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08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青云子老羞成怒,在他头上又敲了一击爆栗子,说道:“你要不问,我哪里想得起来!”
  “得得,是我的错,师父您接着说。”叶少阳揉着脑门,一头的郁闷。
  “说什么说,我那个时候,还是十来岁的孩子,法力低微,那次见过你们之后,我就跟我师父回山了,之后一直在山上修行,没再见过那些人。”
  “好吧。白问了。”
  “不过,之后我师父对外宣布,你的名字不叫叶少阳,当时随便扯了一个名字,并且宣布你意外丧命,法术界议论了几年,但是慢慢地也就不提了,经过两三代人的稀释,知道当时那件事的几乎没有了,我现在想起来……当初好像真的有那么一战,是有那么一个强者横空出世,我不确定这记忆是被修改过的,还是原本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想了好久也理不清楚,干脆还是算了,反正也是陈年往事,除了我,估计都没人记得了。”

  叶少阳听了青云子的讲述,对自己为什么没有名留青史也总算是弄明白了。
  青云子看了他一眼,眼神中不再是嘲讽和玩笑的意思,而是有些忧郁,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最近的经历,我都听道风他们说了,大闹星宿海,跟阐教金仙和佛门大能都撕破了脸皮,差点连阴司也得罪了,其实,原本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二十一点不能长……我早就知道冷玉不一般,我时常在想,如果当时跳出来阻止你们在一起,是否你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错了吗?”
  “师父,你没错。”叶少阳抓着青云子的胳膊,动容地说道,“一切都是命数。”
  “什么命数,笑话!如果一切都能用命来解释,那人还要奋斗吗?你知道,命运的节点吧。”
  叶少阳点点头,这个观点,青云子很早就跟他说过,每一个能轮回成人类的生灵,生死富贵,都有命数,但是所谓的命数,并不是直接简单粗暴地把你往一条路上引,而是在命运的交叉口,为你提供选择,向左还是向右,不同的选择,会生成不同的命理,人生也完全是两码事。
  每个人一生之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两次这种重大的抉择,之后的人生,说是命运的安排,不如说是自己选择和努力(或不努力)的结果。

  人生唯一不能改变的,是生死什么时候出生,投生在什么样的家庭,还有什么时候死干什么样的原因,其余,都是命运和自己互相作用的结果。
  “经常怪罪自己命不好,其实,这多半时候,只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这些浅显的道理,不用我反复跟你说,我原本为你设想的那条路,与今天完全不同,这一点,我有责任。”
  “师父,你从来没有真正要求我去做什么,我很感谢,也很骄傲有你这样一位师父。”叶少阳动情地说道,“你没做错什么,我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我一定会走下去,就算死在半路上也无所谓。”
  青云子低着头,没有作声,过了半晌,轻轻叹了口气,道:“木已成舟,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跟你说一件正事,太阴山已经开始行动了,派了一个勾魂使者去人间找你麻烦,你……要万事小心。”
  “勾魂使者?”叶少阳怔了一下,“这不是七爷八爷的别称么?”
  青云子一摆手,“跟这没关系,是太阴山的勾魂使者,我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过……”
  “勾魂使者!”瓜瓜本来舒服地躺在青云子双腿上,听见这四个字,一下子坐起来,看着青云子,说道:“爷爷,真的有勾魂使者要对付老大么?”
  “你也知道勾魂使者?”
  瓜瓜点点头,“听过说的,据说一共有三个勾魂使者,就像是……哦,就像是电影里的特工一样,他们在太阴山也是透明人,没有任何身份地位,也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只对右手一个人负责,据说只有执行特别任务的时候,才会出山。”
  说到这,瓜瓜眼中也流露出了担忧,“老大,我可是听说过,勾魂使者出马做的事,还从来没失手过……”
  “他们不是到现在就做过一件事吧,所以成功率百分百。”叶少阳开了个玩笑。

  “不不不,他们是专门进行暗杀的。但是,可能他们对右手很重要,所以一般任务绝不出面,除非是极为重要的任务,又没有人能完成,我听说,阴司之前派出征讨太阴山的一位元帅,就是实在勾魂使者的手上……假如这件事是真的,绝不能掉以轻心!”
  叶少阳听他一口气说完这些,心里也感到有点凉飕飕的,喃喃道:“太阴山终于开始对我动手了吗?”
  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连青云子也完全猜不到太阴山的意图:之前,他们只是偶尔跟叶少阳打交道,多数还是因为瓜瓜或芮冷玉,从来没有真正面对他自己,展开过什么行动。
  这是第一次。
  既然想不通,叶少阳暂时也不想了,问青云子:“师父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陶老爷子告诉我的。”

  “陶老爷子?”叶少阳愣了一下,“哦哦,你说陶弘景陶祖师啊。他……”叶少阳转头看了一眼正殿,“他在里头?”
  “出门遛弯去了。”
  “哦哦,师父,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忘了这是陶老爷子的地盘,您看我这也没带什么礼物……”话没说完,突然看到青云子抬手,本能地向后一闪,避开了一记爆栗子,“嘿嘿,没打到。”
  “哼。”青云子冷笑一声,左手在空中飞快地画了几下,直接汇聚灵气,形成了一道不定符,对着叶少阳拍过来,在叶少阳面前化作了八门金锁,没等他拆解,已经绕在了脖子上,立刻不能动了。
  青云子探身过来,在他脑袋上稳稳地敲了一记,笑道:“你不是说敲不着吗?”
  “是是,师父厉害。”
  “没意思。”青云子摇摇头,“我老了,现在都需要你来让我,才能敲到你了。”
  叶少阳一听,顿时有点尴尬,“师父我没让你啊,师父这么厉害,我不是对手……”
  青云子瞪了他一眼,眼中的失意隐藏起来,说道:“下次让我也得做做样子,你这演技太差了,好没意思你知道吗。”
  “是是,师父教训的的,不过就算我不让您,真打也打不过您啊。”叶少阳心中感染,青云子最后这句玩笑话,明显是安慰自己,免得自己站在他的立场上感到人生的无奈。
  “可是,师父,你敲我干啥,我说的是实情啊。”
  青云子道:“我敲你当然有道理!我在这跟你说正事,你跟我东扯葫芦西扯瓢的,什么送礼,扯这些干什么。”
  “可是师父……”叶少阳挠着后脑勺,“您这一敲我,更耽误了好多时间啊。”
  青云子听了这话还想敲他,想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作罢。
  瓜瓜和包子在一边瘪着不敢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师徒俩,没一个正经的。
  叶少阳干咳了两声,“师父,还是说正事,您刚说……陶老爷子告诉你的,可陶老爷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青云子道:“不可说。”
  日期:2017-12-22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