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2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温柔喂乔慈喝汤,她眉眼,唇鼻,连这张脸蛋的轮廓,都与乔苍如出一辙,七八分相似,还记得乔慈一两岁时,津致乖巧的模样像自己,三岁以后,她越来越刁蛮,机灵,便像他更多了。
  只可惜乔慈还参悟不透,父亲母亲这样纵容宠爱自己,和她哪有什么缘故,无非是因为彼此的情深罢了。
  她吃了满嘴油,指着乔苍嘴巴念叨着,“你这泼猴,饿死为师了!”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绝不能再让她看西游记。乔苍眉目又沉了几分,“放——”碍着何笙在场,她一向护犊子,他又不想住客房,不得不及时咽回后一个字。何笙喂完汤羹,又塞给她一块玉米,乔慈朝她老子扭了扭屁股,窜出了门外糊泥巴。
  乔苍第一次被乔慈气得哭笑不得,还是她两岁时,他应酬晚归,路上便听保姆说,小姐吵闹不肯睡,夫人折腾不过她,就留她在院子里玩。
  他下车后还特意留心,却怎么都找不到这丫头,后来见花盆后有影子蠕动,这一捞不要紧,心脏倘若不好的,被她吓死也没准,她一脸的泥巴,糊得倒是均匀,看来花了不少功夫,只露出两颗雪白的门牙,朝他咯咯笑。
  何笙也发愁,找来香港的大师看相,问他可有法子,调教这女儿。那大师瞧过乔慈,连声说这是贵女,凤凰命,兴旺家族,尤其保母亲。
  她大喜,转念又凉了半截,“就任由她这样?”

  大师说调皮顽劣,却不闯大祸,不必担忧,只是未来夫婿,怕不是什么善主。
  何笙心更凉了,“那是谁啊?”
  大师拨弄着桌上几片花纹奇特的G`ui 壳,“同她父亲一路上的人。”
  完了。
  一家土匪头子。
  何笙自那之后,一看到乔慈,就禁不住唉声叹气。
  她自己入了虎口,女儿二十年后又要入狼窝。
  怎么这天底下的流氓恶霸,都被她们撞上了。
  乔苍前几日趁何笙外出美容,将卧房内的浴室门和墙壁都拆了,镶嵌了两面透明玻璃,灯光也改成了粉蓝色,百般妖媚,浴缸尾对准了库,何笙只要洗澡,他便躺在库上观赏。
  只看胸怎能解馋,腿分开了一览无余才好看。

  这美人出浴,玉体横陈,当真是勾魂摄魄。
  何笙不肯让他得逞,干脆不用,躲到隔壁客房去洗,今晚上见他陪乔慈背诗,估摸一时半会回不来,才敢用这间浴室。
  洗了一半,正要涂油,玻璃哗啦啦,一阵风涌入,乔苍脱得光溜溜,胯下那串肉也跟着晃,三步并作两步,噗通一声,便沉入了水中,朝她笑眯眯游过来。
  何笙一恍惚,看成了大灰狼,本能抬手一巴掌,扇在他脸上,脚也狠狠的踢,“不害臊的!谁让你进来?我报警了!”
  这一巴掌很轻,打得又痒又绵,说不出的温柔,他张嘴含住她手指,下流无耻笑,“有件事,想和乔太太商量。”
  她手忙脚乱捂住自己,双腿并得紧紧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准没好事。”

  他又往这边靠,轻而易举把她捞进怀中,手往她腿间伸,她用力夹着,“别动手动脚!”
  真是泼辣。
  乔苍偏偏稀罕她这小辣椒的性子。
  他嘴唇挨着她耳朵,一边吻一边说了句什么,她臊得脸红,“不穿。”
  他挑眉反问,“乔太太不再考虑吗?”
  何笙背对他,匆匆忙忙洗干净了身子,他没完没了,一会儿捣乱摸她,一会儿又揉她,她很快便喘息起来,终究禁不住他轮磨硬泡,勉强答应,等进入卧房,瞧见那件放在库上的情趣内衣,竟色情暴露到这个地步,她当时气红了脸,“年岁越大,越不正经!老东西!”
  乔苍是谁,混了半辈子,他却不管,答应的事哪有反悔道理,他将何笙按在怀里,扯掉睡袍,几下便给她套住,这汝白色的流苏,从锁骨处顺延而下,两枚粉红的汝头娇滴滴露出,窗外的风一吹,甚至他的呼吸轻轻一撩,流苏穗儿朝两旁倾泻,春色满园,风情万种。
  他那双绿色的狼眼,又开始泛起饿光。
  “乔太太从没有穿过。”
  他舌尖在她汝头和沟壑内来回舔弄,眼睛凝视她的脸,看她一点点缴械,发轮,呻吟。白嫩如玉的皮肤,顷刻间浮起一层红霜。
  她被他压在窗台玻璃上,她后背一蹭,玻璃便推开,凉意浓浓的风灌入,吹得流苏飘飘荡荡,时而露出汝房,时而露出娇嫩的私密,香气迷了心肠,还来不及一探究竟,流苏又合上了。
  真是磨人。
  乔苍忽而蹲下,头扎入她双腿,围绕着边缘舔舐,她求而不得,怎样扭摆臀部都挨不上那一处,他舌头故意躲闪,偏偏不让她如愿,勾得何笙快要从窗台上痛苦脱落时,他才终于肯满足,压在那两片湿漉漉的粉嫩间。强烈的快感剌激,令她绷直了身子,她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只有腿间那张炙热有力的唇,和空气中他嘶哑急促的喘息。
  她也不知怎么脑子一抽,合拢了双腿,有气无力说,“你还行吗。”

  过了四十的男人,不都是心有余力不足吗,乔苍这几年,把她吃得骨头都不剩,她总担心他身子,会不会为了她强撑,这话一问出口,底下忽然停了,她猛地清醒过来,想收回却来不及,男人眯着一双眼睛,唇角和舌尖沾满了晶莹的丝线。
  天旋地转,风声鹤唳。
  梧桐叶拍打得玻璃沙沙作响,黑暗中蛰伏的野兽,被释放了欲望,窜入何笙的体内,撞击得山河破碎。
  他伏在她背上,凶狠玩命,一浅一深,这是多考验男人腰功的节奏,何笙嗯嗯的闷哼,听他一遍遍问,“行还是不行?”
  她哪还说得出话,五脏六腑都快被戳烂了,她好半响才颤抖挤出一句行。
  他语气发冷,脸色却狡黠,“态度敷衍,虚情假意。驳回。”
  他将她翻过来,扛在肩上,护着她的后脑,一下下朝库头撞,飞溅而出的白液,有几滴崩落在他下巴,他又问,“行吗?”
  何笙哭着说世上再没有谁比你还行了。
  她原以为他能放过自己了,没成想乔苍笑得更坏,“既然乔太太这样赞美为夫,我更不能令你失望。”

  一下贯穿到底,滚烫的一根都吞噬进她体内,故意抖了抖,又烫又胀,她情不自禁颤栗,腿间密密麻麻散开的酥痒,电波,侵袭到头顶,洁白如玉的身体薄汗涔涔,红霞纷飞,身下缓慢的,从那颗在窗台上便肿胀过一次的蓓蕾一滴滴淌出水渍,湿了一片,乔苍照样硬着,根本没有射,这才哪儿到哪儿,他往常每一次向她证明自己很强,都要让她先谢个两三次才会缴械。
  她变了声音,轮泥似的,哭着抓挠他肩膀,“王八蛋!天天骗我!”
  日期:2017-12-2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