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2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次,他等了将近十分钟,柳白竹的回信才过来。“有。昨天下飞机后,小姐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哭了。”
  萧晋目光一凝,急问:“那个电话是打给谁的?”
  “我只听到小姐喊对方‘愔愔’,应该是夏愔愔小姐。”
  萧晋心里一咯噔,然后就什么都明白了。夏愔愔比董初瑶还要骄傲,肯定不屑于瞒着她抢她的男朋友,所以第一时间就向她坦白了。

  而董初瑶刚刚踏上异国的土地就接到了这么一个消息,可想而知受到的精神冲击会有多大,说话之所以会那么有气无力,根本就不是因为时差没倒过来,而是压根儿就没倒。
  萧晋很生气,所以直接便拨通了夏愔愔的电话。
  “咦?你居然会主动联系我,好意外啊!”
  夏愔愔的声音中充满了喜悦,与董初瑶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于是,萧晋就越发的生气了。
  “夏小姐,”他语气生硬的开口,“能够得到你的青睐,我深感荣幸,同时我也很欣赏你的坦率,但是,在瑶瑶刚下飞机的时候就那样做,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夏愔愔沉默片刻,道:“以瑶瑶的性子,她应该不会告诉你,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与你无关!”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你给她雇的那个保镖告诉你的,对不对?萧晋,你对瑶瑶还真不是一般的用心呀!”
  萧晋闻言慢慢眯起了眼,沉声道:“夏愔愔,我这个人在乎的事情不多,轻易不会对朋友发火,尤其是漂亮的女性朋友,但是,这不代表我的忍耐力没有底限,恰恰相反,我的心眼很小,睚眦必报,斤斤计较,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你会怎样?”夏愔愔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他的威胁,反而还饶有兴趣的问,“如果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你的忍耐极限,你会怎么对我?骂我?还是打我?”
  萧晋抿了抿唇,阴冷道:“邓家如今的境遇,就是因为我跟邓睿明的矛盾不可调和。”

  “你敢用那种卑鄙的手段对付我家?”夏愔愔的声音终于郑重起来。
  萧晋深吸口气,道:“说实话,我并不想那样,所以,请你不要轻易玩火。”
  “唉……”电话那边安静良久,女孩儿萧索的长叹口气,说:“你果然一点都不喜欢我,至少没有精神上的喜欢。”
  萧晋没有吭声,眼中的怒气倒是开始慢慢融化。再怎么说,他也刚刚利用了人家,虽然事情的发展有些让人无语,但愧疚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实话告诉你,昨晚给瑶瑶打过电话之后,我也非常的后悔,那么重要的事情,用电话通知确实很不合适。”夏愔愔又接着说道,“所以,我现在就在伦敦,确切的说,刚刚才下飞机,还没有走出机场。”
  萧晋呆住,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抛开喜欢上闺蜜男朋友这件事的对与错不谈,夏愔愔的这个态度,绝对可以称得上讲究。

  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那我就当面来承受你的惩罚,犯了错,改不改是一回事,但绝对会认,挨打也会站好!
  她真的是一个骄傲到极点的姑娘。
  “你说你……这是何苦呢?”他心情复杂的说。
  夏愔愔没有回答,只是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伦敦好冷。”

  接着,电话就断了。萧晋知道,他还是不可避免的让那个姑娘伤心了。
  谁的错呢?思来想去,错的只有他,这没有道理好讲,一个在感情上不专一的人,没有资格在情感中去评判别人的对错。
  无精打采的来到梁玉香家,拥住表情羞怯但迎上来的脚步一点都不慢的女人,他低声说:“玉香姐,陪我躺一会儿吧!”
  梁玉香感受到了他话语中的疲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心疼还是立刻就驱散了身体的思念,扶着他走进卧室,然后一起躺在了床上。
  抱着如棉花一般绵软的身体,萧晋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眼睛无焦距的望着房梁,问:“玉香姐,你想和我一直在一起么?”

  梁玉香娇躯一僵,继而便发起抖来,手臂很用力的抱住他,颤声道:“萧,你……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你告诉我,我可以改的。”
  叹息一声,萧晋抬头吻了吻她的脸,安慰道:“别胡思乱想,我就是单纯的想知道,是不是一旦有了孩子,你就会立刻结束与我的这种关系。”
  梁玉香的身体瞬间就放松了下来,幽幽地说:“在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你承认那是你的孩子,我怎样都无所谓。”
  “所以你才始终都下不定决心向沛芹姐坦白,因为你真的打算一发现怀孕就离开,是么?”
  “是的。”梁玉香说,“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根本就不敢奢求能得到她的原谅,倒不如远远的躲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起码她不会因此而伤心。”

  “你不觉得这样很自欺欺人么?”萧晋问。
  “不但很自欺欺人,而且很自私。”梁玉香苦笑一声,但随即就又坚定道:“但我真的好想要一个孩子,一个被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为了这个,我可以做任何事,哪怕成为千夫所指的贱*。”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份坚持,它可以伟大,也可以荒谬,甚至可以大逆不道,因为唯有坚持,人生才有意义。
  萧晋无法理解梁玉香对诞育生命的执念,但他不会轻易去抨击或者评价,只是又叹了口气,说:“我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孩子生下来之后,你会怎么溺爱他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你走的,因为他的教育必须由我亲自来做。”
  梁玉香抱着他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不想走了,也越来越不敢去想象没有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沛芹,每次一见到她,就心慌的厉害,这些日子没有绣活,我都不怎么敢去你家了。”
  萧晋轻抚她的脸庞:“该说还是得说啊!”
  “不要!”梁玉香忽然抬起了上身,眼神惊恐的看着他,“我……我是说,你容我再考虑考虑,然后让我来做这件事,好不好?”
  “你确定?”萧晋问,“要知道,这件事由我说出来,平安化解的可能性最大,毕竟沛芹知道我是个怎样的混蛋,彩云和巧沁,她不也很平静的接受了吗?”
  “不一样的。”梁玉香摇摇头,把脸重新搁在他的胸膛上,说,“我和沛芹几乎是一起长大的姐妹,彩云和巧沁只是对不住她,而我却是背叛了她,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由别人替我来做。”
  萧晋摇头:“我又不是什么无辜的‘别人’,严格来说,那晚你算是受害者呀!是我强bao了你,没理由让你来承担这一切。”
  梁玉香笑了,在他怀里蹭蹭脸,轻声说:“傻子,我的脾气有多爆,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那晚我真的不愿意的话,信不信你的命根子已经没有了?”
  萧晋也笑了一下,说:“不管你愿不愿意,那晚终究都是我强迫你的,否则的话,或许我们之间根本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问题。”
  日期:2017-11-18 0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