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2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
  萧晋嘴角带笑,看在房代云的眼里,却是胜利者充满讽刺的笑。
  “给我一个理由!”他隔着茶几望着萧晋,话语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萧晋眉头微微一蹙,手里的酒杯下一刻便在房代云的左膝盖上碎裂。房代云又是一声痛呼,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
  萧晋站起身,又走到了酒柜前,一边倒酒一边说道:“现在连小学生都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你居然还一无所知,实在是令人失望啊!”
  房代云双手摁着地面,面目涨红,嘶吼道:“萧晋,你别欺人太甚!”
  “哈!”萧晋转身靠在酒柜上,“小爷儿就欺了,你能怎么地?房家的两个靠山都攥在小爷儿的手里,你觉得他们会帮你的可能性有多大?或者说,你打算自己跟我拼命?这样也好,起码能让小爷儿看得起你一点,来吧!小爷儿可以先让你个十下八下的。”
  房代云双拳用力的握了起来,身体因为太绷紧而开剧烈发抖,眼珠子上的血丝也越发的多了。
  然而,仅仅只是一分钟后,就像个漏了气的气球一样,他身上的那点儿气势迅速散去,拳头也松了开来。
  萧晋又笑了起来,在他面前蹲下身,拍着他的脸说:“这才对嘛!既然成了丧家之犬,那就该有丧家犬的觉悟,房家大少的架子什么的,等你在家里的地位恢复了再摆也不迟啊!”
  房代云猛然抬起头,眼睛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因为这件事,我几乎得罪了家里所有支持我的长辈,用众叛亲离来形容都不为过,还怎么恢复地位?”
  “你看,又开始犯蠢了吧!”萧晋走回到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道,“你是生意人,应该明白‘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个道理。
  尤其是在家族继承人这样重大的事情上,一时的得失根本算不了什么,只要你将来能够给他们带去更大的利益,他们一样会选择性的忘记你这次的失败。”
  房代云眼中的火焰更加旺盛了,口中却道:“我现在已经被剥夺了所有家族生意的管理权,仅剩一些股份,怎么可能给他们带去更大的利益?”
  “因为我会帮你呀!”萧晋指指自己的鼻子,笑的像个人畜无害的憨厚大叔。

  “你?”房代云脸上的怀疑毫不掩饰,恨意十足的说,“你别忘了,就是你导致了我如今这步田地。”
  “话不能这么说,我以前跟你无冤无仇,想要的也只不过是龙首峪山泉的独家开发权而已,所谓对事不对人,谁让你当初好死不死的非要过来跟小爷儿抢呢?”
  房代云一滞,咬牙道:“好,这个是生意场上的事情,我认栽,可龙雀酒业呢?后面我入股平易的那些资金呢?你抓着邓兴安的小辫子逼迫我家,分明就是敲诈!”
  “说到这个……”萧晋拖了个长音,笑容就变得阴冷下来,“房公子可还记得,在看守所大门口,你曾跟我说过六个字:朋友妻不可欺。
  现在想起来都可笑,一个刚刚才在我的姑娘那里耍过小手段的家伙,居然还能大义凛然的说出那六个字来,小爷儿要是不给你一点教训,以后还有什么脸出来泡妞?”
  房代云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他这才明白过来,那天萧晋对方菁菁发的火完全就是在将计就计的演戏,这个家伙的眼睛好毒,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这人呐,长得帅又有钱,绝不是错,”萧晋继续说道,“可要是觉得自己长得帅有钱就可以随便惦记别人的妞儿,那就是人品问题了。
  房代云,是你生生把一场生意的较量变成私人恩怨的,现在输了却来问我为什么,咋的?你们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就永远都是对的,错的只能是别人,是吗?
  哦,对了,顺便跟你多说一句,我这人心眼儿特小,最讨厌别人企图染指我的妞儿,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接坑死的,邓睿明就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之所以只是拿了你一点钱,是看在小雪的面子上,那丫头‘萧哥哥’叫了那么久,总不能白叫不是?”
  一切缘由都清楚了,房代云心里却没有丝毫的解脱。他能接受智商手段不如萧晋,却无法接受自己栽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抱负,最终毁于一点不该起的心思,叫他如何能甘心?
  “成王败寇,事到如今,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怎么?你还不服气?”萧晋冷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为什么的答案你也知道了,我很忙,房公子请回吧,不送!”
  房代云没有动,而是在稍稍沉默之后,爬起来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说:“我还想知道你会怎么帮我。”
  萧晋嘴角翘起,像只刚刚吃到了鸡的狐狸。

  “……哎呀!云苓,你什么护肤品都不用,皮肤居然还能这么好,真羡慕你,有时间我一定要去你们村子里多住几天。”
  女人和女人在一起,皮肤和化妆品是永恒的话题,十二楼的办公室里,方菁菁拉着郑云苓的手,看着人家的脸,毫不掩饰自己的艳羡。
  她们两人之前只见过一次,彼此并不是多么熟悉,所以郑云苓有些不大习惯她的亲热,脸蛋微微泛起了一丝粉红,低头用手机道:“萧晋说了,春节公司放假,他会来接你一起回山里过节,到时候你正好可以多住些日子。”
  方菁菁是孤儿,以往春节都是和董雅洁一起过,今年本来也是这么打算,可现在听郑云苓这么一说,顿时就犹豫起来。
  “这个……合适吗?我是说,春节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我这个外人跟着一起,会不会不方便?”
  郑云苓微笑着摇摇头,打字道:“所有被萧晋看重的人,都是他的家人,不光是你,听他说,小鸾以及房文哲和他们母亲都要来,贺兰鲛也会来,还有他新收的徒弟小纯,以及韵儿,要不是小柔家人都在龙朔、语儿还有演出,肯定也是要来的,过节嘛,人多才热闹。”
  听完郑云苓的解释,方菁菁心里对去囚龙村过节更加的向往了。
  她自小在孤儿院长大,每次过节都是集体活动,虽然没有父母家人的陪伴,却也非常热闹,后来长大离开孤儿院,就一直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跟了董雅洁,不过也就是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罢了,而且还是在董雅洁参加完家宴之后回来。
  但是,想起董雅洁对自己的恩情,再想想她独自度过新年夜的场景,她最终还是心中默叹口气,摇摇头,说:“还是不麻烦了,拜托你回头替我跟先生解释一下,我春节的时候另有安排……”
  “你能有什么安排?”一道不客气的声音打断了她要说的话,同时房门被推开,萧晋笑着走进来说,“雅洁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再说了,今年瑶瑶不在家,她得担负起陪伴家人的责任,估计那晚根本就没时间见你。
  退一步讲,就算她有时间,我也不同意你去陪她,小爷儿好不容易才把你从她的床上抢过来,哪有再送回去的道理?万一你俩喝点酒,她来劲了,对你动手动脚,你肯定不会拒绝,再发生点儿啥,我上哪儿喊冤去?”
  日期:2017-11-20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