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2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说那事儿还没过去呢,休想浑水摸鱼。
  他怔了怔,闷笑一声,果然不敢再提了。
  股东瞪大眼珠子,良久都回不过神,他悄无声息退出去,第二日早晨,这样美好的一幕,被传得沸沸扬扬,华南虎也有柔情,只是柔情太吝啬,只给了何笙,从不与外人知。
  世人皆知乔苍纵横黑帮商海,只手遮天无所畏惧,唯独怕何笙哭,她一哭,他就一点办法也没有,然而他捧着宠着疼着,她偏偏还是哭了。
  那晚照镜子,她发现眼角长出一条皱纹。
  这张没有瑕疵的脸孔,忽而横生枝节,她如同遭受晴天霹雳,惊叫一声躲进被子里,死活不出来,呜呜的哼唧,生生折腾了多半宿,怎么也哄不好。
  乔苍不舍扯痛她,不敢强上,连被子一同抱住,轻轻抚摸她脊背,为她顺气,她不断颤栗,蜷缩成一团,保姆惊慌失措,来来回回端茶送水,苦口婆心劝着,何笙闹累了,终于将被子掀开,脑袋钻出,湿漉漉的眼睛蒙了一层雾,“你看我,丑了吗?”

  乔苍挨近她,在耳朵后闻了闻,“不臭。”
  她扑哧一声笑,知道他故意的,“我问你丑不丑!”
  他耐心温柔,将她散乱的发丝一根根顺了顺,“丑也是给我看,我习惯了,你计较什么。”
  何笙被他气得直抽搭,一个字说不出,他见她这样子,无奈发笑,抹掉她睫毛闪烁的泪光,“原来为了这事。多大的人了,哭鼻子哭成花猫。”
  女人的韶华与青春,胜过黄金珍宝,多少女人成也美貌,败也美貌,而何笙便是这样女人的典范,她畏惧容颜老去,畏惧岁月刻薄,畏惧她不美的一刻,她的挚爱,她的风月,她的婚姻也戛然而止,支离破碎。
  乔苍相比她自己,还要更清楚她的脆弱。
  他从不说,从不立誓,可他心里画下了无数张,她牙齿掉光,白发苍苍,斑点丛生,皱纹堆叠的画卷,那样的面容,确实不美,甚至有几分恶心,他还是爱极了。

  若不爱何笙,他还能爱谁。
  她心烦意乱,握住他的手,“再过十年,我会长出许许多多,那时你看我,会嫌弃厌恶吗?”
  乔苍若有所思,脸色也凝重起来,并没有立刻回答,何笙整颗心都揪住,他这数秒的迟疑,仿佛一把匕首割肉般剌痛,良久后她才听他抱怨,“如果这十年,我命大,没有被你气死,我一定不嫌弃。如果我命薄,被你克得早日归西,我只能留下魂魄不入轮回,继续疼你。”
  何笙心里烫了烫,笑出一颗硕大的鼻涕泡儿,咕哝一句油嘴滑舌,都被你骗好多年了。两只手却情不自禁的缠住他脖子,眼眶通红。
  还真是,他这张嘴,说了数不清坑骗她的话,眼看着一年又一年,糊里糊涂的,要把她骗进坟墓了。

  手忙脚乱的保姆停下来,蹲在库尾长出一口气,总算雨过天晴,这世上,能降得住乔苍的女人,只有何笙,能降得住何笙的男人,也只有乔苍。
  他虽满口承诺,她还是担忧,隔天清晨送走乔苍上班,她急匆匆赶去丽人美容馆,经理得到消息早早站在门口等候,笑着为她推开门,“乔太太,您来得真巧,法国特供香氛,最适合蒸脸去皱,许多太太喜欢,我特意吩咐技师给您留了一瓶。”
  何笙递上白金卡,笑说你越来越会办事。
  经理前面带路,将她引上二楼,“乔太太的身份,我怎敢不上心。”
  壁灯点亮,香气扑鼻,何笙站在雾气涔涔的包间打量一圈,似乎除了隔音不好,一切都非常合心意,经理为她挑选了新出的组合热蒸,不多久技师赶来,往躺椅上铺了一张乃膜,她刚坐下,来不及脱衣裳,忽而听见隔壁几位太太的笑闹声,言辞中提到盛文。
  “乔太太,花颜泥…”
  何笙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示意他噤声,技师点了下头,比划口型您需要时叫我,便退出房间。
  只隔了一堵墙,有些模糊,也能断断续续听到,似乎是一向与她不睦的刘太太和少有往来的伍太太,其余两三个,她听声音认不出。
  刘太太说,“盛文公关部纳贤,来了一批津英,其中叫兰瑟的,是留美高材生,皮相十分漂亮,那天我在餐厅还瞧见了,和乔先生一辆车,不知送她去哪里。”
  伍太太格外大惊小怪,“果然没有不偷腥的猫啊,何笙春风得意,我还当真以为她日子过得多滋润享福,敢情和你我一样,对老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有学问,有脸蛋,办事得力,你口中的兰瑟,最招男人稀罕了。”
  刘太太掌心抹了些油,朝脸上扑打着,“哎呀,盛文房产大获全胜,又进军彩妆领域,给知名品牌投了不少股,兰瑟就负责这一块对接,女人市场一向赚钱,得力是一定的。”
  “保不齐,车上还做了什么呢。”

  她笑得奸诈,“现在的老板,不都好那一口吗。”
  笑声愈发浪荡,八字还没一撇,她们迫不及待猜测这场韵事了。
  盛文竟然添了这号人物,消息瞒得倒是紧,秘书天天往别墅来,一点口风没谢露。按照这些长舌妇说,兰瑟似乎来者不善,有所企图。
  何笙疑心重重,也没了心思美容,荫沉着一张脸离开会馆,司机正准备睡会儿等她,忽然后门被拉开,整辆车狠狠颤了颤,透过后视镜,风雨欲来,也不敢多问,一踩油门原路返回。
  何笙有把握乔苍绝不会不知分寸,肆意胡来,可对方若是高段位的职业狐狸津,借着工作当踏板,朝夕相处迷惑,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这样的赌注,她押不起。
  正巧乔苍那几日犯了大错,何笙嘱咐他买一套米白色的内衣,菱形手织的蕾丝,她配着白旗袍穿,省得透色。他记倒是记下了,只是买的时候匆忙也生疏,错拿了一件汝白色,镂空圆的蕾丝,她便不干了。
  骑在他身上撒泼吵闹,差点挑翻了房盖,满口质问你是不是买了两套,一套送给外面的金屋藏娇,一套送了我。

  乔苍眸子亮如星辰,好看极了,他说还有这样的美事,那我两套都送她。
  何笙被气笑,不肯爬下去,用力骑着,他轻而易举坐起来,胸口挂着她,往楼下一边走一边说,“乔太太不妨打听,谁不知我家有悍妇,哪个金娇有胆子和你抢。”
  何笙本也不气,仅仅提点他一下,如今盛文来了一个妖津,她打一针预防,总没有坏处。
  不过到了这份儿上,他还不坦白,十有八九猜中兰瑟的心思。
  她转念一想,回味过来,两手掐着他脖子,“悍妇?谁是悍妇。”
  乔苍稳稳托住她屁股,目光在她张牙舞爪的手上掠过,挑眉含笑,何笙扬起下巴,刁蛮泼辣,“打是亲,骂是爱,我对你又亲又爱,你得知足。”
  日期:2017-12-24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