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生》
第1628节

作者: 方大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小子,看来,你挺看不起,我们泰国的佛牌嘛!”
  谷钟大师的脸色中掠过一丝阴冷的笑意,话锋一转道:“既然,你不相信这项链可以上起到镇魂安眠的效果。那我们不防来做个实验吧!如果你口念三声‘安眠镇魂,离苦得乐’十分钟之内,要是没有打瞌睡,我谷钟大师,把这里所有的法器送给你。”
  方小宇仔细瞧了瞧,很快便用天眼神通看到,项链的里头暗藏着一张目面狰狞的鬼脸。是一张男人的脸,显然,这是一个怨气极重的猛鬼。
  他笑了笑道:“行!难得谷钟大师有此雅兴,那我就配合你做这个实验吧!”
  方小宇微笑着将手伸了过去,准备把那一根项链接过来。现在他的体内结了龙魂气魄,又是万山巫王,自然不会惧怕鬼物。
  “好!够胆。”谷钟大师先是一阵得意,继而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冷冷地喝问道:“要是你打瞌睡了怎么办?”
  “要是我打瞌睡了,你桌子上的这些东西,我全按高价收购。”方小宇一脸认真地答道。
  “不,我只要你的一根手指就好了。”谷钟大师冷冷地笑道。
  “这怎么可以……”一旁的冰川海紧张地答道。

  “谷钟大师,这不好吧!”席梦瑶也跟着劝了一句。
  “闭嘴,这是我和这位先生之间的赌约,与你们无关。”谷钟大师冷冷地喝了一句,咬了咬牙朝方小宇道:“小子,待会儿你戴上了聚灵项链,并念动了催眠咒,要是十分钟之内没有打瞌睡,算我输,到时我也自断手指。”
  “你们疯了……”席梦瑶大声喊了一句。本想站起来阻止二人。
  一旁的冰川海却摇了摇头道:“让他们去吧!有人要做死,拦也拦不住。”
  他知道,以方小宇现在的修行境界,就算有阴体附身,也干扰不到他。自然也就不会替方小宇担心。至于这位降头师,他要自断手指,那是他自找的。
  “可是,方小宇这小子……”席梦瑶说到这,有些生气地朝方小宇瞟了一眼,咬了咬唇道:“方小宇,降头师口无戏言,立下毒誓,必须做到。你要是输了,这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没事,我说了。我命硬!”方小宇微笑着答道。
  “好,我就喜欢这样命硬的人。”谷钟大师得意地笑着把手中的聚灵项链,交给了方小宇。
  见方小宇不怕死地接下了项链,席梦瑶恨得牙痒,她用手指了指方小宇,想要说点什么,一时间却找不到说辞,索性不去看他。
  “小子,念啊!念‘安眠镇魂,离其得乐’。”
  “行!我念。”方小宇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便将聚灵项链,戴在了脖子上,紧接着便念了三声‘安眠镇魂,离苦得乐’。
  见方小宇已经念了这句话,谷钟大师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得意。与此同时,早就暗中在结手印,并不停地用手指拨动手腕上的一串念珠。
  “小子,闭上眼睛。快睡吧!只要你闭上眼睛了,今天老子非断你的手指不可。”谷钟大师拨动念珠的同时,心中一阵狂喜,想到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方小宇的手指给折断了。他就无比的激动。
  冰川海和冰盈小姐二人的脸色,显得有些凝重。饶是如此,他们仍然相信,方小宇有能力战胜谷钟大师。
  小天后和魏瑶二人的脸色,则显得轻松多了。她们知道,方小宇的命格强硬,而且已经是金丹后期高手。二人见识过方小宇太多的奇迹,自然不会把一个小小的降头师放在眼里。
  倒是一旁的席梦瑶,吓得额头渗出了微微的细汗。
  她倒不是担心方小宇,而是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一个人断手指。
  整个包间里的气氛无比的紧张,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
  眼看十分钟就要到了,此时的方小宇,却丝毫没有一丝的困意,只是静静地望着降头师谷钟大师。
  “还不睡吗?还不睡吗……你他娘的倒是给我睡啊!”谷钟大师心中骂骂,脸色中掠过一丝尴尬,额头都渗出汗水来了。
  按照以往的贯例,只要他催动密咒,戴上了聚灵项链的人,哪怕在百里之外,都会受到密咒的影响,昏昏欲睡。
  可现在自己手中的念珠拨动了一圈又一圈,眼前这小子却屁事没有。如何不让他心急。
  “行了,十分钟到了。别装神弄鬼了。”
  方小宇将脖子上的聚灵项链,取了下来,往桌上一拍,朝谷钟大师,扫了一眼,冷冷道:“谷钟大师,你可记得自己先前许下的诺言?”
  “这……这不可能!”谷钟大师咬了咬牙,连连摇头道:“这不可能。你不可能,扛得住我的困眠术。”
  “有什么不可能,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我压根就没有打瞌睡,事实摆在眼前。”方小宇冷然笑了笑道:“说明,你的聚灵项链,压根就没有作用。不过是骗人的鬼把戏罢了。”
  “怎么会这样?”谷钟大师从桌子上,拽过那一根聚灵项链,仔细看了又看,难以置信地摇头道:“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你想耍赖?”方小宇朝谷钟大师冷冷地喝问了一句。
  “我算是明白了。你小子是故意来砸我场子的对吧!”谷钟大师扬起脸,忽地冷笑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倒要好好的和你上一课了。”

  “喂!你还要不要脸了?”小天后忍不住生气地骂了一句。
  “没错,明明是你输了。现在又想耍赖是吧!”魏瑶也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这人怎么可以这样?输了就输了,还不承认。”
  “太过份了!”

  人群中的那些年轻男女们,也都一个个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谷钟大师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他不可能断了自己的手指。可不断手指,接下来自然要给一个说法,要不然会让自己的威信扫地。
  就在这时,忽见他身旁的女人,西玛丽附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一句:“亲爱的,没事,你就用寄痛法,断一次手指给他们看便是了。”
  “对!我差点忘记了,我还学过寄痛法呢!”
  谷钟大师与西玛丽小姐互望一眼,得意地笑了起来。
  “好!愿赌服输,我这就自断手指。不过,接下来,你小子也别想好过。”谷钟大师咬了咬牙,朝方小宇答了一句,目光中流露出悲壮的神色。
  谷钟大师从包里取出一块纱布,旋即便在纱布上画上了符文,缠于手上,紧接着,忽见这家伙用手指对着纱布一指,喊了一句:“燃!”
  很快便听“轰”地一声,手指便自觉地烧了起来,升腾起熊熊烈火。
  见到这恐怖的一幕,众人无不惊讶。

  日期:2018-04-26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