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生》
第1629节

作者: 方大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哪,这人疯了。”
  “太恐怖了。”
  “我去,这是人吗?竟然不怕痛。”
  “我不看了!”
  在座所有的女人纷纷侧目,望向了另外一边。

  见众人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谷钟大师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得意。
  他一脸得意地朝方小宇道:“不就是断一根手指吗?我谷钟大师已经修炼到燃指消业的境界,又何惧焚烧一指呢!”
  说到这,谷钟大师的脸色一沉,朝方小宇冷冷地瞟了一眼:“小子,你抓紧时间看热闹吧!小命不久了。哈哈!”
  他知道,方小宇已经中了自己女人的蛊毒,心想,此人必死无疑,是以无比的得意。
  “你放心,我命硬着呢!”方小宇笑了笑答道,并没有把蛊毒的事情放在心上。反倒对谷钟大师燃指消业的说法,有些感到疑惑。
  燃指消业是佛教里的一种说法,据说有一些高僧,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为了快速消业,会燃烧自己的手指以示决心用以消业。但能够达到这种境界的人,肉身已经不是真的肉身了,而是清净之身。燃的火也不是真的火,而是以菩提心为火。
  凡夫俗子不可能有这样的境界,就算强行把手指烧了,也消不了业。因为肉身是不净之身。必须戒行深厚,修为极高之人,才能达此境界。

  方小宇看眼前这谷钟大师,贪财好色,又怎么可能会是清净之身呢!不是清净之身,自然也就不可能具备燃指消业的修为,显然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想到此,方小宇便开启天眼神通,仔细打量着对方的手指。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好笑。
  只见此时的谷钟大师手里,正抓着一只青蛙,然后在青蛙的腿上缠了几块纱布,正用火在烧烤着那只青蛙。
  显然,这是巫法里的障眼法。
  方小宇学过梅山道法,自然也懂得一些。相传过去一些街头艺人,在大街上表演,脑袋搬家,或者是刀剖肚子的法术时,用的便是障眼法。
  此法又叫寄痛法。看起来,施法者是在受刀刑,事实上,他们用障眼法,让大家看到的是假的。真正受痛的会是一只小青蛙,或树木之类的东西。
  施法者把痛寄在了青蛙或树上,如此一来,自己就没事了。
  方小宇小时候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说是有一位梅山艺人,在街上表演开膛剖肚,众人看到的是明晃晃的大砍刀,把卖艺者人的肚子剖开了。
  结果,被卖艺者夺了妻子的一位仇家,却听身旁一位小孩说,他看到了一只青蛙被人剖开了。
  仇家知道,这小孩肯定是有阴阳眼,看到了卖艺者将痛寄在了青蛙上。他心中高兴啊!心想,终于可以报仇了。于是照来一面镜子,当着众人的面,对着这人的肚子一照,并喊一句:“大家看,一只青蛙被剖开肚子了。”

  话音落,只听一声惨叫,梅山卖艺人当场倒下身亡。
  后来,众人朝前望去,在不远处的一棵柳树上,发现绑了一只青蛙,那只青蛙被剖开了肚子,正滴着血。
  到这时,人们才知道,梅山卖艺人,是被人用镜子破了法才死的。
  偶然想起这个故事,方小宇心中一阵狂喜。他知道,镜子可以破法。今天正好可以借来,破了这妖人的邪法,免得这家伙祸害人间。也算是替天行道。

  “好家伙,今天我就破一次法试试看。”方小宇笑了笑,来到了魏瑶的身旁,问她要了一面小镜子。
  “你要干嘛?”魏瑶将一面小镜子递给了方小宇,不解地问了一句。
  “我要与人斗法。”方小宇笑了笑,旋即便将镜子打开,对着谷钟大师,喊了一句:“有一只青蛙烧死了。”
  话刚说完,便听“啪”地一声,陡然间从谷钟大师的手中掉下来一只烧焦了的青蛙,紧接着,又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痛。
  谷钟大师不停地挥舞着自己的手指,满脸痛苦地叫喊起来:“啊!痛死我了。我的手指……”
  由于指头缠绕了纱布,并粘惹了油,又用的是符火,一时间竟未扑灭。

  谷钟大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指被火烧焦了。等他甩指头上的火焰时,整个手指已经烧去了半截,像半戴烧黑了的柴棍,已是惨不忍睹。
  “啊……怎么会这样?”谷钟大师望着自己烧焦了的手指,一时间无比的沮丧。身为降头师,向来高高在上,曾几何时,又受过这等委屈?不仅如此,手还被烧了。
  此刻的他,杀了方小宇的心都有。
  谷钟咬了咬牙,望着方小宇手中的镜子,顿时无比的愤怒。
  他朝方小宇大声咆哮道:“小子,我要杀了你。”

  说话间,便从桌上拿了一只花盆,准备砸向方小宇。
  “别动。这里可是装了摄像头的。接下来,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会成为,法堂上的证据。杀人可是犯法的。”方小宇冷笑着朝谷钟大师提醒道。
  “王八蛋,害我损失了一半截手指。我……我和你没玩。”他咬了咬牙,想要发火,一旁的西玛丽立马拽住了他的衣角,轻声劝了一句:“亲爱的,别忘记了,你是降头师,又何必与一个快要死的人发脾气呢!”
  一听这话,谷钟大师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他知道,降头师是以阴毒见长,而自己的女人已经对方小宇下了蛊毒,接下来,这小子也活不成了。
  想到此,谷钟大师朝众人扫了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方小宇的身上,得意地笑了起来:“小子,你已经是半个死人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蛊毒钻心,血管爆裂而死。还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你就会死了。”
  “没事,不就是嗜血蛊吗?没有什么好可怕的。我皮厚,它们能不能进得了我的体内,还是个问题呢!”方小宇十分淡定地答道。对于女人对他放了蛊的事,他早就知道了。
  他笑了笑,低头用天眼神通朝自己的手腕一看,果真见到先前西玛丽小姐,送给他的那一串念珠里,有一些红色的虫子正附在自己的手臂上。
  不过,这些红色的虫子,只是在肌肤的表皮来回爬动,想要通过毛孔钻进他的血管,却怎么也钻不进去。
  因为方小宇早就用闭息法,将表皮给封住了。
  “哼!小子,别高兴得太早了。”西玛丽小姐不服气地笑了笑。
  忽见这女人用手轻以拍打了一下腰间,一只红色的腰鼓,只听“咚咚咚”响了几声。
  方小宇便立马感觉,到手腕上好似有虫子在蠕动。
  他低头一看,惊讶地发现,先前那些极小的红色虫子,只在眨眼间的功夫,便长大了,像吸血螞蝗一样,布满了他的左臂,密密麻麻,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妈呀!太吓人了。”
  “我的天哪!怎么会这样。”
  “太可怕了。”
  房间里的那些女人们,一个个发出尖叫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