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2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愔愔沉默了。在绑架事件之前,她只是非常欣赏萧晋的才华,并不觉得他跟自己有什么可比性,但在经历过废旧厂房里发生的一切之后,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萧晋与父亲初次见面时就敢口出狂言,为什么父亲从一开始就与他平辈论交。
  她与萧晋确实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萧晋一直都在她父亲的那个层次,即便很多地方都不如,但迟早都可以达到。
  若论做生意,她当仁不让,可要跟花花公子斗情,已经率先献出了自己心的她,怎么可能赢得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同意来英国么?”董初瑶再次开口,“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对父母的逼迫毫无办法么?不,我只是需要一个远离他的空间来好好整理自己的感情。
  因为我也很不甘心与她人分享,所以我要彻底的想清楚,离开他、和与人共享他,到底哪个更痛苦,哪个更幸福。
  现在你明白了么?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只要喜欢上了他,你就只剩下这两个选择,根本不可能有第三条路可走。假如,我是说假如你用了什么手段成功赶走了那些女人,相信我,你也会同时失去他的。”
  夏愔愔猛地握紧了拳头,不无痛苦的说:“可我父亲一手打造出来的事业,决不能让一个心无法完全在我这里的男人染指。”
  “你以为他会在乎么?”董初瑶毫不犹豫的讽刺道,“说句不敬的话,夏伯父如今的财富和地位虽然是世间大部分男人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在他的眼里,不过是财务自由罢了。
  记得姐姐跟我说过,他曾很明确的表示,夏伯父所拥有的一切只是他人生规划的第一步,仅此而已。”
  夏愔愔瞪大了眼,但很快又恢复了黯淡。她听过这句话,而且还是听萧晋亲口说的,就在她的父亲和萧晋初次见面的那一天。同时,她也终于明白,她其实和她所看不起的那些乡下村妇一样,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在萧晋的眼里,只是个漂亮姑娘。

  良久,她深呼吸口气,苦笑着说:“瑶瑶,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但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让我一无所知自以为是的去做、去激怒他,对你不是更加的有利么?”
  董初瑶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幽幽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他心里到底装着怎样宏伟复杂的抱负,可我知道,他其实一直都活得很累,就像是一根时刻都绷紧的发条一样,也只有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才会稍稍放松片刻。
  你喜欢上他这件事,我不怪你,因为爱情总是那么突然,没人能够控制得了;你的骄傲让你不肯放弃,我对此尽管不喜,但同样我也控制不了。所以,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给他增添困扰,至少我不想用让他更疲惫的方式来获得胜利。”
  现如今,世界上的人口已经逼近了八十亿,在这么庞大的基数面前,个人的喜怒哀乐都会显得非常渺小和微不足道,无论你的人生有多么痛苦,遭受了多大的挫折,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生活还是一样要过。
  萧晋不知道夏愔愔和董初瑶见面之后都说了些什么,只是第二天晚上再接到董初瑶电话的时候,愕然得知她们两人竟然是在一张床上过的夜,而且听女孩儿口气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问柳白竹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对此,他只能无语感叹:女人之间的友谊果然是这世间最不可能解开的难题。

  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好事,他那颗吊着的心总算能轻松的放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头扎进了配药小屋,和郑云苓一起将涉及到金肌草、三花七叶荆和噬心蜂毒的所有药方都研究了一遍,刨去毫无实用价值的一部分,整理出了十几例涵盖外科和内科的药方。
  而且还在老族长梁庆有的强烈坚持之下,在他身上实验了其中两种,效果非常的好,到萧晋离开再次去龙朔时,他已经可以不用拐杖就站起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天里他接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陈康安打来的。这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年轻人完美诠释了商人毫无廉耻见风使舵的本性,一上来就先是大大的恭喜了萧晋一番,然后话里话外的就表示忠心,愿意紧紧的团结在他萧晋的周围,唯他马首是瞻,一起努力,一起发财,还坚持将鸢鱼酒吧剩下那六成的份子全都转到了贺兰鲛的名下。
  萧晋对此自然是持“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态度的,谁让陈家好死不死的非要吞掉他心爱的雨娇姐呢?事先收取一点利息,也是应该的。
  第二个则是房韦茹。他原本以为这女人是想通了他让房文哲带过去的话,却不料人家是代表了房家来和他约时间谈判的。
  这很有意思,房家收到邓兴安传过去的信息之后,知道事情很难转圜,竟然想出了打感情牌的办法,并且找的不是与他关系更好的房代雪,而是更加精明的房韦茹。
  明白便宜被一个离心的房家人占了也比被外人夺去强的道理,这起码证明了房家并不全是蠢货。
  萧晋很想知道房韦茹会怎样利用这次机会,所以很干脆的答应了她的见面请求。

  至于在这个事件中损失最为惨重的房代云,他连想都懒得想,一个能力和野心不匹配的蠢货而已,根本没有与他对立的资格。
  进城那天的一大早,他在周沛芹的帮助下收拾好要带走的绣活,便推开了沙夏的房门。
  这个东欧女杀手的刻苦很是令他汗颜,大早晨的饭都顾不上吃就开始了吐纳修炼,甚至都让他生出了“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念头。
  “我要走了。”他站在床边对沙夏说,“虽然村里很安全,但毕竟我离得太远,有什么突发状况都没办法及时赶回,所以,我不在的这几天里,麻烦你替我照看一下我的家人。”
  沙夏睁开眼,略有些意外的望着他,问:“你已经彻底相信我了吗?”
  萧晋撇撇嘴:“相不相信有什么所谓呢?我不可能去哪儿都带着你,既然总要让你和我的家人呆在一起,那不如索性就将这个信任给你,只希望我们之间的故事不会变成东郭先生与狼。”

  “这个故事我听过,”沙夏又闭上了眼,淡淡说道,“但我是不是狼不重要,而你却绝不是东郭先生。”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你怎么想吧,总之,拜托了。”
  说完,他转身要走,却听沙夏在又身后开口:“放心,在学会你的功夫之前、一年之约结束之前,我是不会背叛你的,这是一名杀手必须遵守的契约精神。”
  萧晋笑了,一边为她关门一边说道:“还是那句话,女孩子傲娇的时候,要搭配上一点点脸红才可爱。”
  院子里,周沛芹、郑云苓、小月、二丫和贺兰艳敏都站在他的行囊前等着,有些奇怪的组合,却实打实的都是他的家人。
  亲亲闺女的脸蛋,再揉乱二丫刚刚扎好的头发,然后拍拍贺兰艳敏的小脸之后,他这才抱了抱周沛芹,抚平她眉心的愁绪,柔声说:“又不是第一次出门,干嘛哭丧着个脸呀!”
  周沛芹用力抓着他的衣襟,不舍道:“我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妇道人家,帮不上你什么忙,甚至你在山外面做些什么都不知道,但我是你的婆娘,我只知道最近这些天,你每次出去都会带一身的伤回来。

  日期:2017-11-19 0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