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346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4 16:16:20
  拓跋弘的伎俩说穿了,唤作“以退为进”;或曰‘玉石俱焚’;我儿子太小,皇位传给他,他又成了你的傀儡。我裸退,你冯姐姐还好意思恋栈吗?而把皇位传给拓跋子推,一来,人家是成年人,不需要你跟这儿指手画脚;二来,人家有自己的妈,你还想当太后?门儿也没有!
  这就是拓跋弘的算盘。
  不过拓跋弘的算盘没打响,群臣疯了一样的劝谏,那意思,你要这么干不是以退为进,而是同归于尽。
  没办法,拓跋弘叹息一声,得,那就依你们,拓跋宏继位,我当太上皇。
  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事儿之一出现了,坐在龙椅上的小皇帝拓跋宏5岁(不到点儿),升格儿成太上皇的拓跋弘18岁,太皇太后、咱那位冯姐姐28岁(28岁,搁现在有些女童鞋还没嫁出去呢,人冯姐姐已然当奶奶了。)。
  不过,要说一句的是,尽管最后的结果‘皆大欢喜’;但是,拓跋弘和冯太后之间的矛盾可并没有化解;表面上虽说一团和气,可是底下却是暗流涌动—
  当时北魏朝廷上的大臣们大体上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冯太后的铁粉儿,太尉源贺、司徒刘尼、征东大将军冯熙、尚书令拓跋丕这些人,位高权重;第二类是拓跋弘的人,像侍中陆定国;这类人很多是打从小就被养在宫中,陪拓跋弘读书的玩伴;人数不多,但忠诚度很高。第三类是墙头草,遇事儿要看看风向,龙胜帮龙,虎胜帮虎,比如都督中外诸军事的拓跋云,以及拓跋弘其他的叔叔们。最后一类就是‘酱油党’,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左右不了朝局;比如李峻、陆叡这些人。

  总体上看,冯姐姐的势力占优。
  本来拓跋弘裸退就是个意思意思的意思,没想到由于朝中大臣打横炮,这点儿意思最后变成了不好意思;这让拓跋弘情何以堪。因此,自打拓跋弘当上“太上皇”,这伙计开始退而不休,朝中之事他还要说了算;您想这冯太后能干吗?
  公元475年10月,太上皇拓跋弘同志在平城北郊,举行了规模空前的国庆大阅兵。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悉数登场。这么嘚瑟,做给谁看的?
  冯太后心里明镜儿似的,她终于做了那个决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让他后悔当人!
  公元476年6月,朝廷突然宣布戒严,设卡封路;京城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广场上增派了警力,荷枪实弹。
  没过几天,太上皇前去给冯太后请安,霎时,伏兵四起,拓跋弘没吭一声就被拿下,塞进小黑屋囚禁了起来。不久,有消息传出,太上皇崩于平城永安殿,享年23岁;过早的离开了我们。
  众多史料异口同声,下黑手的,就是冯太后—
  《魏书显祖本纪》史臣曰:献文帝“早怀厌世之心,终致宫闱之变,将天意哉!”
  《魏书文成文明皇后冯氏传》称:“太后行不正,内宠李弈。显祖因事诛之,太后不得意。显祖暴崩,时言太后为之也。”
  《北史文成文明皇后冯氏传》:“太后行不正,内宠李弈,献文因事诛之。太后不得意,遂害帝。承明元年,尊曰太皇太后,复临朝听政。”
  日期:2018-04-24 17:25:59

  接下来,冯姐姐本着斩草一定要除根的原则,大肆清洗朝中拓跋弘一系的势力,该赐死的赐死,该贬职的贬值;总而言之,朝中实现了清一色。
  这一年,坐在龙椅上的孝文帝拓跋弘10岁,小家伙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奶奶乾纲独断。
  冯太后整治北魏朝野,还得花点儿时间;先让她忙一会儿,咱们翻回头再看看刘宋这边儿。
  这边儿,呵呵,又出幺蛾子了;那个之前被刘彧很是瞧不上的傻子弟弟刘休范,造反了。
  刘休范为啥造反?
  这事儿,还得从刘彧死后留下的权力格局说起。在刘彧钦定的几个顾命大臣中,核心人物是尚书令袁粲和中书令褚渊,他们位居中央,发号施令;第二层儿,是像蔡兴宗、沈攸之这些人,刘彧让他们出镇一方,跟中央遥相呼应。由于之前摸过底,萧道成演技到位,骗过了刘彧,因此在新的常委班子里,萧道成也挂了一号,主要负责卫戍区的工作。

  但是,等刘彧一死,他留下的班子就出现了裂痕—
  表面上,刘宋的权力掌握在袁粲和褚渊等托孤大臣手里,但是实际上,实权都在刘彧的心腹辅国将军阮佃夫、右军将军王道隆的手里。
  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说穿了也不难理解,刘彧信不过士族出身的袁粲、褚渊。而袁粲、褚渊这二位,虽然做上了辅政大臣,但没几天他俩也发现自己特么上当了。
  袁粲和褚渊新官上任,很想放几把火,改一改朝廷的积弊,振奋一家伙;没想到阮佃夫和王道隆成心和他们拧着干,前者的施政纲领根本没人甩。
  当然,阮、王二人欺负手无寸铁的袁粲和褚渊可以,这俩没兵,不用担心;但对于出镇在外的地方实力派,阮、王二人还是很怵的,比如即将出任荆州刺史蔡兴宗。
  在京师处理完刘彧丧事之后,钦命荆州刺史的老蔡同志便要离京赴任去鸟;但是,就在这个端口儿,一件意外的小事儿,打破了刘彧生前苦心设计的政治格局;同时也引发了后面一连串灾难性的后果—
  事情是这样的,老蔡同志要走了,王道隆便打算去送送,可是等他到了蔡兴宗家,他发现,自己的热face贴到了人家冷臀部上。
  蔡兴宗此人士族出身,这伙计紧跟当时的社会潮流,历来瞧不起出身寒门的人;而且在当时有个挺狗血的潜规则,寒门人士在高门士族面前,未经许可是不能坐下的。
  王道隆来到蔡家,蹑手蹑脚地走到蔡兴宗跟前儿,却一直没有听到主人热情的寒暄、叫座;老王同志就这样在蔡兴宗面前尴尬地站立了半天,一直不敢坐到凳子上,而蔡兴宗也始终没拿正眼儿瞧咱老王同志一眼。
  这可给王道隆气坏了。
  多说一句,刘宋一朝,体现士族和寒门之间等级悬殊的事儿具有代表性的一共出了3件,一是在元嘉时期,中书舍人秋当(也有的书上叫狄当)去拜访太子詹事王昙首,在王昙首跟前一直不敢坐下。第二件,也是元嘉时期,深得刘义隆宠信的中书舍人王弘奉命去拜访大士族王球,走之前也是怕尴尬,刘义隆跟王弘说,你就说你是奉旨去的,让他给你看座儿;等王弘到了王球家,如此这般对王球说了,谁知王球同志只是淡淡的将扇子一举,说了句,你想多了吧?到了(liao)也没让王弘坐下。王弘臊眉耷眼的回去给刘义隆汇报,刘义隆也无奈了,说,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了。第三件,就是这次王道隆在蔡兴宗跟前儿遭遇的尴尬。

  这事儿看着不大,但是王道隆认为这可是奇耻大辱;他回去就打着刘昱的旗号,免去了蔡兴宗荆州刺史的职务,让其回京任中书监,实际上就是明升暗降,解除了实权。
  而空出来的荆州刺史一职,由咱们之前聊到的沈攸之出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