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正要奚落,何笙知道他不依不饶的毒舌,立刻按住他的唇,隔着食指,吻住。
  “我以后再也不敢,我丢了,戒指都丢不了。”
  乔苍微微挑眉,他将手指握住,择出唇间,直接吻上她,她被他拉入怀中,像刚刚洗了澡的猫儿。
  “那乔太太还是丢戒指好。”
  林宝宝的头七,要做一场法事,何笙一向厌恶鬼神之论,可现实报应重重,曾许下的毒誓一一应验,由不得她固执不信,她从香港请来最好的白事大师,在一座山脚下的姑苏庙,为宝姐超度亡魂,渡她横死的一条命。
  乔苍没有跟去,只是将她送达山底,目送她进入庙宇,吩咐保镖照顾好夫人,便沿着原路返回。
  车子仿若游龙,毫无章法胡乱行驶了一段路程,终于无声无息停在道旁一处偏僻的角落,乔苍给自己点燃一支烟,沉默吸了两分钟,将指尖烟蒂掐灭,用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那边接通后,格外压制发出的呼吸声,似乎不愿暴露自己,两人沉默了对峙一会儿。
  乔苍舌尖滑过烟味浓郁的嘴唇,透过后视镜看到停在他后面不远不近处一辆黑色小车,头顶的反光镜,只纳入他一双无波无澜的眉眼,“给周容深带话,金三角的事,随我三个月前撤手就终止了。他如果想要调查我有多少条人命在手,我不介意陪他玩一玩,我奉劝他不要。”

  男人自知败露,重新发动引擎,不断后退,直至抵达第一个拐角,他问,“乔总真的金盆洗手了吗。”
  乔苍一声不吭,挂断了这一通。
  下属回到市局,抵达周容深办公室,敲门后进入并没有说话,十分沉默立在一旁。
  他伏案批示一份公文,也没有即刻问询,大约风平浪静度过了十分钟,他终于合住封皮,一边扣上笔帽一边淡淡说,“他发现了。”
  不是猜测,而是极其肯定的语气,下属一愣,“您怎知道。”
  这位下属是跟随周容深在金三角卧底两年的心腹,功夫非常了得,擅长长期围攻防守,最高记录在热带雨林中卧倒潜伏七天七夜。他执行伏击罪犯的任务不下百次,多厉害难搞的角儿也有,从未这样快败露失手。
  周容深淡笑,“乔苍是什么人,他浑身长满眼睛,丝毫风吹草动荫谋诡计,都逃不过他。”

  他拿起一只杯子,走到饮水机前,沏了一杯茶,吹拂着水面浮荡的茶叶,“你能坚持半个小时,很出色。”
  桶内传来咕咚、咕咚的声响,茶雾朦胧散开,周容深的脸孔四周荡起涟漪,时而浓,时而淡,像长长的徽墨。窗外投射入一米阳光,卷起纷飞的尘埃,在视线中蒸发,流淌。
  特区近来天色格外明媚,半点不像快要入冬的样子,那些花儿还开着,花团锦簇,满园春色。
  他握着滚烫的杯子,心口恍惚记起,若没有与何笙离婚,他们三周年纪念日要到了。
  他委屈她两年,无名无份跟着,受尽嘲讽与冷眼,还未曾来得及完完整整陪她一次,这日子,便灰飞烟灭,再不回头了。

  他眯眼凝视墙壁,那上面挂着的画,是他闲来无事的丹青,技术不佳,下笔也弱,画得不伦不类,只有眉目的神韵,勉强像她。
  他指了指,问身后静默无声的下属,“怎样。”
  下属抬头打量,“我不懂文雅,周部长可难住我了。”
  他闷笑,“那就是不像。”
  “像与不像,都是一份心意。”
  又是冗长的死寂。
  他这一刻,竟有些累了。
  身心俱疲,很想长久的睡下去。
  四十二年,他第一次有了逃离这世界的念头。
  他到底还剩下什么。
  官位,军权,势力。

  除此之外,他没有家,没有爱人,没有风月。
  冰冷而麻木。
  日复一日。
  他多少个深夜惊醒,下意识触摸旁边,他多少次百转千回,梦里是何笙翩翩而来,她说我不走了,我到底放不下你。
  他笑着去拥抱,满手空荡,失望清醒。
  他用了漫长的孤寂的时光,终于接受,何笙余生的温柔,从此与他无关。
  下属试探喊周部长?我还盯吗?
  周容深骤然醒神,他重新坐回椅子上,盯着茶杯纹绣的百花图,“他到底有没有洗干净这双手,我很清楚。”

  “您是觉得他在欲盖弥彰。”
  下属仔细回想片刻,“华章赌场上月被区局突击过两次,会所一次,也算不上盘查,只是去瞧瞧,打着拜访的幌子,他手下阿强负责接待,里面生意都很正经,或许这接二连三的危机,乔苍也疲于应付。”
  周容深喝光杯中偏热的茶水,将空杯掷于桌角,指尖隐隐泛白,粉红的指甲盖也失了血色,只剩下青黄,“你记住,弃恶从善,洗心革面,是针对百姓,针对坏得不彻底的人。一旦到了乔苍的位置,昔年罪恶滔天。不是他想撤手,世道便给他机会抽身。”
  下属低头说我会留意紧盯。
  周容深拉开抽屉,摸出纸和笔,从容写了几行字。
  他托在掌心,拧亮台灯,放置底下炙烤水墨,使钢笔字迹尽快干涸。
  那张纸在灯光下,投射出一道黑压压斑驳的影子,他看了许久,折叠合住,交给下属,“加急密封,送回公丨安丨部,交由政治部主任,不许经手旁人。三日内给我回信。”
  下属有些不解,分明可以一通电话解决,何必如此大费周折,走最迟缓的一条路,不过他不敢多问,接下揣入口袋,说了声明白,便退出办公室。
  与此同时,盛文九层的落地窗,被一面雪白的帘遮住,挡去了阳光与喧嚣,桌上摆放一张棋盘,黑白两子零散寥寥,似乎这盘对垒刚开始,双方局势却已陷入绞杀,十分激烈。
  白子原本稳居上风,接连吞吃黑子,横扫千军之势,换做寻常执棋者,势必选择缴械,推翻重来。然而这只手片刻不停,黑子悬在半空,左右观摩,未曾放过任何绝地反击的角落,直到落于最不起眼的一处,呈三角阵,堵得白子进退两难,先前盛世一败涂地。
  黑子猖獗反噬,风卷残云般吞吃了五枚白子,白子毫无招架之力,只得狼狈防守,看似大势已去,片刻后黑子自露马脚,显现一处漏洞,白子立刻填埋,几番波折反转,以和棋告终。
  当厮杀尘埃落定,棋盘上的路数、阵仗、围势,连顶级高手也看不透彻。

  如同一支放映的长镜头,在烟雾中打磨,聚焦,轮回。推移而上,操纵黑白两方的军师,竟只有一人。
  乔苍沉默收手,拿起剪刀,剪断了火炉内焚燃的银炭,安神香随之熄灭,逐渐淡去。
  “出来。”
  他一声令下,悬挂着长长油画的墙壁,倏而开始晃动,从左至右,缓慢敞开,露出一块凹凸,凹凸面积不超过三平米,镶嵌着透光的大理石,只有三面是固定的,另一面可推动,便是出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