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4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就是说,只会孕剑使剑的剑修,算不得真正的剑修,只有掌握剑诀的剑修,才能不负剑修之名,展现出剑修的真正威力。
  要得到剑诀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从玄德洞天的赵家手中获取。但小阿莫的师傅在玄德洞天混迹日久都没有得到的东西,赵昊又怎么会将剑诀拱手相送呢。
  所以,我想试试看,能不能从那道声音手里,得到那惊天一剑的修炼法诀。
  这不仅仅是为我考虑,也是为了小阿莫着想,他是先天剑胎,在剑道上的修行天赋比之赵昊也要强上三分,将来必定是要凝聚阳神的修行者,若是没有剑诀在手,那这个先天剑胎修成的阳神天师,与普通的剑修又有何异?
  不过得不到也不要紧。卸甲剑还在我的手上。就那道声音的表现来看,他对我应该没什么恶意,若是我今后再遇到什么危险,他必定也会出手相助,至于小阿莫,距离成长起来还有很久时间,这段时间也足够我我为他找到适合修炼的剑诀。
  随着时间的流逝,卸甲剑上的剑鸣越发清脆起来,而剑身之上,则是猛地发出一阵青光。

  青光越来越来亮,我的心情也随之紧张起来,能不能再次听到那个声音,从他口中得到那一剑的修行方法,就看这一步了。
  就在我思索的同时,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终于再次出现,不过这次不是在心里浮现,而是通过耳朵。
  那道声音很急,仿佛还有些愤怒。只见得剑身一晃,那道声音便传了出来:“妖孽,居然还敢现身!”
  话音刚落,一道剑气便破空而来。
  妖孽?
  谁是妖孽?

  我听的心惊,道宫大厅内可就只有我一人,他口呼妖孽,难道是在说我?
  就在我猜测之时,那道剑气向我射了过来。
  随着剑气与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我我几乎感觉到了剑气之上的那种霸气,与我平时使用卸甲剑催生出来的剑气不同,这道剑气还要更厉害几分,但却远不及擂台上的那惊天一剑。可即便如此,我也知道,这道剑气不是我凭借肉身能够接下来的。
  我眉头微皱,疯狂的搬运体内巫炁真元,天罡九步一次性踏出,在我面前形成了一道壁障。
  壁障刚一形成,那道剑气便落到了上面,将其完全穿透,半点涟漪都没有荡起。
  倒不是这剑气的威力完全超越了我的修为,而是今日比斗之后,我体内真元消耗颇大。这剑气又来的突然,一时之间,我只能勉强凑齐不足平日一般的真元。组成这个屏障。
  穿越屏障之后,那剑气便落到了我的鼻尖,剑气之中带着冷气,如冰刀一般,在我的呼吸道里肆虐,仿佛裹挟着来自极北之地的风雪。
  我下意识的便要动用轩辕剑,但因为剑气忽然停住,我察觉到其敌意不强,也住了手。
  如果他说的妖孽真的是我,此时又要杀我,那他何必在擂台上帮我?
  跟我想的一样,剑气在我鼻尖稍停。然后便从我耳畔掠过,终究没有落在我的身上,而是射往我身后的某个地方。我睁开眼睛,身后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我跟着转身,想看看要剑气要斩的妖孽,究竟所谓何物。值得藏锋的胞兄如此生气。
  但我刚以转过身来,那团漆黑的东西吓了一跳。
  麒麟!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难道卸甲剑说的妖孽便是它?
  发现我在看它,麒麟这家伙坐起身来,看了我一眼,露出被它衔在嘴里剑气,动了动嘴,喀嚓喀嚓的就那道剑气吞了下去。
  剑气……还能吃?
  显然,卸甲剑也发现了麒麟,它化作一道流光,围着麒麟转了一圈,惊诧道:“麒麟!这是圣兽麒麟?世间竟还有圣兽?轩辕神剑。麒麟神兽……小子,你到底是何身份,为何会有这些东西?”
  不知卸甲剑刚才那道剑气是什么意思,但很显然,麒麟的出现,打乱了它的思绪。惊骇之下,它的注意力完全被麒麟吸引走了。
  我轻咳一声,对着卸甲剑施了一礼,说道:“前辈谬赞了,小子不过一凡夫俗子而已,还得感谢今日前辈相助之恩。至于轩辕剑和麒麟,不过是机缘巧合,旁人相送而已。”
  我这话说的没错,轩辕剑是南宫所送,虽然不知道目的何在,但应该不会害我。至于麒麟,当年从苗疆来的老蛊婆将它种在我的身上,虽说目的是为了置我于死地,但却被蚩尤墓里神异人偶给化解了,成了我的宠物,虽然不听我的话,但与送我也没什么差别。

  卸甲剑显然不信我的说辞,却也顾不上理我,晃晃悠悠的飘到了麒麟身后,四处看了几眼之后,才又惊诧问道:“妖孽呢?怎么不见了?”
  妖孽?
  再次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一阵疑惑。
  我本以为它是说我,但方才我就站在这个地方没动,他却绕开了我,显然这二字并非说我,但这屋里只有我一个人,不是说我,他又是说谁?
  莫非屋里还隐藏着什么人,我却没有发现?
  正在我疑惑之时,卸甲剑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带着几分疑惑,对我问道,“不对,方才我的确感应到了那个妖孽的气息,为何现在又消失了?莫非是这个瓶子的问题?”
  瓶子?
  我再次往卸甲剑望去,此时它正围着一个勾勒青红二色古松的花瓶打转,而这个瓶子,正是我与胖子第一次进入道宫时,拿来做实验的那个。

  当时为了向胖子证明这是一件法器,我向其中注入了不少道炁真元,最后从瓶子里得到了一颗不知为何物的种子,也正是凭借那颗种子,在罗天大醮开始前夕,我才从藏锋手上换来了这柄卸甲剑……而拿到那颗种子之时,我也确实在其中看到过一个女人的影子,只是在那之后,无论我向瓶中注入多少道炁真元,瓶子都如同死物一般,再无半点反应……
  难道他说的妖孽,便是瓶中隐约出现过的那个女人?
  心里寻思着,我便将这个疑问说了出来,“前辈说的妖孽,可是一个女人?”
  听到我的话,卸甲剑突然来了精神,剑身上清光一阵闪烁,落到我的面前,问道,“你见过她?”
  见他如此反应,我心中自然有了答案,内心的紧张也逐渐平复下来。
  想想也是,这里是王屋洞天的中心地带,即便现在王屋洞天的护山大阵被麒麟所破,但正如胖子感叹的那般,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屋洞天之所以能在洞天福地的魁首之位上,稳坐数十年,靠的可不仅是他们的护山阵法。卸甲剑若想动手,心里多半还得掂量掂量。
  想明白这些事情,我便将自己与这瓶子的事情告诉卸甲剑。
  “这个瓶子是晚辈无意中得到的,当时只是觉得这花瓶不似凡物,这才留在了身边。后来我多次探究,也没发现其中玄奥,就暂时放到了一旁。后来有一次晚辈正在修炼,忽然察觉到这瓶子里似乎有什么人往外窥探,查探许久,才借着一个偶然的机会,在那古松后发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不过也就只有那一次,从那之后,无论怎么观察,她的身影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日期:2017-11-18 0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