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57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是因为经受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煎熬,一直缺少购卖丨毒丨品资金又没有工作收入的李绍峰才决定以贩养吸,让自己永远处于饱汉的状态,成为了本地贩毒网络中的一员。
  现在是非常时期,李绍峰不得不限量卖货了,那些一直在他手里购买白丨粉丨的瘾君子不停地打电话来约定买货他都说没有,结果他的手机差一点没被打爆,有些不甘心地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他实在避不过才拿出来一点出来,价钱再高人家也要,但是之后他总是对人家说:“老子没得了,就这点了。”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卖出去了一部分,他和张晓红又吸掉了一部分,一个多月过去了,看看手中的货也没有几克了,他又跑到了三哥那里要货,可是每次三哥总是垂头丧气地大摇其头。
  从三哥那里李绍峰才晓得为什么货源如此奇缺了,究其原因是因为云南那边的关卡这段时间检查得特别严,好几个毒贩都翻了船,被抓的被抓逃跑的逃跑,结果导致货源奇缺,有钱也没地方买了。

  一次三哥和李绍峰以及几个哥们一起喝酒,就谈起来了这个货源奇缺的问题,大家都十分头痛一筹莫展。后来大家都积极地献策献计,商量如何从云南偷运白丨粉丨回来的问题。
  大家都对如何逃避检查而头痛不已,想了好几个方案都觉得不行,后来李绍峰就提出一个方案,说我们可以装成香蕉商人去那边载香蕉过来,把东西藏在香蕉里面,香蕉是绿色食品,国家设有绿色通道,就是过收费站都完全免费呢!因为李绍峰在城里三中读过两年高中,后来和社会的人一起混就没读完高中了,不过他因此而认识了一些高中同学,其中有一个高中同学在城里帮他父母搞香蕉批发,他在城里混时碰上过那个同学,和他聊过,知道他们家的香蕉都是从云南那边载过来的,所以他才有了这个想法。他还说香蕉运回来可以便宜卖给他的老同学,亏点本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白丨粉丨能够安全的运回来。

  回到家里后,李绍峰就积极准备去云南的事情。他把此事告诉了张晓红,张晓红自己也是长期需要白丨粉丨的,自然没得啥子好说的,就支持他去了,并且希望他凯旋而归。李绍峰也算有情有义,临走时将仅剩的一克白丨粉丨一分为二给了一半给张晓红,说够她吸十几天的了,并且说自己大概十天左右就可以回来的。
  让张晓红万万没想到的是,李绍峰此一去竟然成为永
  李绍峰走后,张晓红的生活一下就变空虚寂寞起来,唯一快乐的就是吸丨毒丨能够让她得到一种无比的满足,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真的让她能够暂时忘记一切人生的烦恼。
  但没多少天张晓红就把李绍峰留给她的半克白丨粉丨吸了个精光,其实这半克白丨粉丨她节约一点可以维持半个月的,但她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因为吸了后的那种飘飘欲仙的快乐总是让她回味无穷心驰神往,从来就没有因为毒瘾上来才被动地去吸,而是想吸就吸只图一时痛快。
  正因为张晓红的随性而为,终于让她第一次尝到了毒瘾发作而又得不到满足的那种万蚁噬骨难受无比的苦头。

  幸好那天毒瘾发作的时候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婆婆赶场去了,小宝宝在幼儿园上学,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半克白丨粉丨吸完了之后,她一直倒是没觉得有啥子不适,只是老是想着如果还能够吸上几口该有多么爽歪歪哦,可是除了空想之外她却感到无可奈何,然而不知道过了好几天,就在那天上午她正在坐在自己家堂屋里看电视,突然感到一种来自身体深处的些许骚痒,但很快这种骚痒愈来愈明显愈来愈强烈了,到后来她感到自己的骨髓里仿佛有什么细小的虫子一类的东西在疯狂地撕咬,那种难奈的奇痒让人无比抓狂。终于她挣扎着跑进客厅左边的客房躺在了床铺上,她以为躺在床上就会好受一点,没想到那种难受的滋味反而变得更加强烈起来,于是她不停在翻滚着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拼命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后来竟然把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了一小束却也没有解除她的丝毫痛苦。她就这样捶打着抓扯着翻滚着,从床铺上到床铺下面又从床下面到床铺上面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折腾着自己,就这样不晓得过了几个小时她才终于熬过来了。熬过来之后的她简直简直像死过一次似的无比憔悴,那一副蓬头垢面的惨相幸好没人看见。

  之后张晓红就给李绍峰打电话,想问他啥子时候能够回来?可是怎么也打不通了。
  第二天张晓红决定去城里看看能不能买到白丨粉丨,因为她真的十分害怕毒瘾的再次发作,她真的无法再承受那种如同下地狱般的痛苦了,她觉得自己在城里也认识一下社会上的人,也许从他们身上能够弄到了一些白丨粉丨。
  进了城直奔“碧云轩”茶庄,风情万种的老板娘一看到张晓红就热情招呼她到柜台里坐,也许是她太无聊了,巴不得有一个谈得来的姐妹来陪陪自己聊天,所以现在有张晓红来不亦乐乎。
  老板娘发现张晓红气色不好,不禁关心地问:“咦,红妹,你咋个啦,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有啥子不高兴的事情给姐说说?”

  张晓红闷闷不乐地说:“玉姐,三哥和绍峰啥子时候能够回来呢?”
  老板娘道:“不是说少则十天多则半个月嘛,快了快了。”
  张晓红:“可是现在已经十来天了,咋个没动静呢?打电话也打不通。”
  老板娘道:“三哥临走时交代过最好不要随便打电话,我也打过打不通。放心吧,也许这两天就回来了。”
  张晓红:“可是我……我……断粮了?昨天我……我……”
  老板娘惊讶道:“你在吃那东西?”
  张晓红点点头:“嗯,昨天……难受死了,我简直想杀了自己!”
  老板娘无言以对。
  张晓红突然抓着她的手说:“玉姐,你有没有这东西啊,给我一点吧,我给你买,要多少钱都行。”
  老板娘道:“我哪里有啊,东西一直在三哥手里,前段时间连三哥都没有了呢,所以才去云南弄。”
  张晓红咀丧道:“我以为你也有的,没想到连你也没有,绍峰还没有回来,我可咋个办嘛,要是以后再像昨天一样,我……我可受不了。”

  老板娘:“我不吃那东西,虽然晓得三哥一直在弄那玩艺儿,不过我从来不过问的。”
  张晓红:“那你晓不晓得哪个有呢?”
  老板娘想了想说:“我倒是晓得一个叫‘黄毛’的小子可能有,这小子不但经常来三哥这里弄货,我还听说他也在别人那里拿货。”
  张晓红眼睛一亮:“那你快告诉我咋个去找他。”

  老板娘道:“哦,我有他的电话,我把他的电话给你。”
  张晓红赶忙拿出手机等她说号码。
  老板娘拿出手机翻出了黄毛的手机号告诉了张晓红,张晓红立刻存在自己的手机里面。
  张晓红离开老板娘后,就来到一个街心花园的深处给黄毛打电话。

  那边的黄毛十分吃惊地问:“喂,你是哪个?我不认识你?”
  张晓红说:“哦,是黄毛吗?”
  黄毛:“我就是,可我认不得你,你是哪个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