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8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好吧?”富春生使劲的瞪了胡丽丽一眼,心说你特么的是什么建议?是让我和于向荣正式开战吗?不过开战倒是个不错的时机,值得考虑。
  “有什么不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组织工作重要啊。若是他想好看,那就把日子改在星期天,这么一来,不就好看了吗?”
  胡丽丽的奸笑这次看在富春生的眼中是那么的亲切。他老于只要肯改日子,老子也可以亲自去慰问一下。
  日子是不能改的,因为那都是精通阴阳的大师们亲自挑选的。别说是改日子,就是用错了时辰,对后世子孙都是大大的不妙。

  更何况,依照于向荣刚愎自用的性格,即便是能改日子,他也不会向富春生低头。
  “对,就这么办。”富春生使劲的抖了一下烟灰道:“抓五风建设是于书记一手倡导的,他总不能因私废公。除非,他老于亲自开口给全县放假。”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下他于向荣的面子只怕要跌到大海里去了。”胡丽丽的眼睛就像探头一样,钉在富春生的身上不停的转动,“我有一位同学,现在在省报当编辑。要不让他来咱大河采采风,报道下五风建设?”
  “你省报里有人?真是太好了。”胡丽丽关心的是面子,富春生喜欢的却是里子。
  于向荣最近一段时间跌的面子可真不少,从高高衙门的部委大院,到市委常委的顶戴花翎,再到吵吵闹闹的大河县土著。可是没有一个人真正的危及到了他的里子。他于向荣在大河县依然是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所以说,面子工程对于于向荣来说,有用吗?没有。
  事后富春生就总结出了一条规律,当官的人,只要他自己不要脸,你是不能用颜面来羞辱他的。也不能用面子来迫使他下台,因为他本来就没有脸面。
  对于富春生这样的官场老手来说,什么面子都没有书记位子来的重要。所以他告诉胡丽丽,什么都不要做,他要再想一想。
  想着想着,富春生就想到了一条妙计,叫做欲擒故纵。就连省报的标题富春生都给于向荣想好了,就叫做《县委书记家的奢华葬礼》。

  你于大乱想风光大葬,哥们就帮你锦上添花。哥们不但不阻拦吊孝的人,还要帮助他们,创造条件的去你们家披麻戴孝。什么上班时间,什么五风建设,都是狗屁,哥们暗中给他们放假,让他们愉快的参加葬礼。
  人气出来了还不够,还要凸显奢华两个字。怎么凸显,那是于向荣要做的事情。但是富春生还是要给他加一把火的。老富让胡丽丽悄悄的放出了话,说副科不低于一千,正科不少于两千。
  随礼喝酒最怕跟风,你出一百,对不住,我不能出五十啊。你出了一百零一,我比你关系更近一步,所以我得出一百零二。富春生划了标准,毫无疑问,下面的人自然会按照规矩来办事。
  更何况很多人的礼,记得是自己名字,走的却是单位的账。花起来不肉痛,喝起来很豪爽。你说什么一千两千,老子偏偏要出五千一万。这样一来,公家是损失了,但是私人却落了个天大的人情。
  定下了最低标准,就好办了。小朋友们,调出手中的计算器,自己算一下吧。一百个副科,加上一百个正科,要多少钱。
  钱不钱的先放在一边,这巨大的政治影响怎么来算。
  反正富春生算来算去,算出了一个最好的结果,那就是老于同志黯然下野,说不定牢饭都要吃到头发花白。几十万啊,什么概念,你不吃牢饭,谁去吃呢。
  恍惚间,富春生听见了来自对面那栋楼里书记办公室的呼唤。那把象征着大河县至高权利的椅子,跳着脚的想要飞到富春生同志的屁股底下,和他来一次亲密的接触。

  在富春生同志发着他的书记梦的时候,胡丽丽又推开了陈九江的房名。
  “胡主任,有什么事情吗?”看着被自己新秘书白天明像押解犯人一样请进来的胡丽丽,陈九江不自觉的咧开了大嘴,笑了出来。
  这个小白也真是个人才,长的高高大大,帅气蓬勃的,可是心眼却很仔细。尤其是刚到了陈九江的身边,很显然有点放不开手脚。无论做什么事情,都生怕陈九江不大满意。
  就像胡丽丽的来访,他愣是当成了,荆轲刺秦,又或者是美人献计。生怕陈九江一个不小心就掉到了胡丽丽的温柔乡里爬不出来。
  对于小白这样吃果果的忠心,陈九江一边苦笑的同时,一边憋着严重的内伤。陈九江真想跟他说,老弟啊,我要你是做眼睛,是做助手的,不是做什么检查员和督导军啊。
  “陈县长,您最近一直在市里跑项目,县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琢磨着您可能不知道,就想来跟你汇报一下。”胡丽丽不待白天明招呼,就坐到了陈九江的对面。
  “你还别说,最近在市里跑断了腿,县里的事情可真拉下了不少呢。”陈九江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对胡丽丽说道:“我正想了解点情况呢。哦,小白啊,胡主任都来了,赶紧的给她上杯茶啊。”
  白天明这才想起来,慌手慌脚的跑到饮水机前,拿出茶杯,也不冲一下,就倒上了水。倒完水之后,白天明才想到没给这位喜欢装可爱的胡主任加茶叶。
  这女人可是小心眼呢,什么事情都能计较一辈子。揣着两个臭钱,愣是装出了高档的气质来。其实也不过是个有点钱的小暴发户,爱显摆的土鳖罢了。
  土鳖最喜欢附庸风雅,茶叶是少不了的。白天明小心的从茶叶包里倒出一点茶叶,撒在了开水上,晃了晃才端到胡丽丽的面前。
  白开心的那点小心思胡丽丽可能猜不到,但是他手上的那些个动作胡丽丽却看的清楚。于是这位饱读诗书的女文人,学着西施轻轻的皱起了眉头来。
  “谢谢小白。”胡丽丽伸出了手,佯作是要去接,其实只是轻轻的抬了一下,就放了下来。
  “小白啊,胡主任可是老资历的府办主任了,今后你可要多像他学习啊。”小白刚想走,陈九江就叫住了他:“我本来想长安能多带他两天,谁曾想,长安走了那么久小白才过来。胡主任,就拜托你平时没事的时候,多关心关心小白吧。”

  白开心听了陈九江的话,连忙拿出了对老师的态度来。他弓着身对胡丽丽道:“胡主任,有什么事情,您只管吩咐。”
  “小白可是位好同志,勤劳又能干。”胡丽丽笑着看向白天明,那目光说不出的慈祥,“只是初来咋到,很多规矩还不大熟悉,多学一学就好了。”
  领导的秘书是一群特殊的人物,名义上他们属于自己这个主任来管,可是人家真正的主子却是县长副县长。人家给你面子,你就是领导,不给你面子,你屁也不是。这个道理别人不知道,胡丽丽是心知肚明的。即便是白天明真的虚心求教,她也不敢真的将自己当成老师。
  白天明出了办公室,陈九江说道:“小白是不错,各方面都很好,就是有点毛手毛脚的。而且对相关的业务很不熟悉。有了你这位资深的老师我就放心了。胡主任,你可不能糊弄我,一定要手把手的将他带上路。”
  日期:2018-04-26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