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4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藏锋卸甲这对兄弟,年轻之时被洞天福地称为剑道双子,当年的修为必然不比我和王灿弱。能修行到天师境界之人,心性智慧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再加上他们是亲兄弟,仅仅因为争个强弱,便要痛下杀手……这听起来便觉得不可思议。
  暂且不论两兄弟当年搏杀之事,只说那瓶中女人。藏锋为了得到一个关于她的消息,不惜以卸甲剑作为交换;而卸甲更是在显身的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女人,以妖孽相称,恨不得将其斩于剑下。
  这个女人与藏锋卸甲两兄弟,必然有极深的瓜葛。
  我正思索间,藏锋和卸甲之间,似乎真的放下了多年恩怨,藏锋凝视着卸甲剑,再无方才针锋相对的对峙,目光之中,满满的尽是唏嘘,以及浓重的悔意。
  藏锋目光沉重,倒是卸甲剑的动作颇为轻快,凌空舞了个剑花,话题从当年之事移开,对着藏锋问道,“你猜我在这里发现了什么?”
  藏锋挪了挪步子,躲开那朵剑花,目光中沉重之色也略略消散,回声问道,“什么?”

  卸甲剑也不答话,往前飘了几步,剑尖一转,指向了不远处正蹲在地上打盹的麒麟。
  藏锋随着剑尖指引的方向,瞥了一眼与自己差不多高的麒麟,淡淡道,“麒麟……昨日擂台上,这只异兽震惊全场,你指这麒麟给我看是何意?”
  他话里带着疑惑,但才刚说完,不等卸甲剑回应,他自己便发现了不对,目光从麒麟身上移开,转向了旁边地上的花瓶。
  “这是……顾嫣然的气息?”
  藏锋那双浑浊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顾嫣然?
  这是瓶里那女人的名字?
  名字还算好听,而且听起来也不像方才卸甲剑口中称呼的“妖孽”。
  对瓶内女子好奇的同时,我心里还禁不住有些尴尬。藏锋看到了这瓶子,事后回想起来,显然会反应过来,我之前说的话对他多有欺瞒。
  虽说当时我跟藏锋不熟,自己也是无意为之,但毕竟骗了他,也不知道他反应过来之后,会不会迁怒于我。
  暂时放下心里的尴尬,我抬眼继续看去。

  因为卸甲是剑身,方才感应到那瓶子,或者说瓶内女子之后,只是口呼“妖孽”,发出了一道剑气。但我却看不到他的表情,无法直观感受到他的情绪。但藏锋不同,他是实打实的人身,对这顾嫣然的态度,全都流露在了脸上。
  他双眼圆睁,额头上青筋暴起,在得到卸甲的肯定之后,更是全身怒火翻腾,用最低沉,最憎恨的声音说道,“原来躲在这里,顾嫣然,这么多年,你让我好找啊!”
  说完,他甚至喘着粗气,狠狠的一直盯着那花瓶。狰狞的表情,挂在那张稚气的面庞上,显得颇为怪异。
  任凭他看了许久,但那花瓶此时仿若死物一般,在他凶狠的目光注视下,没有丝毫动静。
  半晌之后,藏锋目光一转,回头灼灼的看着卸甲剑,开口问道,“你能破开上面的禁制,把她从瓶里揪出来吗?”
  卸甲因为提前发现此时,这时却平静很多,转了转剑身,将自己发现顾嫣然之后,准备以剑气进攻,但麒麟却突然出现,把他的剑气吞噬的事情说了一遍。
  “麒麟……”藏锋口中沉吟一句,看向麒麟的目光也带了几分不善,显然把麒麟也恨上了。
  虽说刚才麒麟吞了卸甲剑的那道剑气,但我却知道,麒麟跟这个瓶子,以及瓶内女子并无瓜葛。它在这个道宫内已经待了两日,这期间那花瓶一直都在这里,麒麟并未表示出任何兴趣。方才吞噬剑气,不过因为剑气行进的轨迹正好往麒麟身上去了而已。
  我担心藏锋卸甲二人跟麒麟动手,不等他们有什么动作,便赶紧走了过去,大声对他们道,“两位前辈,麒麟与这花瓶无关,而且它修为不低,切莫动手。”
  听到我的话,藏锋转过头来看着我,微微皱眉之后,他指了指麒麟,示意我将麒麟带走。
  见他信了我的话,我松了口气。但转头看了看麒麟,我也皱起了眉头。这家伙虽然脱胎于我,但却并不听我的话,只靠我自己,显然不可能把麒麟带走。
  无奈之下,我只能把瞳瞳叫了出来,让她把麒麟带走。
  瞳瞳是天胎,搁在凡俗世界的修行者里,能引发一场不小的争夺,但放在洞天福地之中,却算不得珍贵。若非她身上意外得到的雷电之力,在洞天福地之人眼中,她与普通阴魂也没太大区别。
  在场诸人都是与我知根知底之人,瞳瞳出现之后,他们只是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与蛇灵,麒麟这两个小家伙相比,瞳瞳最突出的地方便是善解人意,而且情商高,知道察言观色。所以,她出来后,发现道宫里的情况不太对劲,就没多说什么,乖乖的按照我的交代,走到麒麟身旁,在它耳边说了会儿话,然后便把它带到了我身旁,自己则是重新回到了玉环之内。
  没了麒麟的阻拦,这兄弟两便不再客气。卸甲剑身上青芒一闪,喷吐出一道强烈的剑气。这道剑气,与之前我所感受到的都有所不同,几乎可以与我在擂台上使出的那一剑相比。
  这瓶子的禁制有多厉害,需要费这么大的力气?
  心里这般想着,我向王灿看了一眼。
  虽然我在卸甲藏锋的面前,都说着瓶子于我有莫大的关系,但它于我的关系,终究不过是我住在这里,无意中发现了它而已,所以它究竟有什么厉害之处,还得这里的主人,王灿才知道。

  王灿显然也不知道这瓶上的禁制如此了得,只是凝神看着卸甲剑的剑气,连我看向他的目光也没有注意。
  因为是近距离发动,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剑气便落到了瓶身上面。紧接着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卸甲剑的全力一击之中,那只白色的瓷瓶居然只是放出一阵强光,仿佛将那剑气吸收了一般,随着强光散去,露出其内纹丝未动的瓶身。
  卸甲剑的全力一击有多厉害,王灿没看见我在擂台上的表现,不太清楚,但从剑气之上透出的气息来看,应该也能猜出个**不离十来。

  而我和藏锋还有皇甫秀都是亲眼见证过的,特别是我,那一剑吸收了我全部的道炁真元,最后爆发出来的威力有多强,我再清楚不过。即便是赵涵牺牲精血与寿元之后使出的全力一击,都不是对手,可如此强悍的一击,落在那只易碎的瓷瓶之上,怎么会一点效果也没有呢?
  我曾经观察过那只瓷瓶许多次,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莫非是那个叫顾嫣然的女人于瓶身内接下了这一击?
  我和王灿觉得奇怪,但卸甲藏锋却似乎早有预料一般,一人一剑再次蓄力,向那只小小的瓷器发起猛攻。就连皇甫秀也一脸坦然,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他看我和王灿一脸惊奇,对我们解说道,“我也不知这只瓷瓶的底细,但藏锋叔祖曾跟我说说,这只瓷瓶,是他们在卸甲和藏锋那两柄宝剑身旁发现的……似乎也是天生天养之物!”
  也是天生天养……那瓶里的女人呢,她也是天生天养的东西?莫非她不是人,而是那只瓷瓶的器灵?
  日期:2017-11-19 0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