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8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丛林的深处,一棵大树上,姬雪飞放下望远镜,道:“这地方一共有两万人的私人武装份子,贝尔萨的新丨毒丨品工厂就在那片山头的后面,贝尔萨是什么人就不用我为你科普了吧。”

  贝尔萨是前世界毒王埃斯科巴的儿子,九十年代初期,埃斯科巴被美国人请动霍泽的夜魔杀手组织用定点摘除的方式干掉了,从那时候起他的儿子贝尔萨便继承了他的一切。
  这贝尔萨要比他老子聪明多了,接手集团后,他首先压缩了原本庞大的私人佣兵的编制,然后跟哥伦比亚政府要员搞好关系,关停了传统的手工作坊式的丨毒丨品工厂,改为更现代化的新型丨毒丨品工厂,他一面暗中支持游击武装跟政府对着干,一面又帮助政府从欧亚军火市场采购高端军火,左右逢源两头利用,在这片区域建起了比他父亲时代更坚挺的丨毒丨品王国。
  李牧野记得在不夜城的时候曾听燕鸿飞说起过,夜魔曾在南美接过一个大活儿,干掉了当地的一个大毒枭。正是这贝尔萨的老爹。夜魔出动了天机的六个人,但最后只有江秋平完成任务活着回到了不夜城。
  那江秋平以左道幻术为主要手段,本事比较特别,普通人准备充分,戴上一副防毒面具,拿一把手枪,再塞住耳朵,也能收拾他。而当年他是怎么完成任务活着出来的,到现在都没人知道。
  姬雪飞道:“埃斯科巴有上百个情妇,十几个儿子,几十个女儿,之所以能轮到贝尔萨当家,其实离不开两个人的支持,一个是当地的印第安土著叫黑鸟,另一个却是个华人武师叫岳东雷,十几年前也曾一度位列武榜第五,输给了曹少林以后才退下武榜远走南美,这人跟白无瑕有杀兄之仇,我们一度以为他绝不可能不是白无瑕的手下……”

  “你们要我杀的就是此人?”李牧野问道。
  姬雪飞点点头,道:“我们已经查证,岳东雷依然忠于白云堂,他留在这里代表白无瑕控制卡利丨毒丨品集团,除了赚钱外,更重要是控制了一张巨大的贩毒网络,从整个南美到墨西哥,再到北美地区,那些小毒贩子根本没办法跟他们竞争,所以只能成为下级附庸,只要白云堂一声令下,就可以让整个北美的丨警丨察一起动起来。”
  “你们觉得这个人跟白无瑕正在运作的大事有关?”李牧野嘴里咬着草棍,声音有点含糊,忽然一回头捉住了一条从树上缓缓爬下来正准备张口咬人的毒蛇,悄然无声的将这条蛇的脖子拧断,道:“这鬼地方太热了,还潮湿,蛇比人都多,这岳东雷能在这边一忍二十年,也着实是个人物。”
  姬雪飞道:“他有什么作用我们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姬雪飞想要在北美做什么,这岳东雷必定是很重要的一枚棋子,咱们提前拔掉他,也许就可以避免一场浩劫。”
  “岳东雷也曾是武榜大宗师之一,又在这鬼地方住了这么多年,你们真觉得我能得手?”
  “他再厉害也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姬雪飞道:“你知道了我们这么多秘密,又跟白无瑕是那样的关系,如果不纳个投名状,我们怎么能对你放心?”
  “行了,这事儿交给我吧。”李牧野起身道:“这件事办完,估计我这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我妹子就拜托给你们了。”
  “你放心,只要你肯公然跟白无瑕决裂,我们绝对可以保证你家人的安全。”
  “我跟她决裂不决裂的跟这件事没关系,总之,这个叫岳东雷的,我负责帮你们弄死他,至于怎么弄是我的问题。”
  姬雪飞轻哼一声,道:“放心,只要你办到了,我们一定不会埋没你的功劳,必定会让全江湖的人都知道你的丰功伟绩!”
  ??????
  卡利城,闷热的天,即便是刚下过一场豪雨也没办法给人带来多少凉爽。
  此刻已是深夜,正是这座城市里最危险的时光。街道上的阴暗角落里,随时随地都可能在上演着罪恶。

  正如当年老毒枭埃斯科巴曾在这里所说的,这个世界不会因为足够的面包而和平,只会为了更多的金钱而战争。有的时候战争在电视新闻里,有的时候就在你我的身边。作为一个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成年人,你得学会对罪恶视而不见,否则,就有可能卷入战争。
  李牧野戴了一顶圆边礼帽,身穿清凉的体恤衫,趿拉着一双拖鞋,百宝囊和其他随身物品都放在背上的双肩包里,看上去毫无攻击性。穿过潮湿肮脏的街道,来到一家霓虹闪烁的酒吧门前停下脚步,抬头确认了一下招牌,老和家,一个充满江湖气息的名字,就这么公然挂着,微微一笑,推门而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又怎能没有酒和女人?
  烟雾缭绕的大厅里弥漫着酒精的味道,穿过散乱摆放的一张张桌子,径直来到吧台前。正在擦杯子的是一个身材丰满性感的中年女人,金发如浪,眼波含春,烈焰一般的红唇,跟着音乐的节奏嚼着口香糖,何止是风韵犹存,简直是风*入骨。
  “你想要点什么?”女人看着陌生的东方男子用西班牙语问道。
  李牧野坐在吧台前的长脚椅子上,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上的酒杯垫,这是上酒的意思,然后指了指女人身后的一瓶尊尼获加笑了笑。
  女人做了个先钱后酒的手势,拿到钱后微微一笑,开始娴熟的调酒。
  李牧野看似百无聊赖的样子,左右四顾。这地方门口不大,内部却别有洞天,大厅很宽敞,居中是个表演钢管舞的小舞台,周围散放着几十张桌子,此刻没有表演的,但喝酒的顾客却不少。有男有女,灯光下,有人在公然交易着丨毒丨品,黑暗的角落里,一个雏妓正不大情愿的坐在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醉鬼身上。
  在通往二楼的门口摆着一张桌子,一个鬓角斑白,身材肥壮的中年华裔男子正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酒,嘴里叼着雪茄,桌上摆的是塔罗牌。一把手枪就放在他手边随时可以拿到的地方。他长了一双漂亮的手,白而修长,十指尖尖,指甲盖泛着青瓷一样的光泽,正快速又准确的码着牌。

  李牧野从吧台女人手里接过酒杯,离开长脚椅子,径直走到中年华裔男子面前,坐在他前面的椅子上。
  “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吗?”李牧野用汉语说道。
  “嗯。”中年人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可以解释为介意,也可以表示允许。
  李牧野笑了笑,看着他的手,赞道:“好手法,比你快的没有你稳,比你稳的没有你快,你若是玩扑克赌钱,一定是个高手。”

  “高手低手,没机会出手就没分别,五十岁以后就没人跟我赌钱了。”中年人裹了一口雪茄,浓烈的烟气从鼻孔喷出,隔着烟雾眯眼打量着李牧野,叼着雪茄问道:“老弟,咱们以前见过面吗?”
  日期:2018-04-27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