没有癣 , 这条黑带子 , 只是表层的一条黑带子 , 没有吃进去 , 这样的话 , 我就赢了 , 至少三倍的赚。

  但是,这种最好的结果 , 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几率 , 太难了 , 除非我爷爷说的是千真万确 , 没有一点错误的可能,我相信我爷爷,但是我觉得难。
  我看着料子被固定好 , 然后我三叔就开了切割机 , 他站在一边,拿着水管冲料子,把料子上的灰尘都给冲刷掉 , 我看着地面流淌的水 , 绿色的 , 浓绿浓绿的 , 如果料子的肉质都是这种浓绿的色,那么我就发了,但是千万不要黑了。
  黑了,料子就垮了,说明癣吃进去了,当然,这个黑跟墨翠是不一样的,墨翠是通体的黑,他的化学成分还是翡翠,癣就不一样了 , 他的化学成分就不是翡翠了 , 而是其他的矿物质 , 这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我紧张的看着料子的切割,一米宽的锯片像是粉碎机一样,快速的切割料子的肉质 , 要不了二十几分钟就能切割完。
  越是到底部,越是紧张,身上的汗都像是流干了,现在感觉黏糊糊的,都是油。
  爷爷啊爷爷,我可都是听你的,你千万要保佑我啊!
  空气热的都冒火了,就如我此刻的心情。
  等待是焦灼的 , 尤其是最后那一点点的距离 , 你眼看着他就要被切开了,但是他依旧挂在哪里 , 你需要等。

  漫长的等待都是可以忍受的 , 但是就是最后这一点距离 , 让人无法忍受 , 我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拿着钢条去把最后这一点距离给撬开。
  但是 , 我还是理智的 , 突然 , 料子开了,我看着料子被一切两半 , 这突入而来的断裂 , 让我的心都跟着裂了 , 这种紧张的心情 , 没有几个人能体会,只有真正的参与者才知道这种紧张时刻。
  我深吸一口气,料子算是被切了一个大盖 , 是斜着切的 , 算是理片吧,从之前开孔的位置,直接斜了十五公分 , 切到带癣的部位 , 我们走了过去 , 我看着我三叔拿着水管 , 在冲刷料子,把地上的渣滓都冲掉,料子切的盖靠在石头上,没有倒下来,所以看不见里面的肉质。
  我三叔看着我,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阿斌,开奖啦,哼,不过没戏。”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 , 我不知道我三叔为什么这么有把握 , 但是我没有理会他 , 我也有把握,我觉得爷爷说的没错。
  我走了过去,跟王叔一起拿着盖 , 这个时候,我看着莫老板走了过来,他说:“可惜了,老爷子不同意,要不然,我真的想入一股啊。”
  “莫老板,这块料子,没什么搞头,你看着多黑啊 , 绿的发黑?开玩笑呢?太他妈会幻想了吧?这他妈就是黑色,就是癣吃绿了 , 莫老板 , 你忘了,你自己有一块呢?咱们不稀罕。”我三叔不屑的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