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4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之后,我本来还打算把藏锋和我之间交易的事也告知于他,但斟酌片刻,最终我还是没有说出来。
  之前从王灿的口中得知,藏锋是因为一个女人同自己的兄长起了争执,最后双方才大打出手。自那之后,藏锋化成了现在这幅小孩儿模样,他的兄长,则是彻底没了音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从未有人再见过他。
  如果卸甲剑里的声音,真是藏锋的胞兄,而他又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藏身于瓶中的那个女人,从他的语气判断,这个女人十有**便是引发他们兄弟阋墙的罪魁祸首。
  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只是为了换取这个女人的一个消息,便将他贡献出来的话,他们的关系只怕会变得更僵。而且,我用以换取他的信息也并非真实,被识破之后,我的处境只会更加尴尬。
  卸甲剑听了我的话,在空中漂浮片刻之后,低沉的声音仿佛喃喃自语一般,“女人……”
  沉默半晌之后,它的话语忽然从那个女人身上移开,又对我问道,“那么,你是如何得到我的?”
  我顿时一怔,藏锋的这个哥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原本我将得到它的过程隐去,为的就是维护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他这么一问,却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我说是捡的也不好,说是藏锋送的更不好。
  要知道,卸甲是在与藏锋发生争执之后才失踪的,旁人说不知道他附着在卸甲剑中还正常,但要说藏锋也不知道,别说卸甲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信。作为最后一个与卸甲接触过的人,藏锋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兄长附身于这柄剑上的事实呢?
  我心里思索着要怎么去回答卸甲剑的这个问题,但越想心里越觉得奇怪……藏锋既然知道自己兄长就附着在卸甲剑里,那他为什么还将卸甲剑送给我?
  正在我思索该如何回答时,道宫外面,却忽然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几乎在一瞬间,我便辨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个小老头,藏锋。
  他长得一副小孩模样,声音却极为苍老,跟卸甲剑内那道声音非常相似。
  “是我送给他的,你有什么问题,来问我。”
  随着这道声音,藏锋那小小的身影跨入了道宫大门,紧接着是与他形影不离的那个皇甫秀,还有王灿。
  从我在擂台上使出那招之后,藏锋看我的眼神就变得炙热起来,很明显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我本以为他今日擂台比斗结束之后,便会找我讨论那一剑的事。却没想到,他一直忍到了现在才过来。
  想来也是,此事毕竟关乎他与卸甲的个人**,不方便在公共场合讨论,还是在私底下讨论为好。
  毕竟兄弟阋墙不是什么好事,洞天福地之间,关于他们兄弟二人传闻也不太好。
  而他此时过来,正巧遇到卸甲剑内那个声音再次现身,也算是无巧不成书了。
  卸甲剑显然也没想到藏锋会忽然出现,他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忽然舒了口长气,对藏锋说道,“既然是你送的,那便不奇怪了。你是我当年最后见到之人,那个地方也不是旁人能够进去的……最后你以藏锋化了童身,避开了那场劫难。既然你活了下来,自然是要把我带出去的……”
  卸甲剑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往门口飘去,而进门之后的藏锋也没有丝毫停留,径直往前走来。直到他们之间仅剩一步的距离时,双方才同时停了下来,谁也没再向前一步,谁也没再多说一句话,一人一剑就这么对峙着,空气中登时弥漫出一股剑拔弩张的味道。

  从方才的对话中,两人当年似乎经历了不为外人所知之事,但很显然,外界的传闻也不假,兄弟两人的关系的确不怎么样。
  跟在藏锋身后的皇甫秀,似乎也知晓其中隐情,并未跟着藏锋一起走过去,而是跟王灿一起朝我走过来,站到了我身旁。
  看着卸甲藏锋二人的情况,王灿压低了声音,在我耳畔小声说道,“藏锋前辈说找您有些事情,我便带着他们过来了!”
  宝玄洞天与王屋洞天的关系不差,藏锋想找我,但又找不到我的住处,自然是要找王灿的帮忙的。这一点我倒是不觉得奇怪,我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并未答话,目光已经盯着藏锋那边。
  王灿说完,目光也转向了藏锋二人,而皇甫秀目光本就紧跟在藏锋身上,此时也屏气凝神,看着对峙的两人。整个道宫里无人说话,气氛安静得可怕。
  半晌之后,还是藏锋率先打破了僵局。

  他叹了口气,将双手背在身后,避开了正前方的卸甲剑,带着唏嘘,开口道,“这么多年过去,你连肉身都没了,怎么还是跟当年一样固执。”
  卸甲剑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剑尖指了指那个瓶子,略带着愤懑回道,“你也一样,这么多年过去,变成了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却还是跟当年一样冲动。”
  藏锋挥了挥手,“不不不,我变了,我早就不一样了。如果是当年的我,在擂台上发现你时,早就冲上去了。但我等到现在才来,早就跟当年不一样了。”
  说完,藏锋也不等卸甲回话,转身背对着自己的同胞兄弟,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伤感,“有时候,看到这些年轻人我就会想,当年我们究竟在争个什么?有情剑道也好,无情剑道也罢,终究不够是驭剑的手段罢了,我们为了谁强谁弱这么个问题争了那么多年,最后又得到个什么?还不是你我失了肉身,做了那两柄剑的剑灵。”
  卸甲显然没想到藏锋会如此说话,剑身在空中明显的一顿,沉默半晌之后,苍老的声音才再度传出,“其实……我也想明白了,老早之前,在卸甲刺入你的身体的一瞬间,我就想明白了。我们修剑,到头来却被剑的意志控制,这还有什么意义?”
  卸甲剑里的声音,同样也染上了几分悲怆,虽不知当年发生了何事,但我心里却依稀明白了,这两人此时都有几分悔意。而且当年让这哥俩真正决裂的,似乎不只是女人,还有他们修行的剑道。
  话说到这里,两个人的心绪平静了许多,空气中也没了剑拔弩张的味道,两个苍老的声音,仿佛多年故交挚友一般,说起了当年之事。
  随着他们的交谈,我也逐渐知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初自昆仑山中得到卸甲藏锋这两柄剑之后,他们兄弟二人便对剑道如痴如醉,各自领悟出了不同的剑法,根据剑上的铭文来看,卸甲修的自然是无情剑道,而藏锋,修的却与之相反,乃是有情剑道。
  外界虽然将两人称作剑道双子,他们却随着对剑道不断的沉迷,彼此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甚至将对方看做了死敌一般的存在。无数矛盾积累之后,双发最终爆发了一场大战,以卸甲获胜而告终。

  而瓶子里的那个女人,似乎就是他们剑道争执的象征,只是我听完之后,心里还有不少疑惑。
  既然是卸甲剑获胜,那为何藏锋还勉强保存着肉身,卸甲却只剩下魂魄阳神寄居到了卸甲剑内?还有,卸甲修行的既然是无情剑道,为何跟这女人不清不楚?这女人到底是何人,他们兄弟两人和这个女人之间,究竟又发生过什么?
  日期:2017-11-1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