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175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浩鹏一听萧红亚如此问,内心咯噔了一下,不过还是说道:“我在北京。”
  “你怎么又去北京了?”萧红亚又问,万浩鹏果然和安妮洁在一起,果然钱青秀说的话是真实的,萧红亚问完这话后,内心说不出来的难过。
  “红亚,你是不是又听到什么传言了?我不想告诉你实话,是怕你难过,你告诉我,是谁告诉你,我和小洁在一起的?”万浩鹏索性大大方方地问道。
  “你原来真和她在一起啊。”萧红亚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当初她还吃钱青秀的醋,看来万浩鹏真正喜欢的人是安妮洁,他不是拿她当妹妹,而是一直爱着她。
  “红亚,你告诉我是谁告诉你,我和小洁在一起?快说啊。”万浩鹏急着问。
  “你们在一起是实情,何必要知道是谁说的呢?”萧红亚声音哽咽着。
  万浩鹏听出萧红亚在哭,她正怀着孕呢,她不能难过。
  “红亚,我在机场遇到了成斯瑶和余子俊,他们传出去的话你也信,如果我和小洁真有事,他们肯定会偷拍照片,再给你发照片是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不要相信别人的传言。
  红亚,成斯瑶和钱青秀联手了,无论是成斯瑶还是钱青秀说了什么,你千万不要信,不要她们的计,钱青秀肯定还说我在宇江也有别的女人,如果她这次没说,下次肯定也会说的。
  红亚,她们用意很简单,亲者痛,仇者快,这样的把戏,你还听什么呢?小洁要结婚了,她的男友是司徒家的独生子,你百度一下知道司徒家是什么样的企业,她是不知道如何对书记讲这件事,才跑到志化县找我的,她昨天午到志化县的,我下午送回北京了,正好在机场遇到了成斯瑶和余子俊,你也知道余子俊绑过小洁,小洁还是很害怕他的,躲我身后,不敢见他。
  小洁一个人跑到了志化,我要是不亲自把她送回北京,万一她在路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交待呢?我本来要带去宇江的,可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书记,这件事也急不得,只能给她时间是不是?
  红亚,我没有告诉你这些,是怕你多想,而且红亚,糊涂清醒要好,特别对于女人来说,幸福的都是糊里糊涂的,你是我万浩鹏的老婆,这辈子我们会一起白头到老的,如果一个人传一句给你怀疑我,以后我的事业越来越成功时,对手不会是成斯瑶和钱青秀这种仅仅是传话,还会各种陷害,甚至与我在太平镇一样PK照片的。
  红亚,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你百度一下,会弹出很多这样的例子,除了相信我,你听别人的话有意义吗?只能让自已难过,无端地增添烦恼罢了。
  红亚,我送小洁来北京,还有别的事情,我从北京要的钱被郝五梅生硬劫了一千万走,我为了让丰年来我身边工作,只能任由她的手伸过来,没有丰年在我身边,志化县那么多的建设,我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
  在宇江,我有吕哥,在志化县我要靠丰年。这些事情,我不想让你知道,你好好养着好不好?要相信你老公,这辈子你永远是我最最好的老婆,真的,红亚,我欠你太多,太多,我一直在努力迷补你。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来志化县住着,只是我没我妈那么照顾你,志化县的住宿环境也没有宇江好。

  我不是不陪你,红亚,做梦都想守在你身边,陪着你,陪着你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成长,我多想当爸,你知道吗?我已经害你失去一个孩子了,红亚,这个孩子一定一定要好好的,不要听这些人的话,除了我,吕哥和蓝馨姐还有武训的话,别人的话,你记住了,一定要当耳边风,否则是让自已白白难受一通,知道不?”万浩鹏急了,使出浑身力量安慰着萧红亚。
  萧红亚一听万浩鹏这么说,又觉得自已好小气啊,说好的要相信他,说好的不再乱吃醋,怎么又要听钱青秀胡说八道呢?而且算万浩鹏再喜欢安妮洁,刘佳丽和莫向南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万浩鹏知道轻重,怎么可能真敢和安妮洁有什么呢?
  这么一想,萧红亚难受的心情一下子消失了,她又相信了万浩鹏,而且这一次,她想好了,一定听万浩鹏的话,以后谁再传话,她都要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已的男人,哪怕他真在外有其他的女人,只要她永远是他的老婆,只要这个男人还愿意这么安慰她,哪怕骗她,证明他在乎她的。
  “浩鹏,我信你,以后我一定再不听这些传言了,坚定不信地相信你。你工作那么大的压力,我不应该再怀疑你,再给你添乱的。”萧红亚接过万浩鹏的话如此回应着。

  “红亚,信我对了,现在不难过了吧?傻瓜。”万浩鹏松了一口气,笑着调侃了萧红亚一句,可内心还是心酸了一下,萧红亚越理解他,他反而越难受起来。
  第1374章 许诺
  万浩鹏把萧红亚安抚好后,出租车已经到了刘忠牵住的地方,可他一下车,安妮洁的电话追过来了,没等万浩鹏说话,她说:“你说给我电话,怎么等这么半天也没见电话响呢?”
  万浩鹏没想到安妮洁又如此依赖他,不是现在应该是依恋他了,如果以前的安妮洁只是依赖的话,她现在已经是认定了万浩鹏。
  女人和男人真的有太大区别,身子一旦交给哪个男人,很容易全身心地去爱这个男人,一如张爱玲,明知道胡兰成是个汉奸,是个花花公子,还自已大那么多,可她如同犯了诨一样,一头扎进了胡兰成的世界的之,终身也没走出来过,她的笔下那么多的爱情,那么多的男人和女人,她甚至把这个世界看得那么透,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她总结得那么到位,她说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同出一辙,抵到女人的心通常是要进入女人的幽径之道,那里才是直入女人心灵的通道,那里也才是让一个女人更加死去活来的守望者。

  很多女人一开始并不是爱这个男人的,和他床后,反倒死心塌地的爱着了。男人总是希望自己是女人的第一个男人,女人总希望自己是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男人做完那件事后,总担心女人纠缠他,女人做完那件事后,却总是希望男人更爱她,更恋她。
  男人和女人构了这个世界,也构了这个世界的种种矛盾和冲突,亘古不变。可是世界终归是男人的,男权主导着世界好多年,哪怕是武则天执政之下的盛唐,可用的人绝大多还是男人。现在更盛,能进入皇城之的女人越来越少,越来越成为希有之物了。
  万浩鹏是过来人,郝五梅曾经那么恋着他,成斯瑶也是,柳锦更是,有时候,他真的希望不是一夫一妻制,他不会爱得这么痛苦和无奈了,他对萧红亚的感情越来越深,那是一种视为亲人之间的感情,尽管没有激情,可萧红亚是他的左右手,断其之一,他会巨痛,也会极为不方便。
  萧红亚也好哄,她没有富家女的骄横,最最难能可贵的是她全部全部的身心都在万浩鹏身,可以说这个世界最最爱他的人是萧红亚,而不是安妮洁,安妮洁更多的在爱自已的爱情,只是把这种爱情投放到了万浩鹏身而已。
  日期:2018-04-2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