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38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发生了什么事情?”
  “草坊失火了,外面的人在救火呢。”裴虔通狡猾的说道。
  杨广相信了。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宇文智及也开始动手了,他纠集一千多人来到杨广的行宫外面,劫持了巡夜的守卫,然后迅速布署兵力,分头把守了各条街道。

  这样节奏紧张的兵变行动虽然瞒过了躲在深宫中的杨广,却没有瞒过住在行宫附近的杨倓。
  杨倓是杨广的孙子,时年十五岁,是个十分聪明的小孩,平时深受爷爷宠爱,他的住处在江都行宫外面,所以能看到城内军队不寻常的动向,聪明的杨倓感觉情况不对劲,赶紧来到了行宫北门,想要进去和爷爷报告。
  但是,这时天色已经太晚了,按照宫里的规定,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是不能随便觐见的。而贸然对其他人说出自己的猜测,则可能打草惊蛇。在这个国事糜烂的时候,所有人都已变得冷酷、凶狠,不可以轻易相信。杨倓虽小,却懂得这个道理。
  于是,他对正在北门盘问的裴虔通编造了一条理由。
  “我突然得了中风,眼看就要死了,咳咳咳咳.请让我和皇上见一面吧,我要当面向老人家告别。”
  但杨倓的这条理由却有一个致命的纰漏,那就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中风呢?聪明归聪明,但没有阅历的聪明也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

  裴虔通立刻猜到了杨倓的真实用意,冷笑一声,把他抓了起来。
  日期:2017-12-24 10:24:02
  [87]
  江都城里里外外都已经遍布了叛军,但是行宫内有一部分守门的卫士还不是自己人,到了这天凌晨,裴虔通借着交接班的机会,用司马德戡派来的军队代替了他们。

  现在,司马德戡掌握了外城,裴虔通控制了行宫,宇文智及把守了城内街道,整个江都城都已落入了叛军之手。
  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往里冲。
  司马德戡和宇文智及领着军队从北门杀入宫城,和裴虔通理应外合,开始了大规模的兵变。
  睡梦中的杨广又听到了喧嚣声,只是这次的声音来的更加清晰、有力,而且好像离他的耳边越来越近。这个时候,杨广才意识到宫内可能发生了急变,他惊慌的从龙床上爬起来,想要逃跑,却突然发现,寝殿正门口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仓促之下,杨广连鞋都没有穿,光着脚从后门跑出去,躲到了附近的一条巷子。
  裴虔通和元礼带着乱兵追了过来,却只看到空荡荡的大殿,没有看到杨广的影子,只是那龙床还尚有一丝温热,似乎表明他还没有走远。裴虔通焦急的带着士兵四处搜罗,寻找杨广的踪迹。他们翻遍了宫里的床底、衣柜和各个角落,却还是没有结果。
  最后,他们不得不遗憾的带着失望从后门出去,准备继续他们的工作。这时,一位宫女突然轻步走出来,盯着裴虔通向旁边的巷子努了努嘴。
  裴虔通心领神会,乱兵们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大家立刻蜂拥而上,找到了杨广的藏身之处,就像拖一条狗一样把他拖了出来。

  在火把的照耀之下,裴虔通面无表情的验证了杨广的身份。一代.一代什么呢,一代昏君杨广就这样束手就擒。
  “你是我的旧部,为什么要谋反?”衣衫不整的杨广有气无力的质问道。
  “臣不敢谋反,但是将士们想回家,臣只不过想侍奉皇上回京罢了。”裴虔通冷冰冰的回应道,这理由实在有点牵强。
  “朕也正想回去,只为船只还没有到达。等船到了,我们一起回,好不好?”
  一起回?你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早干嘛去了。裴虔通不再说话了,转身留给杨广一个冷漠的背影,示意士兵们把他看好。
  政变到这里就算基本成功了。裴虔通让手下牵过来一匹马,准备把杨广押上去,到外面和百官见面(实际上就是游街),向大家宣布这个好消息。
  但是直到这时候,杨广仍然保留着平日那点迂腐的虚荣心,他居然嫌弃那匹马的马鞍太旧,说什么也不肯上去。

  裴虔通感到又可气又好笑,但还是满足了杨广的要求。他赶紧让士兵拿了一副新马鞍换上,杨广这才扭扭捏捏的骑了上去。
  乱兵们见状,欢声动地。
  日期:2017-12-24 12:06:12
  [87]
  从政变刚开始,宇文化及就吓得脸色煞白,打着哆嗦说不出话,部下有来谒见请示的,他也只是把身子伏在马鞍上,口中一个劲儿的念叨“罪过、罪过”。

  直到收到杨广被抓的消息,他这口气儿才算缓了过来,脸色也慢慢变得红润,恢复了往日嚣张跋扈的神态。
  等到裴虔通前来告知政变成功的时候,宇文化及更是变得十分帅呆酷毙,头也不抬的连连摆手。
  “还用把那家伙拉出来吗?赶紧结果了。做的干净点。快,要快!”(何用持此物出,亟还与手)
  刑场之上,杨广的爱子赵王杨杲不停地嚎啕大哭,这个孩子时年才十二岁,裴虔通被吵的心烦意乱,挥起一刀把他杀死,鲜血溅到杨广的衣服上。
  眼看爱子在眼前死去,杨广却没有感到悲伤,因为他的悲伤已经完全被死亡的恐惧掩盖了。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即将迎来的结局,只能用颤抖的声音说:
  “天子有天子的死法,怎么能用刀呢,给我取杯毒酒来吧.”
  这些日子以来,他总是贴身带着毒药,准备一有变故就服药自尽。但是可能是这天晚上跑的太过急迫了,慌乱之中竟没有找到。
  死到临头了还挑三拣四、叽叽歪歪,谁有功夫给你搞杯毒酒呀?乱兵们不耐烦去找了,他们粗暴的解下了杨广头上的练巾(头巾),勒死了他。
  可怜隋炀帝风流荒唐一生,最后就死在一条头巾之下,连死前最后一点小小的要求都无法满足。而且死了之后连一副棺材、一块墓地都没有。萧后只能命人将一张床上的木板拆开,钉起来做了一副小棺材,然后把杨广和赵王的的尸体装进去,在野外草草安葬。
  直到半年以后,江都太守陈棱才打听到了杨广的埋葬之处,然后用搜罗到的一批宇文化及扔下的仪仗,吹吹打打把他和罹难的王公大臣改葬到了当地的吴公台。
  武德五年,已经完全稳定的唐朝,又以皇帝的礼节把他改葬到了雷塘。这时候的皇帝是李渊,这个表哥还算够意思。

  二零一三年四月,扬州市邗江区西湖镇曹庄村,一个房地产公司在施工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两座隋唐古墓。经考古专家实地鉴定,其中一座的墓志上显示墓主人正是杨广。而更巧合的是,这个房地产公司老板的名字居然叫杨勇,名字一如那个被他害死的亲哥哥。
  历史就是这么精彩绝伦又令人着迷,时光恍惚过去了一千五百年,一代昏君杨广的真身就以这样不可思议的方式曝光在了世人面前,只是他那迷一样的事迹还等着后人去探究、挖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