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1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五指收紧,掐得更狠,何笙的眼底开始充血,密密麻麻的青筋从皮肤深处暴起,焦味越来越重,争先恐后钻入她鼻息,为近在咫尺的死亡恐惧平添一份更大的绝望。她被呛得咳嗽,使劲去掰萨格的手,试图腾出一点余地喘息,然而对方脸上同归于尽的决然,令她心口猛沉,论力气和身手,何笙哪一点也敌不过她,连挣扎的力量都微乎其微。
  乔苍和周容深不断靠近,又被涌动的毒贩击退,怎样都突围不了,更别说从萨格毒掌下安然无恙救出何笙,他们被人海战术团团围住,距离几十米开外的条子,听到叫喊有丨炸丨弹,也慌了手脚,来得匆忙,并没有带上排雷专家,如果威力够大,方圆一百米内所有人,都逃不过这场粉身碎骨的灾难,他们迟疑停住,拿出望远镜观摩阵势,等候周容深第二道指令,谁也不妄动。
  在灵魂近乎出窍,而她只能自保的时刻,何笙忽然想到她这辈子最擅长的事。
  演戏。
  她以出色的美人心计,撂倒了数不清的女子,迷惑了数不清的男子,怎就不能让萨格堕入陷阱呢。
  她逐渐放弃反抗,挺尸一般颤栗,僵硬,绷直了手脚,她露出三分之二的眼白,泛青的瞳孔和血丝使她看上去奄奄一息,了无生气。
  萨格心系那批货,更清楚自己的人决计不是那两个男子对手,焦急过去翻盘,看猎物不行了,放松警惕脱了手,她刚转过身,还没来得及站稳,何笙拼尽全力反转而上,从头顶扑下,将萨格死死控制住。
  她腰间的刀片,贴着皮肉,在方才挣扎中割破了自己,此时总算派上用场,她毫不犹豫指尖捏紧抽出,直冲萨格咽喉,后者奋力一推,刀刃割偏,擦着肩膀掠过,割下两三毫米的薄肉,一刹间血珠四溅,迸落至何笙的鼻尖。
  她咬牙再度出手,稳准很,快如闪电,狠狠C`ha 入萨格的耳朵,险些削掉耳垂,她疼得闷哼,趁机抬腿一踹,将何笙踢飞到墙角。

  她学着乔苍的样子,落地时脚尖勾住沙土,双臂后弓,将倒退的力度缓冲中和至前方,减速下坠避免受伤,只是磕得狠了些,并无大碍。
  萨格横起扫堂腿,翻卷劈下,如秋风落叶般卷起埋入黄沙底下的草帘,帘子拂动尘埃、碎草、积石,扑簌升空,迷了所有人视线,她在这扇混沌的屏障之后,稳稳接住卷帘内掉出的暗器,手指大小的匕首,浸过砒霜的金镖,丨硫丨酸溶蚀的银针,她两手一抖,承载不逊色男子的腕力,齐刷刷奔向了乔苍与周容深。
  他们屈膝重锤面前缠斗的马仔,踩住头颅朝上翻越,握拳抓紧缆线,跨进二楼破败的窗子,玻璃顷刻间炸裂,碎片洋洋洒洒,铺天盖地包围了底下没能躲开的毒贩,顿时挂了不少彩儿。
  乔苍与周容深各自把持一扇窗,一堵墙壁,缆线一分为二,渡着他们身体垂直而下,倒栽葱的姿势坠沉,在距离地面仅仅几厘米的位置,猛地使出一招登山捞月,毫无借力支点,仓促站稳,萨格不给半点安生,第二批暗镖风风火火抵达胸口,乔苍隐隐皱眉,积聚了八分力的掌心一搪,镖头被撞得摇摇欲坠,仅仅擦过袖绾,割裂了衣袂,皮肉毫发无损。金镖在他控制下据为己用,被续添蛮力,推向身旁偷袭的马仔,眨眼割破额头,入皮三寸,血流如注。

  周容深凭借惊人指力硬生生撕烂了铁丝缠绕的缆线,电光火石白闪四溅时,于原地一百八十度利落反转,踢下悬挂在楼板的一块木撑子,惊险避开强流电击,缆线破损,一颗威力最大的炮弹哑了。
  这意味着,至少外面那些条子没有性命之忧,而楼房内的人,依然无可避免炸飞的厄运。
  萨格见最大的底牌被毁,怒意勃发,她放弃与乔苍这边的马仔厮斗,趁所有人不备,经过何笙身旁,冲向楼后的废墟。
  何笙清楚看到,她拉响了雷线的顶端。
  霎那,四面八方的草堆,瓦砾,都开始猛颤,摇晃,撼动得整栋楼宇扑簌掉下灰尘,原来一楼浮土之下的地面埋了数不清的雷线,萨格偷渡进入广东,并无法携带危害力过大的炮弹,为了一击即中,覆盖效果更猛,她选择了雷区。

  将所有人引到雷区内,瓮中捉鳖。时间如此紧迫,她不可能修葺防爆的暗道,她如果想脱身,唯有紧挨窗口,后山。
  雷线被点燃的一刻,嗞嗞的声响惊了何笙,整个楼内的人,身子都是一僵。
  “躲开!”
  她大叫一声,随手抄起一侧的铁棒,扔向背对她的周容深,棒子尖利的头儿剌入他衬衫,撞击他朝前踉跄数米,躲开那条直冲他而去的火线。与此同时,她另一手拼尽全力握紧石板,狠砸乔苍臀部,这是全身站立的支点,极其脆弱,他毫无防备,瞬间被顶出了门外。
  他脚下的雷线,紧随其后未过一秒钟,火苗嗖一下蹿了上去,黄毛留下的马仔不知何时爬上三楼,将毒贩的便盆和尿液泼了下来,这些东西又沉又湿,将刚刚燃起的星星之火,彻底砸灭。
  混乱之中,萨格用砧板遮身,迅速移动,狂奔至斜对面结满蜘蛛网的窗口,何笙察觉她要弃甲逃亡,飞速爬向她们两人方才厮打的土堆,捡起染血的刀片,摘下戒指,绑住其中一端,用以增力,抛了出去。
  她仅剩的力气,随着这一下而跌倒在地,匍匐喘息,刀片飞打在萨格脊背,划出一道血口,她步子微顿,疼得仰面呻吟,回过身看向何笙。

  她突然出手,使萨格吃了点亏,但并没有赢来转机,萨格一条腿跨出窗框,两手扶墙,另一条腿踩中了弹药箱的红色按钮,雷线仿佛烟花,仿佛新年大街小巷的炮仗,尖锐剌耳的巨响冲破泥土,晃过房梁。
  “轰隆——”一声,丨炸丨弹终是引爆,萨格丧心病狂掩埋了连环弹药,并不是一次性发作,咬牙撑过那几秒便能死里逃生,而是后果连绵午休,一颗接一颗爆炸,完全不给人挣脱余地,光空气内飘散浮荡的颗粒尘埃,就足够堵塞气管窒息,中毒而亡。
  第一颗丨炸丨弹燃爆后的第三秒,乔苍怒吼发了狠,连踹带打,放趴下身边阻拦的毒贩,飞扑向藏在石墩后躲过一劫的何笙,沙土燃了火焰,虽然不烈,却灼烧无比,他无法淌过,只能攀上头顶的断壁残垣,从塔顶顺势下沉,落在何笙身上,卷着她滚向旁边更大的石墩,第二颗丨炸丨弹在刚才她藏身的石墩下响起,炸得碎石漫天,几粒砸在乔苍肩头,他仓促瞥了一眼,顿时瞳孔猛缩,心脏骤停,手也不可抑止颤抖一下,面目全非的狼藉。他倘若迟了,哪怕迟一会,何笙现在势必成为鲜血淋漓的碎末。

  他说要呵护她周全无恙,不让她落泪,不让她身陷险境,给她余下漫长的半生,只有阳光,花香,春露,没有荫霾,骤雨,风浪。
  日期:2017-12-2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