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7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了两遍自己。
  开始时我有些不解,仔细琢磨了片刻,我又释然。
  第一个自己,是她处于外人的角色,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评价我的变化,毕竟她是个要强的女人,自然会欣赏有事业心的男人;第二个自己,则是在我们曾经那段关系中的她,佟雪的陈默,是一个习惯了随遇而安,没什么野望的男人,彼时的我,只要她开心,就会感到知足最大的野心,不过是想遂了她的愿望,能在北京那座城市有一套属于我们的房子而已,所谓的实现价值,不过都是围绕这点而已。

  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我对她的了解所解读出的东西,她真正的意思,在她解释之前,我也无法看得清楚。
  现在她又止住了言语,俨然,佟雪并不想解释什么。
  “我倒是觉着很好。”
  笑了笑,我捻灭了指间夹着的香烟,开口说道:“没有哪个男人不会没有事业心的,谁也都会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曾经的我,会奢望着有朝一日也能成为我师傅那样的大状,能在北京,有一个家后来它无法实现了,我才自甘堕落的,幸好,时间还来得及,我也离开了那座城市。”
  轻轻叹息,我接着说道:“说是年轻,可推敲一下,我又已经不再年轻了,乌镇是个起点,也可能是个终点,如果这次失败的话我会回家,过着那种一眼就能够看得到未来的生活。”
  说到这,我直直的盯着佟雪,试图从她的神色中能看到一些什么,可惜,我失算了。
  她的表情没变,眼神也没变,还是刚刚的那副样子,只见她嘴唇上下张了张,淡然说道:“成功与失败,不是一次两次可以看得出来的,好好努力,自然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是呢,皇天不负有心人。”
  说罢,我自嘲的扬了扬嘴角,再度给自己续上一根香烟。

  其实,有一点小野心我还没有告诉佟雪,在她说过那番话后,也没必要告诉她了。
  我想说,不管怎样的未来,我都希望身边有她。
  “什么时候捡起的烟?”
  “一直就没彻底戒掉。”盯着火星儿怔了片刻,我接着感慨道:“烟是个好东西啊,它能让我安静,也能让我忘记很多东西,鬼知道当初我说戒烟是为了什么。”
  “可它会伤害你的身体。”佟雪身体微微前倾,嘴角挂着笑意,“陈默,如果我让你戒掉烟,你会不会戒?”
  这句话,直接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
  同样的笑意,不过时间还要追溯到十年前。
  “陈默,你为什么抽烟啊。”
  “我在等一个愿意劝我戒烟的女人。”
  “我劝你好不好?”
  “好啊。”

  可惜我终究没有戒掉香烟所带来的瘾。
  这一瞬,我又有了新的发现,佟雪好像还是那个佟雪。一个人的处事方法,可能会随着时间沉淀而转变,甚至性格也能随着自身经历变化,唯独骨子里那种最为本真的东西,变不了。
  想到这儿,我按灭了余下的大半支烟,在她脸上绽放出笑容的时候,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也不想骗你,只能保证,在身边有你的时候,尽可能的控制。”
  她的笑容僵住片刻,再次微笑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自然。
  “行呢,终归是个好的开始。”
  “对不起”
  “陈默,你不用道歉的,我刚刚也只是玩笑而已。”
  她说这是一个玩笑。
  至于到底是不是一个玩笑,我不会去问,她也不会出言解释一些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也是一种无奈。
  终究,现在的我们,还不是原本的我们。
  在听到那句话后,我们又重新回到了沉默的状态之中,各怀心事的对坐着,听着音响中传来的歌,偶尔会喝上一口水。

  烟,我没有再碰。
  那包利群香烟,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桌子上,距离我不过几十公分而已,在稍远的对个,就是我曾经的美好,也是我奢望能够成为我未来美好的女人。
  这种感觉很怪,尴尬中夹杂着一丝自然,尤其是在谈论过工作室第一单的生意之后更是如此,仿佛,我们在旧时光相遇的目的,就是此刻静默对坐。
  也是这个时候,坐在台子上的文彬开口说话了。
  “旧时光里每天都会人来人往,我作为这家店的老板,很荣幸能够结识陌生的你们,祝愿此时坐在店里的各位:往后余生,有酒、有粥,有爱、有钱好久没有唱过歌了,今儿一时兴起,给你们唱首歌,成吗?”
  待他说完,我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只见酒吧中的十多个顾客,都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带着点期待看向了台子,更有几个好信者大叫了一声好。
  “好不好我都要唱。”笑着揶揄了一句后,文彬清了下嗓子,带着点沙哑,“一首往后余生送给你们。”
  兀的,文彬拿起了吉他,就这样坐在台子的高脚凳上,凑到麦架前,轻轻扫起琴弦
  “看不出来,除了玩鼓,他还会唱歌。”
  “人家以前可是跟许诺他们组过乐队的。”说着,我对着佟雪指了指那张被挂在墙上的合影,“张北草原音乐节的时候,他们可是火了一段时间。”
  “厉害。”佟雪由衷赞了一声,旋即又对我问道:“陈默,你有多久没有弹过吉他了?”

  猛然一顿。
  我没有言语。
  同时,我也在心底问自己这个问题,到了最后,我才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触碰过吉他了,准确的说,在我们毕业以后奔赴北京的那一天起,我就没在她面前弹过吉他,也没再给她唱过歌。
  “很久了吧。”
  喃喃低语一句后,台上的文彬也结束了前奏,开始用他有些沙哑的嗓子,稍显浓重的吐出了第一句: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
  “人事纷纷,你总太天真往后的余生,我只要你。”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简单而温馨的歌词,平静又厚重的嗓音,加上木吉他最为原始的伴奏,这首歌,被文彬给唱活了,此刻的旧时光里,除了他的歌声之外,再无任何声音。

  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这首歌,所带来的画面里。
  我望向了对面的佟雪,发现她眼神中正在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形容出来的情绪,似是追忆,又似憧憬。
  好像,我对她有过这种承诺的吧?
  现在呢?
  我还能够对她做出这种承诺吗?是不是有那个资格,是不是能够没有顾忌,特别坦诚的给她承诺?
  接二连三的问题,跃然出现在我脑海里,让我很乱也很慌,我们明明面对面的坐着,能够清楚的看到彼此,可我就是觉着有什么东西横在我们中间,就这样模糊着。

  不受控制的,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想要去触碰这个曾经给予我美好的女人。
  “陈默,你怎么了?”
  佟雪微微蹙起眉,拦住了我探向她的手。
  “哦你头发乱了。”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十分蹩脚的借口,然后又煞有其事的指着她的眉眼说:“就是眼角那个位置,你没有感觉到吗?”

  日期:2018-11-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