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2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世人调侃,乔总怕夫人,简直怕到骨子里,更看不出乔太太如此善妒。
  何笙坐在秋千上荡着,听到保姆复述给她的流言,顿时哭笑不得嘟起嘴,“他是故意的,还让不让我出去见人了?”
  保姆说自然是让的,先生疼您,当真一点委屈不给您吃。
  她没好气咕哝,“偷偷做不就得了?还非要宣扬,别人还以为我除了吃醋,就没事做了。”
  保姆将一盆废水泼向井内,“先生优秀,那些莺莺燕燕,主动往他身上靠,他哪里择得清,这样一来,再没有人敢了。夫人可高枕无忧。”

  何笙笑着偏过头,看向秋千旁的合欢树,她两年前随口念叨一句,喜欢合欢花,岁岁长情,年年不渝。他当时正看书,应都没应,她只当他没听见,就过去了。
  这树啊,一夜之间,便种上了。
  如今两度春秋,也有一人那么高,来年开了合欢花,满庭的雪白,春日配上桃花酿酒,一场微雨过,落了一地时,她一定要为他跳一支舞。
  四岁的乔慈继承了何笙的津致漂亮,乔苍的威武睿智,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时,古灵津怪,格外可人。只是野蛮不服管束的刁钻性格,被他们两人推来推去,谁也不肯承认是像自己。
  周五清早,这小霸王才被送去幼儿园不到半个时辰,老师便给秘书打来电话,让接走,秘书一问怎么,才知乔慈跷课,带着一拨小弟,去了别处,抢回来许多零食,闹得班上乌烟瘴气。
  秘书把这事告诉乔苍,他看了行程表,盛文今日不忙,便索性在家里等这小祖宗回来。
  斗战胜佛乔慈被保镖从幼儿园接回,进门的霎那,她敏捷察觉到气息不对,偷偷扒着墙角打探,乔苍坐在沙发,端着一杯茶,客厅空空荡荡,寂静无声,何笙豢养的几条金鱼在玻璃缸内都不敢游动。

  秘书立在一旁,低垂着头,侍奉得很是谨慎小心,她朝保镖挤眉弄眼,让他把自己带走,保镖哪敢,鞠了一躬匆忙转身逃了。
  乔慈屏息静气在原地脱了鞋子,扒掉袜子,猫腰往楼梯钻。
  小胖手刚摸到扶梯,还没来得及迈步,身后传来幽幽一声,“站住。”
  突如其来的,杀气!
  她咧开小红唇,竖着羊角辫儿,动了动耳朵,脚下僵住,维持那个搞笑的姿势不动。
  秘书头垂得更低,生怕笑出来搅入这场麻烦中。
  乔苍吹拂着杯内的茶水,也不抬头看,“过来。”

  真是失误,这个点儿,往常他都走了啊。
  乔慈满心的疑虑,恨毒了告状的老师,盘算三十六计,等着回去复仇,乔苍等她走到近前,趁她失神,一把夺过她怀里的小书包,指尖剥开拉链,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来,金箍棒,指南针,水枪,地球仪,全部是诸如此类。
  秘书悄无声息往远处躲了躲。
  乔苍格外平静,每一样都拿在掌心把玩了一会儿,“你今天去做什么。”
  乔慈以为无恙,对答如流说上学啊,学习知识。
  乔苍冷笑,“不是去探险打劫吗。”

  她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伸手抓着头顶的小辫儿,眼睛四下寻觅,盼着何笙这时候来,她就可以逃脱了。整个特区谁不知,乔慈会长得这么刁蛮,都是她母亲不闻不问惯的,乔苍作为父亲,怎能事事盯着她管教。
  可惜何笙还睡着,她盼不来救星,倒是把老子的脾气盼来了。
  “东西哪来的。”
  乔慈没听见,啪地一声,指南针在茶几上粉碎,她吓得一蹦三尺高,乔苍压着性子重复问了一遍。

  “他们送我的。”
  秘书在身后一愣,脱口而出问为什么送你。
  乔慈爬上沙发,偷眼打量乔苍,他也没制止,便将东西一样样装回书包,“为了入我的组织啊,我带着他们去找大班的抢糖吃。”
  秘书下意识看乔苍,这一回是无论如何也怪不到夫人头上了,乔慈明显继承了他,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他足足提早了十四年,便学会当老大,抢地盘了。
  乔苍眉骨突突直跳,伸手按住鼓鼓的书包,“没收。”
  她一听顿时炸毛,“不给!我靠着这些登基呢!”
  他脸色愈发荫沉,收拾不了大的,还不能收拾小的吗。
  他反手一抻,书包连同死死扯住背带的乔慈,一起落入他掌心,“由不得你。”
  乔苍对这个女儿,其实非常疼爱,她伶俐漂亮得很,又是三十九岁才得女,怎会不宠,只是一味纵容,会让她长歪,衣食不缺风光显赫的家族,对子女若不仔细教养,势必要闯大祸。
  对于罚站,乔慈早已驾轻就熟,起初站十分钟便哭闹累,如今两个小时轻轻松松,玩儿似的就过去了。
  何笙一向不吃早餐,要拖到十点多,两饭合并一起用,阳光彻底升起时,保姆把汤羹和煎包端上桌,杵在墙角玩手指的乔慈,狗鼻子立刻闻到了。她咽口水,眼巴巴瞅着,真香啊,那骨头汤,白白嫩嫩的,浮着一层油花,闻着就馋。
  乔苍舀了一碗,勺子轻轻拂了拂,几勺入口,那小人儿便受不住了。
  “爸爸。”
  她甜糯的嗓音喊了声,乔苍淡淡嗯。
  “我饿。”
  他终于抬头扫了她一眼,那固执倔强的羊角辫儿,也被她自己揪得轮趴趴,不再傲气冲天。
  他让她亲眼瞧着,喝光了一碗,纸巾擦拭着唇角,“知错了吗。”

  乔慈咬牙,“没错!”
  乔苍好笑挑眉,这小东西,还真有几分自己的硬骨头。
  “无妨。等什么时候知错,再吃也来得及,食物给你备着,只是你母亲还要用,能不能剩下你爱吃的,我也不保证。”
  熬了几分钟,二楼忽然有了动静,何笙走出房门,站在回廊抻了个懒腰。
  乔慈虽小,有这样的好基因,自然出落得耳聪目明,她知道父亲一向蛮横,说一不二,她见过的所有人,对他永远是毕恭毕敬,唯独母亲,她敢打他,掐他,骂他,将他推出门,他永远笑眯眯的,半点不发火,只会抱着她叫笙笙,宝贝。
  乔慈并不懂情爱是什么,她只以为,父亲害怕母亲。
  故而她看到何笙下楼,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她叉腰大笑,笑声有些狂,乔苍一怔,只见那团白白胖胖的身影,蹿到了跟前,伸手便要拿肉包,他筷子一压,“不许。”
  她不听,乔苍宠爱不假,但不容她目中无人,顿时冷了脸,“放肆。”
  何笙下楼,手还懒洋洋梳着头发,并没有彻底醒神,冷不丁听到他训斥女儿,火冒三丈,“你吼什么?”
  乔苍脊背一凉,这才知道,乔慈因何忽然长了本事。

  他收回手,不言语。
  乔慈眼珠子滴流转,比她手还大的包子馅儿,抠出来塞进嘴里,皮儿丢进了乔苍碗中,洋洋得意。
  乔苍看着那一坨烂掉的面皮,蹙眉,“再不管教,都长成什么样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