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19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慌,他听得出来,这分明是未来的老岳父要亲自面试自己?一想到上次在省城王书记跟自己说的一番话,他本能推辞道:
  “你父亲肯定也挺忙的,想要跟我见面机会有的是倒也不急于一时,你说呢?再说我新到港口管委会,万事开头难,工作也却是挺忙的,要不.....”
  秦书凯话没说完,被冯香妞强行打断道:“行了行了,这事你别管了,等我通知吧。”
  说完这句话,冯香妞“啪嗒”挂断电话,明摆着心里不乐意了,这让秦书凯心里不由暗暗叫苦,他担心,就冲冯香妞平日里的倔强脾气,她不会在男女之事上对自己霸王硬上弓吧?
  甭管怎么说,目前情况下,他跟冯香妞之间的关系还算和谐,刚才一个电话的功夫,她不是被自己忽悠的立马去找冯局长商量对付匡明楼事宜?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匡明楼当初对身陷险境的秦书凯不够仗义的时候,可能做梦也没想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即便秦书凯如今走出了普安市,一样可以利用绝佳机会让他付出代价。
  有人说,国人内斗几乎成了一种习惯。
  《左传》里,“郑伯克段于鄢”就是个兄弟内斗的故事,春秋时,郑庄公为了铲除弟弟共叔段,先纵容,令其“多行不义必自毙”,一步步把他逼到绝处,赶出郑国。
  唐太宗李世民是个开明圣贤的好皇帝,但他的皇位是靠与诸位兄弟内斗而来的;明成祖朱棣的帝业是从他的侄子朱允炆手里抢来的。
  清康熙皇帝儿子一大群,相互间勾心斗角,拉帮结伙,传说四儿子雍正爷把‘十’字上边加了一横,下边往上一挑,把遗嘱里的十四改成了“于”四,于是,他的位置也是靠内斗得来的。

  近代史中被誉为“独夫民贼”的蒋委员长有不少失败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内斗。
  当年的**里山头林立,派系丛生,有桂系,湘系,川军,滇军,晋系,再加上老蒋自拉山头,分出嫡系和杂牌军,结果是各自为政,互不服气,到关键时刻,都不能拉兄弟一把。
  当然,老蒋最后失败主要还是因为他代表了少数地主和官僚资本家的利益,失去民众的支持,但是,如果没有内斗,也不至于垮得那么快。
  中国的成语里有,一山不容二虎,同室操戈,相互倾轧,勾心斗角,兄弟倪墙,反目成仇,文人相轻,同行是冤家等,这些都在不同的程度上反映了国人内斗的现象。

  秦书凯背地里要对匡明楼下手也算是近水楼台,毕竟在他手下混过,他对匡明楼的底细实在是太了解了,匡明楼这回真成了多行不义必自毙。
  再说党政办主任候沈玉把秦书凯送回去休息后,上了自己的车立马给谁拨打了一个电话,对着电话轻声汇报道:
  “秦书凯今天正式走马上任了,接下来需要做些什么?”
  电话里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指示道:“你现在首先要做好党政办主任的工作获得他的信任,顺便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自会安排。”
  候沈玉又汇报道:“今天上午,胡文武已经和秦书凯当着朱书记的面发生了冲突,当时胡文武口头上倒也没占便宜,被秦书凯气的脸红脖子粗走了,朱书记一句话也没说。”
  中年男人听了这消息显然颇为高兴,对候沈玉交代道:“既然胡文武和秦书凯已经撕破脸,都是省管干部,闹出动静来都定城很是不利,朱书记作为一把手绝对不会坐视不管,我们暂时要做的就是坐山观虎斗,需要的时候也可以适当煽风点火就行了,反正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谁倒霉咱们都没什么损失,我们要的就是把握机会,得到我们想要的。”
  候沈玉听了这话,意会点头:“我明白了,一定会执行领导的要求。”
  侯沈玉打完电话,往回走,到了家门口的时候脸色很是难受的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推门进去,刚进门就被一个人抱住,快步的走进卧室,嘴里还喃喃的嘟囔着说,宝贝,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想死我了。

  “能不能等等,让我洗洗!”
  “我无法控制,不如等重要的事情结束,你一起洗吧!”说话的瞬间,已经把女人扔到床上,男人剥落女人的衣服,粗暴的掰开,狠狠的撞了进去,不久就是嗯...嗯..”一声比一声急切的喘息,催促上面男人男人的动作。
  很快结束后,侯沈玉匆匆的跑进卫生间,很久才结束,抽出一条浴巾裹在胸前,出了浴室。头发被水打湿,薄薄的一层紧贴在脸颊、锁骨和后背上。也许真是刚刚接受过男人的洗礼,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也有种不可言喻的媚态。
  “沈玉,我说的话你还记得,以后你每天要记得准时回来,我一个人在家很想你,更想和你时刻缠绵。”宽阔的胸膛从身后贴了上来,带著浓重的雄性气息,炙热的手掌游移在裸露的肌肤上。
  “嗯,最近新来一个领导,可能很忙。”低低浅浅的应了一声。
  “是吗?上次你说的新来领导上任了,如果真是这样,希望定城的情况能有改变!”手便不老实的在腰臀间揉弄。
  “今天你回来太迟,我要再惩罚你一次。”不疾不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侯沈玉身体有点激动,知道肯定男人对自己还要有一次激情的时刻。
  男人低头吻了下的额头,直接抽走了女人胸前的浴巾,将她放在了卧室的床上,皮肤与皮肤摩擦,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侯沈玉不自觉的发出了声!

  第二天,太阳从东边升起,透过窗帘进入房间,秦书凯还没有起来,手机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秦书凯的心想,“这个时间点,谁给自己打电话?”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尾号是00001,手机号码来自定城市。
  看到这么牛叉的电话号码,他心里想不是大领导就是那个暴发户,狐疑着轻轻按下接听键,就听见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电话里大声说:
  “秦书记,你在哪里?我是朱家友!”
  “朱家友是谁?”秦书凯脑子里愣了一秒很快反应过来,“定城市委朱书记就叫朱家友啊,有如此牛逼的电话号码,那么就是市委书记朱家友了!”
  一大早还没到上班时间,市委书记朱家友亲自打电话到自己手机上?肯定有事!而且很有可能是十万火急的大事,秦书凯赶紧收敛心神,冲着电话回应道:
  “你好你好朱书记!有事吗?”
  “秦书记,出事了!”
  朱家友电话里的声音时分急促,话音里竟然带着一丝少见的焦虑,秦书凯预感到他即将说出来的话一定有什么不好的消息,或者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否则,以朱家友这种官场老妖的定力,说话的口气不会如此反常。
  他心里迅疾盘算开来,“难道是港口出了什么大事?自己新来乍到对所有情况一无所知,工作还没正式跟上一任书记交接呢,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可怎么好?”
  仔细一想,“对呀!反正自己刚到港口上任,既然工作还没正式交接,哪怕港口发生天大的事跟自己又有什么关联?说白了,自己现在还是等待市委安排工作的新同志,出什么鸟事和老子有什么关系,再说,你朱家友就安排赵德才把自己送到港口,工作却***不交接,不是故意为难老子?”
  日期:2018-11-0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