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8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见过,我刚从国内过来,怎么可能见过。”李牧野面上带着和煦的微笑,道:“不过我知道你老兄叫岳东雷,我是专门来找你赌一把的。”
  砰!
  桌上的枪忽然到了岳东雷的手里,黑暗角落里传来一声惊悚的尖叫。络腮胡子大汉额头中弹,躺在那里还在抽搐着。
  “真他吗丢脸。”他的手离开手枪,不满的自语道,然后看着李牧野问道:“你要跟我赌什么?”
  枪声响起 ,子丨弹丨就贴着耳边呼啸而过,精准的打中角落里的络腮胡子。李牧野纹丝不动,面对中年人的枪口,面带微笑道:“就赌你我两条命怎么样?”
  酒吧里死了个人,如果是在其他国家的城市,至少会有人惊慌失措的报警,其他人也会担心遭受池鱼之祸而离开。但这里是卡利的康塞普西翁区,最黑暗的城市里最黑暗的角落,地区丨警丨察局在二十年前就撤销了。
  尸体很快被拉走,那个之前被伤害的雏妓被带到岳东雷的面前,他没说话,只冲着吧台里的中年女人摆摆手。这可怜的小姑娘被带上了二楼,一个未知的世界。

  “让阁下见笑了。”岳东雷笑了笑,道:“这些王八蛋,无法无天习惯了,国内来的朋友恐怕不会欣赏这调调吧。”
  谈笑杀人,真的只是因为那人的作为有碍观瞻,让他觉得在国内来的朋友面前丢了面子吗?
  “我若没听错,你刚才说要跟我赌一局,赌注是你我两条命?”岳东雷从容不迫摆弄着面前的塔罗牌,忽然翻起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盯着李牧野,问道:“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够资格坐在我面前?”
  雨悄然落下,打在门外的金属棚子上,发出嘈杂急促的声音,仿佛激烈的鼓乐。
  李牧野把一只手放在桌上,转手之间,已将桌上的塔罗牌尽数收在掌下,左手拿起桌上的酒杯,慢条斯理品了一口,右手翻手的刹那,所有塔罗牌已经消失不见。看上去十分简单的小动作,却演绎出神乎其技的效果。
  “好快的手法!”岳东雷眼中放光目不转睛看着,赞道:“又准又快,把千术中千张不乱的手法融入到禅武宗千叶手功夫中,翻手间就将一整副牌弹入袖中,如果不是老夫眼力尚可,换个人来还真瞧不出你是怎么使的活。”
  “献丑了。”李牧野从左手的袖子里取出塔罗牌,道:“牌在这只袖子里,刚才喝酒的时候放进去的,用的的确是禅武宗千叶手法,翻手时收起来的只有一张。”说罢,亮出右手,从手背后面翻出一张牌来。
  “佩服。”岳东雷表面不动声色道:“尊驾的眼力,精度,速度,协调性都已经登峰造极,的确够资格跟老夫赌上一局。”
  李牧野道:“赌注是你我的两条命,输了的一方如果舍不得死,也可以选择回答胜者提出的问题,你同意跟我对赌,咱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你若不同意,下一秒这里会化作火海,我会一直找你麻烦,直到你接受,你该知道我不是说说而已。”

  如食肉兽之间微妙的本能感应,高手之间也存在着一种相互感知衡量的本能。
  岳东雷点点头,道:“乡音难得,更难得棋逢对手,本该好好较量一番,此间粗鄙嘈杂不配佳客,请上二楼。”
  李牧野跟着他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布置雅致的办公室,面对面坐下来,彼此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李牧野看着桌子对面的中年男子,轻轻叹了口气。根据姬雪飞提供的情报,眼前这个人,不贪女色,不爱财帛,五十岁以前酷爱豪赌,以赌品佳闻名。五十岁以后独爱枯山水,雅逊高洁,深居简出,绝非恣骄狂悖之人。
  岳东雷道:“这个世界并不是非白既黑,有时候佛能渡人,有时候魔比佛更能解决世间的问题,就好像刚才楼下那人,什么法律正道能把他教会成好人?什么佛法慈悲天主仁义能让他做回好人?依我看都不如一枪了账回炉重造来的干脆,我以佛心入魔道,修的是入世有为之法,比之浊流滔滔作壁上观者,只怕还要高明些,至于是贼还是佳人不过称呼罢了。”

  李牧野单刀直入道:“白无瑕害死了你兄长,你似乎并不介意?”
  “这世上被岳东天害死的人更多。”岳东雷道:“更何况白堂主倾国之色,盖世英才,襟怀抱负皆非常人可比,鸿鹄登云,凤舞九天,岳某何幸至哉,幸何如之,才能鸟随鸾凤人伴贤良,又岂会因小节而废大志。”
  白无瑕洗脑的本事李牧野早就见识过了,玛格丽特那般出色的人物都不免为其所惑,何况其他人。眼前这位前武榜大宗师中毒更深。
  “她已经走火入魔,妄想挑起世界范围的战争,一旦被她成功了,你可知道会有多少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李牧野道:“人心所向,即为天道,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她的想法本身就是倒行逆施,真难为你这么明白的人却看不破这么简单的道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岳东雷道:“这世界早已是一潭死水,放眼过去,举世皆贼,人人争利,个个逐名,任其发展下去,终不过灭亡之道,杀戮和战争固然可怕,却可以帮助这世界破而后立,人生百年,行色匆匆,佛也好,魔也罢,终归尘土,何不趁有生之年,以有为之身,尽己之才直抒胸臆抱负?”
  李牧野道:“我不是来劝你的,也不想被你劝说,咱们还是进入正题吧。”
  岳东雷却似乎谈兴正浓,道:“你是想借我的嘴知道白堂主的真实想法,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觉得如何?”
  “你是个理想化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高人,我不是,我就是一个大俗人。”李牧野道:“我喜欢这浑浊的世道,也不讨厌你这种清醒明白的批判主义者,不过在我看来,你这种人也就是纸上谈兵书生意气,要知道人性如燎原之火,一旦被你们煽动起来,未必还会如你理想的那样构建出一个完美的新世界,浑浊糊涂也未见得全都不好。”
  “你是想说那套长江水清,黄河水浊,两边皆可润泽天下,又皆不可泛滥的帝王心术理论吧。”岳东雷面露激越之色冷笑道:“李先生,你是代表玄门来的,自然是带着高高在上的立场看问题,玄门那一套自欺欺人的玩意只适合君君臣臣的老套路,不适合我们白云堂,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是白堂主错看了你。”
  至人者非佛既魔,人一走极端,不管往哪边走都不是好事儿,这个老愤青没救了。
  “我是来杀人的,但不但万不得已,我并不想这么做,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该知道我跟白云堂和白无瑕的关系。”李牧野道:“你告诉我白无瑕究竟要做什么,然后诈死换一条生路,如何?”
  “李牧野,你就这么有把握能赢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