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2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而且,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那晚选择独自去救你。”说着,梁玉香亲了亲他的脸,便起身又道:“好了,不管你之前有什么心事,有没有开解,都该回去了,沛芹和云苓的饭应该快要做好了。”
  萧晋坐起来,抱住她,把脸埋进她颈窝的发丝之间,叹息般的说:“我现在觉得自己越来越无耻了。”
  梁玉香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忽然用力推开他,厉声训斥道:“想当好人,那就干脆改过自新去当一个好人;喜欢无耻,那便无耻到底!一个大老爷们儿再在这哼哼唧唧的纠结,我一个没上过几年学的村妇都会看不起你的。”
  萧晋被她给骂愣了,好一会儿才无语的摇摇头,穿鞋下床,在女人鼓囊囊的胸口扭了一把,痞气十足的说:“看不起又怎样?还不是要被小爷儿压?”
  梁玉香哭笑不得的推了他一把:“赶紧滚吧!”
  走出梁玉香家的院门,萧晋刚要深吸一口夜间的清凉空气,忽然发现不远处的路边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二丫,你在这里做什么?”他走上前问。
  夜色中,梁二丫那双没有什么情绪的眼睛亮的像星星一样。“沛芹姨让我喊你回家吃饭。”

  唰的一下,就有冷汗从萧晋的后背冒出来。周沛芹让二丫来叫他吃饭,岂不是就说明已经知道了他在梁玉香家?
  或许是看出了他的恐惧,梁二丫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在这里,所以就在这儿等着。”
  萧晋一怔,紧接着便惊喜的问:“你是说,只是你知道我在这儿,并不是你沛芹姨让你来这儿找我的?”
  梁二丫眨巴眨巴眼,然后转身就走。半个字都没说,便让萧晋感受到了浓浓的鄙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种事一旦做了,除了自己之外,就不可能对得起谁,被晚辈看不起,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苦笑着摇摇头,他追上去,不等说什么,掌心里就塞进来一只凉凉的小手。

  他一阵欣慰,柔声问:“我们这个样子,像不像爹爹领着女儿回家吃饭?”
  “如果你是我的爹爹,我就不会在那里等了。”梁二丫冷冷的回应。
  快要上初中的丫头已经能分得清许多对错,此时此刻的萧晋,还真没脸继续跟人家谈论有关收养的问题。
  “对了,”他转移话题道,“我前几天在城里认识了一个小丫头,跟你一般大,而且也特别像你,只不过,你总是木着一张脸,而她却一天到晚都在笑。”
  梁二丫停住脚步,抬头清冷的望着他,问:“你认她做女儿了?”
  尽管这孩子说话时依然没什么情绪,可萧晋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干咽一口唾沫,说:“想认来着,但人家没答应,最后收她当了徒弟。”
  危险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梁二丫牵着他继续向前走。“我不喜欢你乱认别人做女儿。”
  “什么叫乱认啊?总共就你们俩,还都没如愿。”萧晋撇了撇嘴,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就好笑地问:“为什么不喜欢?二丫,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不对呀!明明你根本不想叫我爹爹的。”
  第一次,梁二丫主动把手从他的掌心抽出来,加快速度向家的方向走去。
  萧晋哑然失笑。不管梁二丫的外在怎么三无,她都是一个正在长大的女孩子,该有的占有欲和小性子一点都不会少——你想让我做你的女儿,我可以不答应,但你不可以再去认别人,我在你面前必须是独一无二的。
  当晚,就在萧晋满怀矫情的拥着小寡妇美妙的身体熟睡时,万里之遥的西方,董初瑶与夏愔愔见了面。
  她们坐在街边的一家小咖啡馆里,橱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冰冷的雨,行人匆匆,而店内的空气中则飘荡着爵士乐和咖啡的香气,仿佛两个世界,也仿佛完全相通。
  柳白竹坐在相邻的桌子前,面前摆了一杯Espresso,却一口都没喝,只是腰杆笔直的坐在那里,视线不离董初瑶的背影半刻。
  “萧晋为你雇的这个保镖很称职。”夏愔愔看了看她,对董初瑶说。
  董初瑶很疏离的翘了翘嘴角,说:“他就是能在这种细节处让人欲罢不能。”
  夏愔愔抿了口咖啡,问:“你真的甘心和那么多女人一起分享他?”
  “不甘心又能如何?”董初瑶反问,“你不也一样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追求他么?”
  夏愔愔摇头:“我虽然从未谈过恋爱,但我经常研究男人,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永远专情雄性动物,他们的痴情是周期性的,无一例外,只是时间长短不同而已,之所以大部分的男人一辈子都只守着一个女人,不过是能力不足罢了。”
  “这么说,你能接受他现在的一切?”董初瑶的口气中充满了浓浓的怀疑。
  夏愔愔还是摇头:“我只能接受他的心在我这里,在外面偶尔逢场作戏无伤大雅,平等分享什么的,不可能。”
  “那真的很遗憾,”董初瑶看着她的眼睛,不无嘲讽道,“如果你不打算改变这一点的话,那么,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夏愔愔垂下眼睑,怔怔望着桌上的咖啡,许久才呼出一口气,无力的说:“没错,我已经输了。原本我以为多情男人的心都是软的,但直到今天才明白,他们之所以能够无视女人的痛苦去多情,正是因为他们的心肠足够坚硬,多情,其实也就是无情。
  他喜欢你,就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上天摘星星都毫无怨言;可如果他不喜欢你,你就是多余的,连稍微多为你花点心思都会觉得累。”
  董初瑶终究还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姑娘,看着从来都骄傲无畏的好友如此颓丧,心便软了下来,叹息一声,问:“可你并不打算放弃,对不对?”
  “很贱,是不是?”夏愔愔自嘲一笑,“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小便眼高于顶目空一切的我,不但做出了背叛好友的事情,还不知悔改,甚至不惜准备放下自尊。”
  “你要怎么做?用放弃的自尊去换取他的心,然后再让那些女人自动退出?”
  “除了你之外,他的那几个女人要么软弱无能,要么就是无知村妇,我不相信我夏愔愔会斗不过她们。”
  董初瑶又笑了,“之前你说你了解萧晋,现在看来,你了解的不过是他想让别人了解的那部分。

  你知道么?萧晋最大的魅力不是才华横溢,也不是幽默风趣,甚至连温柔细心都不是,不管多么懦弱自卑的女人只要和他在一起,心灵就会不自觉的自信和强大起来,这才是他最让人痴迷的魔力。
  说白了,他能给我们安全感。一个花心大萝卜,居然能够给女人安全感,是不是很荒谬可笑?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是的,没错,那几个女人都不是你的对手,或许连我都不是,但我却坚信,我们中没有一个会因为你而主动退出,无论你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因为我们知道,萧晋就站在我们的身旁,你在斗的根本就不是我们,而是他。
  你确定自己能斗得过他么?”
  日期:2017-11-1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