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1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长久沉默,失魂落魄。
  何笙,她不是爱吃桂花糕吗。怎么忽然变了口味。
  原来人都是会变的,无论曾经多么钟情,多么在意,多么熟悉,终将随着时间,随着更多经过的人与风月,而忘却。
  司机拨动方向盘,没好气嘟囔,“真是黑白颠倒,使用不光彩手段抢走人妻,早晚会遭报应。”
  周容深并没有听到司机的抱怨,他所有心思都倾注在乔苍说的最后那一句。
  何笙会撒泼。
  记忆里,她总是那般温柔顺从,乖巧懂事,偶尔超出了他的掌控,也一定是为他做什么,而不是任性刁蛮的缘故。
  她会哭,会委屈抿唇,会低下头,会小心翼翼说,我不敢了,你别气。

  她会洗手做羹汤,会为他熨烫衣服,收拾行囊,擦拭书桌,披件衣裳。
  唯独没有撒泼。
  她若是吵闹起来,是不是非常有趣。
  车在市局大楼外停了一天,三楼的一扇窗,纱帘迟迟没有拉开。
  秘书从军机处拿到了一样消息,抵达办公室,敲门无人应声,他试探推开进入,发现周容深并不在,桌上亮着台灯,整体却昏暗,还摆放着一幅没有作完的仕女图。
  画上的女子,穿着不是长衫,而是…素纱。一套未来得及着色的泳装,伏在岸上,长发披肩,娇喘连连,韵味十足,极其美艳。
  可惜周容深心思不整,画作结构潦草,仓促,匆匆忙忙勾勒出轮廓,没了往日的津雕细琢,有些粗糙应付。
  他大约心情不好,否则他的技术不知能画得多漂亮多传神。

  炉子里燃烧着两三颗安神香的香饵,这不是寻常的香料,老百姓根本碰不到,几十位中药津心调制,广东的官宦名流,大多用这个去味儿,宁神,助眠,也可治疗中风,周容深几乎长年累月不点香,他一旦使用,必定是头痛。
  秘书拿一支竹枝放进茶杯里浸水,透过香炉镂空的洞,伸入里面洒了洒,香饵泛巢很快熄灭,香雾也淡了。
  他将画轴卷起,用镇纸压住,收拾好桌上的狼藉,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听到里间传来鞋子摩擦地面的声响,窸窸窣窣片刻,门便开了。
  周容深脸色不十分好看,额头掐出一大片红痕,整个人疲倦而沉闷,“什么事。”
  秘书吓了一跳,“周部长,您不舒服吗。”
  他没吭声,走到桌后坐下,随手将画纸又铺开,他凝视几秒,握笔蘸着墨汁,重新描摹,秘书不敢打扰,立在一旁等候,大约过去十几分钟,越画越不是周容深想要的,他猛地甩掉毛笔,笔跌撞在桌角,活生生撅折,他不理会,更凶狠抓住画纸几下撕得粉碎。
  秘书屏息静气,低垂着头。
  画不出,他下笔如何深情,如何留恋,也画不出她的样子。
  他绝望闭目,头痛欲裂,握拳砸了砸太阳x`ue ,沙哑说,“你讲。”
  秘书走上前一步,“公丨安丨部正在秘密着手调查金三角掩埋的真相,已经出了三四分眉目,萨格说得不错,乔苍犯下的绝不是韩北替了的那些罪,还有不少隐藏的,比如他亲手了结的人命。只要坚持下去,不出半年,乔苍所有不可告人的马脚,势必全盘暴露。”
  秘书觉得这是好事,能让周容深高兴,他继续大声说,“周部长和他斗了十几年,结下夫人这么大的恩怨,总算是到您出口恶气的时候。”

  “撤。”
  他忽然开口,就说了这一个字。
  秘书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他不可置信问,“您说什么?”
  周容深有几分不耐烦,“我让你通知公丨安丨部调查组,撤手,不再继续。”

  秘书大惊,“为什么。”
  他淡淡蹙眉,“这世上不是所有事,都能追出原因和结果。”
  “可是公丨安丨部把调查乔苍作为上半年的头等大事,无缘无故撤销,需要理由。”
  “理由是。”周容深打断,“我让撤。我来经手。韩北顶了他全部的罪,正在服刑。萨格临死不过为了找垫背,不足为信。金三角他仇敌多,作假也不是说不通,还需要什么理由。让调查组来找我。”
  秘书身体晃了晃,无力垂下手臂,周容深一言不发,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秘书苦笑,果然还是这样。
  他无声无息退出,关上门。
  室内没有光亮,只有一片浓烈的黄雾。
  桌角熄灭的灯,在周容深视线中重影,他轻轻晃了晃,才勉强恢复。
  大好良机,一旦错过,便再也没有第二回。
  他很清楚。

  只是乔苍这面旗帜真的倒了,南省的风云变幻不要紧,他什么都不怕,也什么不顾忌,他只是怕,何笙会不会因此很透他,连一句话都不说,甚至一面也不肯见。
  她当初为了假死的他,变得那般冷血恶毒,吞噬常府,杀了数条命,也曾与乔苍为敌,如果她女儿的父亲败了,她的家毁了,她会变成什么模样,他宁可做一次可笑的可悲的无名英雄,独自心疼,也不愿看她绝望,看她痛恨的眼睛。
  乔慈两岁时,为了逃学,不被保姆找到,险些把自己藏在马桶里溺水。
  乔苍从卫生间把她捞出来,她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还沾染了一股除臭剂的味道,他面色荫沉,打又不舍得,只骂了几句,这可不要紧,本就不知乖巧为何物的小祖宗乔慈彻底炸毛了,两条小短腿用力扑腾,最严重一脚,踢中了她老子的下巴,她大声哭闹我不去水帘洞!
  何笙为哄骗她,把幼儿园说成西游记里的水帘洞,有山有水,有花草,还有一堆小猴子,乔慈高兴得不行,等去了一瞧,当场撒泼,哭得老师没辙了,将正在开一场外宾会议的乔苍请去,这才把趴在栅栏上嚷嚷要自杀的乔慈给抓下来。
  乔苍宠爱大的,可不放肆小的,晚饭不给吃,乃也不让喝,硬生生饿了一天,原以为她认输了,可到底是他的骨血,像极了他幼年时的模样,小骨头摸着轮,实际上硬得很,叉腰梗着脖子,一句丹田气十足的不去!乔苍顿时气笑了。

  俗语说,欠下的债早晚要还。
  娶了个无法无天的婆娘,生了个不服管教的女儿。
  一天不闯祸,他都要烧香。
  世人说,乔总可真有意思,在外面是雄狮,眯一下眼睛,泰山抖三抖,回家却是受气包。
  盛文的股东一次突然拜访,保姆忘了遮丑,直接请进了客厅,留下一句先生在客厅您随意,便匆忙去泡茶,股东朝里面走了几步,沙发上何笙窝在乔苍怀里,指着果盘内的葡萄,让他剥了皮再喂,乔慈何时掉在地上,这两人都不知道,乔苍一只脚还不小心踩住那苦命的女儿衣襟。
  他在夫人面前当真一点脾气也没有,仿佛换了一个人,直到整盘葡萄都剥完,才顾上喝一口水。
  他未曾察觉躲在玄关处的股东,看着何笙,眼底的温柔险些溢出水,“今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