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34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嘴唇很干,总是不知觉的舔来舔去的,这是下意识的 , 自从走进这条路 , 我就觉得人生都变得干燥了一样,总是在摩擦中度过,除了钱 , 就是要往上爬 , 没有任何多余闲暇的时间。
  车子到了机场 , 我们买了机票 , 庆幸伟大的内比都现在有直航,这边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我了,他们在怎么打口水仗,把失态升级,也跟我没什么关系了,我就是最后的掘墓人,是给谁掘墓,就看谁最后输了。
  所以,我要去内比都 , 公盘还有两三天才能举办 , 我先过去 , 把事情安排好。
  大刀消失了,阿勇也不见了,我都知道 , 他们是关键人物,我必须要做好准备。
  飞机直接飞到了内比都机场,我们下了飞机,走出机场,看着空旷的世界,一辆破旧的日本面包车开过来,老狗开了车门,走下来,说:“老板 , 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车了。”

  我听着就皱起眉头上车,老狗让人开车 , 我看着开车的人 , 我说:“没见过啊。”
  “刚来的,打昆 , 叫老板。”老狗说。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 说:“老板好 , 谢谢你给我这份工作 , 我母亲得了癌症 , 需要钱治病。”
  我听着就拍拍窗户 , 我说:“我不是搞慈善的 , 你拿我的钱,是要为我工作的 , 感激我最好 , 但是能把空调打开吗?这边的天气还有二三十度。”
  老狗笑了起来 , 说:“这个日本车已经行驶了六十万公里 , 什么都好,我们感叹日本人的工业水平,但是可惜的是 , 他的空调是坏的。”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 , 真的是刚刚好啊,什么不坏,他空调坏了。
  内比都真的热 , 这个时候 , 昆明也有七八度了 , 但是这里有二三十度 , 在车里,没有空调,那种滋味,任何人都能想的到。
  车子开到星辉酒店需要一个多小时,还好这里可以疯狂的加速,否则的话,我一定会热死。
  到了星辉,我下了车,老狗递给我一片绿色的口香糖,说:“消消火 , 我们的人都在附近的工地 , 需要我们 , 一个小时内肯定会到的。”

  我点了点头,跟铁棍他们上楼去,但是老狗他们没有跟过来 , 或许因为他们曾经是反叛军的缘故,所以,他们不愿意在这种公共场合露面。
  我进了星辉,拿出来贵宾卡,但是还没有刷卡,我就听到背后有人说:“阿斌,你果然比我想的要来的快。”
  我回头看了一眼,是刘贵,阿珍坐在他身边 , 摇晃着红酒,我皱起了眉头 , 走了过去 , 看着这两个人,很和谐 , 两个人都已经知道彼此的内心世界了 , 但是两个人像是完全不知道情况的人一样 , 和谐的相处。
  我坐下来 , 刘贵招招手 , 服务员就过来给我倒酒 , 这里的人很少 , 这里的金碧辉煌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我也不明白 , 大土司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投资 , 不过这就是我的短视 , 这里是内比都 , 是缅甸的首都,迟早都会繁华起来的。
  “阿斌,我现在一无所有了 , 手里的东西 , 都被你夺走了,作为人道主义,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一点什么 , 比如 , 让我们一起在公盘上赢一笔大的。”刘贵笑着说。
  我笑了一下 , 我说:“当然可以 , 公盘只要有钱就能玩,还是那句话,赌石不是稳赢的,相信我,就赌,输赢看天定。”
  刘贵举起酒杯,跟我干了一杯,喝完之后,他说:“阿珍,到楼上等我一会。”
  阿珍魅惑的看了我一眼 , 就乖乖的离开 , 她这个女人就是这么自信与听话。
  看到她走了 , 刘贵就说:“这个女人绝对是世间的尤物,在她找上我的时候,那段时间 , 我刚死了妻子,在悲痛中,我差一点就忍不住要跟她**了。”

  我听着就很诧异,我说:“这么漂亮的女人,你居然没有吃到嘴里?”
  “我很爱我的妻子。”刘贵认真的说。
  我听着他的话,觉得不可思议,从他的嘴里说出这种话,相信任何人都要怀疑一番的,但是,知道他的故事之后 , 我觉得这很正常。
  “想知道,她跟我怎么走到一起的吗?”刘贵说。
  我点了点头 , 我说:“这个时候 , 我觉得更了解她一些,对我们的未来更有好处。”
  刘贵笑眯眯的看着我 , 说:“我们真是天生的一对 , 如果我们能联手 , 相信整个星辉都是我们的 , 阿珍这个女人在五年前 , 我刚从大土司的手里爬起来的时候 , 他找上我了 , 那时候,我有一个敌人 , 很难除掉 , 他帮我干掉了那个人 , 让我得以在公司崭露头角 , 我很感激她,我以为,她牺牲自己的色相 , 出卖自己的身体 , 帮我干掉那个人,我一直到现在都很感激她。”
  我听着就很诧异,我问刘贵:“你没有想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帮你吗?”
  “他当然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必然他的弟弟拳头 , 在我站稳脚跟之后 , 我就推荐了他的弟弟拳头来大土司身边做事 , 他弟弟很有能力 , 帮大土司规划了很多东西,每年也能拿出来很多钱还利给大土司,所以,我在大土司身边就更加的牢固了,直到你的出现,我才感受到危机。”刘贵认真的说。
  我看着刘贵,我说:“也就是说,你一直都知道他们兄妹的关系?”

  “我不知道他们拿了大土司的钱亏空了,所以,那天在大土司那里,我表现的才战战兢兢 , 诚惶诚恐 , 我一直以为 , 他是个想要在星辉爬上去的女人,或者说,从我身边得到更多利益的女人 , 但是我错了,我只是她的垫脚石,他的目标与野心,比我想的要更强大,这就是星辉,让人惊喜又惊悚。”刘贵哈哈笑着说。
  我也笑了起来,确实,值得可笑,我问刘贵:“你下一步该怎么办呢?除掉她吗?”
  “想过,但是现在除掉她 , 大土司的钱也回不来,我跟大土司一直信奉一件事 , 就是别人怎么把我们的钱拿走 , 我们就怎么从他身上割肉,然后以此等价的交换 , 重要的不是这个女人 , 而是他背后的人 , 我相信 , 大土司也相信 , 他能从这个女人身上把钱拿回来。”刘贵说。
  我点了点头 , 刘贵说:“现在股价已经到了七十五块 , 大土司准备把股价弄岛一百块就收手,还差六个亿 , 我们有两亿的资本 , 也就是说 , 你要帮我们赚四个亿 , 我知道这很难,每一次赌石,你都会精疲力尽 , 我这个人是最现实的 , 我从来都不相信人可以一直赌赢,但是至少你现在没有输过,我希望你在赢一次 , 这一次赢了 , 你就得到了认可 , 大土司的认可。”

  我听着就靠在沙发上 , 我说:“上次赢的那块料子,其实是我们输了,我没有勇气在切第二刀,只是运气刚好好那么一丢丢,切一边带色的,又遇到了一个巨贪愿意帮我们处理,这次,可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不过,我还是会求求我爷爷保佑我的。”
  刘贵皱起眉头 , 表示很困惑 , 说:“我记得 , 你爷爷已经死了。”
  “是的,否则,他怎么保佑我呢?”我笑着说。
  刘贵听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 指着我,说:“你真幽默。”
  我也笑了一下,但是很快就严肃起来,我说:“大刀呢?他是唯一的变数,他的存在,会给我们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如果控制不好大刀,我相信,一切都会白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