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1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终归没有做到。
  接连三颗连环炸,整栋楼坍塌。除了乔苍敏捷察觉地势,找到一方栖身的三角紧抱何笙而幸存,其余凡是能称上庞然大物的陈设,不论石头,柱子,木梁,墙壁,还是顶篷,统统被炸飞,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漫山遍野都在冒烟,火势竟没有烧起,视线所及,黑雾遮天。
  几名毒贩护送萨格往东南方疾行逃离,被笃守的周容深迎面阻截,警服沾满污泥与血渍,仍不能盖住他风华,左臂一横,封死去路。
  虽是独身一人,气势凛然,凌云之度。
  条子看到这一幕,纷纷冲上来,他怒喝退后!那些人便止住。
  烟雾熏了嗓子,他声音微哑,“我劝你放弃,动手能赢我的人,这世上只有一个。”
  萨格握拳咬牙,“在我们泰国,干这行的,从没有人投降。”
  周容深胸口一震,碍事的纽扣崩开,他侧身抬腿,一脚踢飞了马仔,萨格丢下手中砧板,迎头而上。
  大批特警在王队长带领下,围攻楼内受伤或是准备逃跑的毒贩,楼板、沙土之下,阶梯、窗框之后,到处都是奋力挣扎反抗的黑影。
  周容深与萨格两人陷入难分难舍的缠斗,强烈的求生本能与豁出去的胆量,令萨格的身手出神入化,比数月前还要津悍,周容深担忧何笙的生死,不断腾空朝楼内张望,最初的十几回合占据下风,被萨格袖口内使出最后一剂暗镖剌破了手腕。
  直到他看清何笙的脑袋在石墩后晃了晃,那双漂亮的眼睛沾满血污,仍无比明亮,他长舒口气,全身投入,三五招便反制了萨格。

  爆炸的余威彻底平息,何笙从强烈的震撼与愕然中醒神,第一反应去触碰旁边的乔苍,视线中三个死士,被背后射来的三发弹头击中膝盖与脚踝,朝前扑倒,砸在何笙脚下。
  十名狙击手扛枪,戴着防毒面罩,从坍塌的高墙外跑入,空中并没有剌激气体挥发,显然只是普通丨炸丨药,而不是添加过化学剂的毒弹。
  特警铐住受伤的毒贩,推搡出现场,余下的警车与救护车从羊肠小路依次驶入,包围整栋大楼,放眼望去一片闪烁鸣笛的海浪,把并入夜色的苍穹映衬得灯火通明,嫣红夺目。
  分别流窜至公路、山路、水路逃生的毒贩,在包抄围剿下相继落网,远处及膝高的半米芦苇荡,茂盛而无边际,接连绽出的枪声与拳打脚踢的闷响,惊了觅食休憩的乌鸦和喜鹊,哀戚尖厉的嘶鸣融合交缠,扑棱翅膀直击云霄,铺天盖地的雁阵从北向南将火海投射到天空的光束,遮挡在这一刻。
  万丈浓墨,又是万丈晴空。

  黑暗中周容深与萨格的身影都被弱化,除非距离极近,否则很难看清,他们许多进攻与防守的招数,也明显在凭借听觉和猜测交锋,萨格稍逊一筹。
  他们从干涸的湖潭,打到隐隐有月色笼罩的芦苇荡,两名身手好且完整幸存的心腹,斩断周容深后路,与条子逼近的前路。
  他原本也没想空手离开,周部长再度出马,市局早已传开,这消息很快渡到省厅,他不拿下点什么,终究愧对这身全国至高无上的警服。
  他必须打败萨格,还要活捉,角斗速战速决远胜过缠斗,他不能浪费体力,于是转变策略,先撂倒两名心腹,全神贯注对阵萨格,他有私心,而她却是招招致命,暴力果断,持枪的手反复不知疲倦抵住他腰际与心脏,数度戳烂纽扣,挑崩制服,千载难逢的良机,她扣动扳机霎那,被周容深再度握腕压制,萨格惊险挣脱。
  她灵巧,善于躲闪,他力大无穷,局限性却也大,又不得不避开萨格要害,她也瞧出这一点,利用他捉活口的心理,不断施压,眨眼便闯出一条突围路线。
  何笙如同迷路的孩子,在陌生的茫茫人海中,千辛万苦找到她熟悉的家人,她抱住乔苍的腰,嘴里叼着一根没来得及吐出的稻草,一哽一哽抽动着。
  她恨透了这个混蛋。
  他从出现那一刻,四年了。

  她就没过上一天安生日子。
  惊心动魄,天崩地裂,尔虞我诈,怎样热烈而疯狂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他给她的惊骇岁月。
  何笙灰头土脸顶着鸡窝头,牙缝塞满泥土的丑样子,逗乐了津疲力竭的乔苍,他发出几声轻笑,还是止不住,她见他还笑得出,那副轻描淡写的德行,气得张口狠狠咬住他肩膀,隔着血迹斑斑的衣衫,他身上温热的熟悉的味道传进她齿间,她忽然就哭了。
  “为什么要进来,万一来不及,谁都出不去!”
  她好不容易拿石头把他拍出去,他又回来了,天杀的。
  乔苍伸手择出她嘴里的稻草,眉眼仍含笑,“我想过来不及,这些后果,我很清楚。”
  他捞她的身子,就像抓一团棉花那么容易,他若出手想搞定这个女人,比喝口水还不费力。真是好笑又有趣,只有自以为是的她当年真以为,他会输在她的小小奸计里。

  乔苍下巴紧挨她额头,“我是让你欺负暗算的苦命,往后也只能我先走,如果乔太太不在了,这世上不再有谁敢折磨我,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何笙嘀嘀咕咕从他怀中仰起头,“说得好像我死了,你会跟我走一样。”
  乔苍扯下一块布条,绑住她腹部浅浅的早已止血的刀口,抱起她踏过废墟,朝着早已灰飞烟灭的楼宇外走去,“如果我跟着你,奈何桥上的孟婆,再凶猛霸道,也不敢灌你喝汤。”
  她问为什么不能喝汤。
  “喝了汤,就回不来。”
  何笙勾住他脖子,吐出一口夹着黄沙瓦砾的唾液,她舔了舔干裂的唇,“回不来不是正合你意,外面那些姑娘,哪一个不比我新鲜,你都尝够了。”
  乔苍淡淡嗯,“话是这样说没错,只是用顺手的,懒得换了。何小姐趴下的弧度,不是所有女人都掌握得那样恰到好处,性感迷人。”
  三句话不离下流,根本就是个无耻胚子,何笙在他怀中撒泼挣扎,也顾不得伤口疼,他忽然用力按住她脑袋,抵到自己胸口,她听见他心跳,听见他喘息的闷响,他走出好长一段路,才庆幸开口说,“我舍不得乔太太。你活着我走了,保姆还能照顾,时间久了,你不会那么难受。可你走了,我活不成了。”
  何笙脊骨一颤,心脏好像淹了,发了大水,哭得更厉害,只是再没了嚎啕啜泣的声响,她死咬嘴唇,一滴滴淌泪。她从未这样庆幸过,她当初动了情肠,没舍得真下手杀了他。

  否则这世上,她的欢场,她的风月,她的时光,该是多么苍白,多么无趣,多么虚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