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1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穿白色的宽敞棉衫好看,比笔挺的衬衣柔和随意一些,她记得他还穿过一件花色上衣,在很多年前,像一只万花筒,要多纨绔有多纨绔,她一眼就瞧不上。
  她哪里知道,他是故意那样打扮,非要让她记住不可,恋与厌,爱与恨,不都是情吗。

  何笙轻手轻脚推开玻璃,走进庭院,站在榻子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手忽然探出,环绕盖住他眼眸,他身子本能一僵,下意识要握住这双手,来一个过肩摔擒拿,可动作才起,他蓦地想到是家里的小祖宗,唇角的笑意晕开。
  “怎么不偷懒了。”
  她不松,“知道你趁我不在,用了我的贵妃榻,出来算账。”
  “那也不能委屈,天色还早,多睡一会。”
  何笙笑眯眯说也好。
  她手被他握住,从眼睛上扯下,右腕横在眉心间,“几点了,也好什么。”

  十点了。
  她愤愤不平,“那你说还早!”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乔太太无理取闹,刁蛮霸道,欺凌弱小,是吗?”
  她一脚踩在石凳上,蹦着落地,扑入他怀中,手狠狠掐他的唇,“不是。我温柔贤淑,体贴可爱…”

  她说不下去了,红着脸和他一同笑出来。
  他继续看书,任由她在怀里折腾撒欢儿,她喝了一口他的茶水,苦得反胃,正要呕吐,那劲儿又过去了。
  她不安分晃屁股,往他胸口靠,随手握住飘落下的一枚花,花有许多瓣,她一层层揪着,别别扭扭开口,“你和常锦舟,之前做过吗?”
  乔苍没听清,他从书本内抬起头,“什么。”
  她舔了舔嘴唇,将光秃秃的花骨朵遮住一只眼睛,活泼娇憨,“你和上一任乔太太。”
  他嗯,“怎样。”
  她哧溜一下滑下去,他眼疾手快抓住她,平稳轻柔放她蹲下。
  “做没做过。”

  乔苍合上书本,“我和上一任乔太太的闺房事,这一任乔太太可以猜猜看。”
  何笙说肯定做了,否则她怎敢怀你孩子。
  他手指在她唇上点了点,“再猜。”
  她忽然烦躁,别开头不看他,“不猜了,没趣儿。”
  他轻笑出声,终是什么也没告诉她。

  何笙又开始犯困,她打了个呵欠,懒洋洋枕在他膝上,乔苍抚摸她玲珑白嫩的耳垂儿,“昨夜叫你起来喝水,都听不清。乔太太要不是故意的,就是耳朵里东西塞满了,该掏出来。”
  她最喜欢缠着他掏耳朵,他极不情愿,嘴上说让别人知道像什么样子,可每次都不拒绝她。
  她嗤一声笑出来,“你别报复我,故意掏狠了,把我变成聋子。”
  他修长干净的手指穿梭过她长发,兰花香气在空中荡漾,“那有什么关系,你聋了,我做你的耳朵,你往后瞎了,我做你的眼睛。”
  她抬起眼眸,看向远处摇曳的花,看向天际流动的云,她想了想,倘若瞎了,睁眼与闭眼都无分别,她不由打寒颤,抓紧他衣袂,“那我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世界里只有一片漆黑。”

  他掌心托起她长发,为她温柔解开不小心打结的发梢,“乔太太还有我,我不会嫌弃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看不见的你。我会耐心告诉你,盛开的杜鹃是什么颜色,下雨的庭院是什么样子,一天变幻不停的海岸,每一分每一秒的轮廓。我会辞去所有事,抱着你去触摸,你生活里只剩下我,我也只剩下你。”
  他说得太温柔,太美好,何笙莫名有些想哭,她张嘴隔着裤子咬他,“你个土匪头子,就会骗我。”
  这世界有什么好,花花绿绿,金光灿灿,世人爱极了它,哪怕它无情不公,哪怕它寒冷跌宕,还是舍不得走,可她根本不稀罕,她只是害怕,只是舍不得,再也看不到他。
  摸得到眼睛,摸不到眼神,摸得到唇,摸不到笑纹,她日日夜夜醒来睡去,欢笑吵闹,她瞧着他毫无底线纵容自己的样子,她多欢喜啊。
  记在脑海的一面,哪比得过岁月长河,看他一点点老去的安心。

  她翻身爬起,骑坐在他腰上,他忽而顺从举起双手,“乔太太先打开伞。”
  她不解,仰头看了一眼,伞合着,恰好阳光不燥,“打开干什么。”
  他比下流胚子还要坏三分,“乔太太喜欢露天,难怪最近在库上提不起兴致。”
  她呸了一口,唾沫星子刮在他脸上,他无奈闭眼,一丝长发纠缠他第一枚纽扣,解也解不开,不知怎的触动了心弦,何笙鼻子一酸,禁不住红眼眶,她不愿让他看到,圈住他脖子,趴在肩头,自己无声无息淌泪。
  何笙受过的那些苦难,折磨,屈辱,贫穷,流浪。统统都灰飞烟灭,她那时如果知道,她未来还有这样幸福的时光,万箭穿心她也肯换,滚钉板,下油锅,千刀万剐,她都愿意咬牙撑。
  乔苍受不住何笙撒娇,在别墅玩物丧志陪了她好几天,终于到了不得不办公的日子,秘书清早来接他,何笙扒在门框上,眼巴巴送他上车,乔苍走走停停,回头望她,让保姆将她拉进去,都快要瞧不见了,她忽然想起什么,踮着脚挥手大喊,“你晚上几点回来呀?”
  乔苍没听清楚,摇下车窗回应,“都带上了。”
  她一怔,咕哝了句老聋子。
  通往盛文的一条新街,是半年前刚开发出来,两旁的老楼拆了,建起了一座广场,窄窄的小吃城,中午晚上人山人海,早晨倒是好走,车刚驶入其中,另一路口停泊的军用吉普开了过来,正好并排慢行,车窗是合拢的,模糊不清,后座男子轮廓挺拔,侧脸朝外,格外沉寂。
  乔苍压下按钮,玻璃沉下,司机见状鸣笛示意,对方终于有了反应。周容深那张脸出现在缓慢摇下的玻璃后,似笑非笑说,“乔总到底是曾经威震四方的江湖龙头,即使金盆洗手,久不出山,闹一场声势浩大的寻人,也轻而易举。”
  乔苍手肘撑窗,语气松散而慵懒,“为了妻女,没什么事不可为,倘若周部长娶了娇妻,不也一样吗,你只是还没有寻到合适的机会。”
  周容深被触及痛处,面孔一沉,司机有些听不下去,他侧过头怒不可遏,“乔总这话,寻常人还真是没脸说出口。这世道变了,欠债的,豪夺的,倒有了理。”
  乔苍淡淡笑,“我从不欠债,至于豪夺,人生与两样密不可分,周部长比我更清楚。你能活到今天,官居显赫,豪夺和赌注,缺一不可。”
  周容深直视他,眼底漩涡泛滥,乔苍抬腕看了眼时间,遗憾说,“抱歉,周部长,还想好好聊一聊,可惜我时间仓促,内人傍晚要我带回一份西街的绿豆糯米糕,迟了卖不到,她会撒泼。”
  他说完这一句,司机心领神会,趁前方无人空荡,猛地一踩油门,驶离周容深的视线。
  日期:2017-12-23 18: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