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2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这女孩儿打扮的非常前卫,烟熏妆,大红唇,镂空的黑色吊带小背心,露脐包臀的小热裤,怎么看都是一个喜欢出来玩的丫头。
  在搞清楚她已经过了合法年龄之后,萧晋便将她带回了自己的住处。然而,当他发现这姑娘表现的很疼且有血迹出现的时候,再反应过来她仅仅只是外表看上去开放,就已经晚了。
  当然,那个阶段的他在乎的事情不多,只觉得大家都是纨绔圈子里的,家里的教育方式都**不离十,不管你是否保守,既然选择出来玩了,那就应当有出来玩的觉悟,所以并没有真当回事。
  可是,在相处了半个多月之后,他终于咂摸出不对劲儿来了。
  不知何时,沈甜开始不再化浓妆,说话越来越温柔,服饰也越来越正常,给他打电话的频率更是直线上升。直到某一天他喝多了,迷迷糊糊接了个电话睡着,第二天早晨发现这姑娘就趴在床边,而且家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连他身上的衣服都给洗了。
  初次出来玩的人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真的动感情,明显沈甜就正在犯这样的错误。
  萧晋吓坏了,他不是不喜欢这姑娘,而是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如果真的跟人家交往,那才是没良心的缺德害人。
  于是他当机立断,将沈甜哄走之后就开始冷处理,从三个电话才接一个,到信息晚半天再回;从四五天见一次面,到找借口忙玩失踪,琢磨着火候差不多了,就又在朋友圈发了张搂着其它女人的亲密照片,算是明确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虽说冷暴力很人渣,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人从一开始就说好了是玩,压根儿就没有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他自然不能像正常男女朋友那样干脆的说分手,只能通过这种手段让沈甜清醒过来,回想起两人的初衷。
  效果似乎不错,沈甜自那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尽管他心里有些惆怅,却也松了口气。还是那句话,既然给不了人家未来,那就不能祸害人家好姑娘。
  在那之后没多久,他就砸碎了易家继承人的命根子,然后连夜逃亡,辗转来到龙朔,有感小寡妇周沛芹以及囚龙村村民的坚强,品性才算有所回归,再次拥有了责任感。
  本以为与沈甜再次见面怎么也得好几年之后,那时候说不定这姑娘已经结婚了,年少轻狂的事情自然可以一笑而过,却怎么都没想到,这才过去半年,而且还是在这种荒谬的“送货上门”的情况下。
  “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了?”
  女孩儿开口的同时,一滴泪也从眼角滑落。萧晋是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也是她的初恋,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忘记?

  “那什么……哪、哪能呢?我这不是正亡命天涯的嘛,别说你了,我连我爷爷和爸妈都见不着。”萧晋讪笑着推门下车,习惯性的手伸进衣兜打算掏手帕出来给沈甜擦泪,但想了想,还是作罢——这种时候绝不能做任何容易引起误会的事情。
  “那我刚才叫你,你为什么不出来?”女孩儿显然没那么好打发,“是不是觉得我肯定会出卖你、去领易家那五百万美金的悬赏?”
  “我去!才五百万?易家也太抠门儿了吧?!”萧晋瞪大眼夸张道,“好歹也是顶级豪门,就算认为小爷儿不值钱,可他们家大少爷的命根子也不值钱吗?砸碎一个才五百万,早知道就多砸他们家几个了。”
  “萧晋!”沈甜忽然一声大吼,悲愤道,“连一个问题都不愿正面回答我,我在你眼里就那么的不堪吗?”
  望着眼泪已成决堤之势的女孩儿,萧晋终究没办法继续硬着心肠,叹息一声,将兜里的手帕递过去,说:“快擦擦,马上就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还这样哭鼻子,不怕人笑话啊?”
  “谁敢笑我?”女孩儿不动,只是扬起小脸儿,傲然道,“这是我家大门口,谁敢笑我,我放狗咬他!”
  这分明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嘛!
  萧晋没忍住笑了一声,顿时就气的沈甜直跺脚。“萧晋,你成心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放狗?”
  “不是不是,”萧晋赶紧摆手解释,“就是觉得你还和半年前一样……呃,一样可爱。”
  “你撒谎!”女孩儿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淌,“要真可爱的话,为什么你不爱?”
  这话也就小丫头才能问得出来。萧晋心里吐着槽,把手帕又往前递了递,说:“别哭了,现在连鼻涕都流出来了,快擦擦。”

  “我不!”沈甜的尖下巴依然仰着,“我、我要你给我擦。”
  萧晋眉心一蹙,转身就走。
  “萧哥哥……”
  一声幽幽怨怨委委屈屈的呼唤,萧晋就再也挪不动脚步了,再次长叹一声,走回沈甜的面前,用手帕仔细且温柔的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去,口气却生硬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女孩子哭,所以,从现在开始,如果你敢再掉一滴眼泪,我马上就走,绝不回头!”
  沈甜咬住嘴唇,目光痴痴的望着他,说:“一听到诗咏国际的董总说会有个叫萧晋的来送天绣,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早早的等在树林里,想着见到你之后,一定要先狠狠的打你一顿出气,起码也要打断一条腿,就打中间那条!”
  萧晋本能的夹了下腿,把手帕覆在女孩儿的鼻子上,命令道:“擤!”

  沈甜立刻就挤着眼用力擤起来,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不雅的行为,毫不做作。只不过,擤完之后,她却将手帕夺了过去,低头说:“这……这个让我帮你洗吧!”
  萧晋想都不想就摆手:“不用,要是让你妈知道了我这么使唤你,还不得别把我的皮剥了啊?你洗了就自己留着吧,这玩意儿我多得是。”
  沈甜噘噘嘴,叠好手帕放进衣兜,兔子一样的红眼睛又看了他一会儿,便疼惜道:“萧哥哥,这半年你过的好吗?”
  “好啊!别提有多好了。”萧晋双手插兜,像个二混子一样摇头晃脑的说,“以前没来过龙朔,来了才知道,这里不但山美水美,女人更美,个顶个的水灵,这半年我过的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呢!”
  沈甜的小脸立马就黑了:“你……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啊?惹了那么大的祸,都不能让你吸取一点教训么?”
  “我吸取了呀!”萧晋一脸无所谓道,“这半年里,我打过很多人,但他们的蛋蛋都好好的,一个都没碎。”

  沈甜扑哧一声笑了,甜美的脸庞如阳光一般明媚。“你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坏。”
  “怎么可能没变呢?以前我是嚣张跋扈的萧大少,现在我就只是个山村教师,不过,我倒是非常喜欢现在的生活。所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