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33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密心里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翟让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毕竟是瓦岗军的奠基者,且不说他有没有废掉自己的企图,即便是没有,态度也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友好。他在军中旧将故旧还有很多,对自己称魏公不太服气的也很多,要是哪天一冲动撺掇旧部来个刺杀或是叛变,取自己的性命实在易如反掌。若到那时,后果真真不堪设想。唉,事已至此,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李密下定决心,当一回曹操。
  日期:2017-12-20 20:43:51
  [75]
  十月十一日,天气渐渐转凉,当晚乌云遮住了月色,庭院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昏黄的灯光映照着整个屋子,李密在里面摆了一桌酒宴。
  鸿门宴
  翟让、翟弘、王儒信等受邀的管理层人员都端坐在酒席上,板着脸一言不发,翟让的手下李勣、单雄信等人站在一旁侍立。李密的手下房彦藻则来来的穿梭于酒桌和厨房之间,殷勤招呼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客人。
  酒宴还是按时开始了,几杯酒下肚,气氛缓和了一些,李密突然说:
  “今天和诸位老友饮洒,不要这么多人吧,留下几个服侍的就可以了。”
  说罢,李密挥了挥手,叫身边人都退了下去。
  然而,翟让却一点也没有理会这个貌似主动求好的意见,仍然自顾自的喝酒吃菜,全然把李密的话当成了空气。跟随他前来的单雄信、李勣没有收到老大的命令,也都站在他身后纹丝不动,用冷漠的眼神看向了门外。刚刚缓和的气氛又沉闷下来。
  房彦藻赶紧赔笑着过来打圆场。
  “今天天气太冷了,让司徒的手下也坐下喝点,暖和暖和吧。”
  李密的目光转向了翟让。

  “听司徒的意思?”
  翟让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一边大嚼着,一边大大咧咧的点了点头。
  “去吧去吧。”
  于是,房彦藻把李勣、单雄信等人请到了隔壁一间屋里,单独安排了酒宴。唯有李密的手下壮士蔡建德在桌边持刀侍立。没有人注意到,他手里正握着一把长刀。
  大家又放开喝了几杯酒。酒酣耳热之际,李密突然站起身,从身后取出了一把弓,言辞恭敬的向翟让说道:
  “翟大哥,我知道您素来喜欢这玩意儿,特意弄了一把。不如您瞧瞧.”
  翟让吃惊又欣喜的盯住了这把弓,一把接过来,抓在手里仔仔细细的瞧了一遍。真是一把好弓啊,一把绝世好弓!坚韧、结实、富有弹性,边缘打磨的光滑,用料非常考究,看起来一定是出自名家的手笔。翟让爱不释手的端详着,他甚至为自己刚才的无礼感到过意不去了,也在一瞬间动起了和李密冰释前嫌的念头。

  于是,他彻底卸下了防备。
  “哈哈魏公,这怎么好意思?”
  “何不拉一下试试?”李密微微笑着,低声说道。
  翟让口里答应着,两个臂膀一较劲,喜笑颜开的拉开了弓。
  壮士蔡建德突然从背后闪出,挥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他的头颅骨碌碌滚到地上,发出了一阵低沉的怒吼,吼声听起来是那么惊讶,那么愤怒又那么不甘。但这些都无关紧要了,他已经死了。
  翟弘、王儒信没来得及反抗,也被砍杀在席位上。
  宴席在一瞬间变成了屠场,喊杀声和血腥气窜上了云霄。听到动静的李勣知道不好,急忙夺门而出,却被把门的卫兵一刀砍中了脖子,血流如注。卫兵正要砍下第二刀时,王伯当赶过来呵止了他。
  李密也带着人赶了过来,马上叫人扶起李勣安置到自己帐下。
  随后,他在卫士的簇拥下来到了隔壁屋内。英勇盖世的飞将单雄信早已吓的面如土色,扑通跪下,不住的叩头求饶。但出乎意料的是,李密当场把他扶起来,赦免了他。左右两旁的人看到这突发情况,都吓得瑟瑟发抖,恐惧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李密这才环顾四周,大声说起了自己这样做的目的:
  “我们同起义兵,本来是要铲除暴虐的。但是你们都看见了,司徒翟让却专行暴虐,不仅不分上下尊卑,还时常凌辱我的部下。今天我诛杀的只是翟让一党,与各位无关。”
  话虽这样说,但翟让的部众并不打算相信李密的承诺,很多人听到风声之后,立刻收拾包袱准备跑路。李密叫过了俯首帖耳的单雄信,让他先行一步,传达自己的慰问之意。
  等单雄信交待的差不多了,李密打马来到翟让所部的军营。
  “将士们,司徒老早就想要杀我李密了,我今天实在迫不得已才杀了他。”
  翟让真的死了。那些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士兵们终于再次确认了这个消息,但此时此刻,他们心头涌上的不是愤怒,而是恐惧。因为谁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小的年轻人就是杀掉他们勇猛的大头领的凶手。
  李密极力用坚定的语气继续重复道:

  “今天要杀的只有翟让一党,你们是无辜的。要走的明早就可以启程,李密绝不强留。不想走的我也将会对你们一视同仁。”
  头领已经死了,就是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呢?天下虽大,又有几个瓦岗可以容身呢。事已至此,士兵们能做的只有俯首听命。
  李密随即下令,让李勣、单雄信、王伯当分统其众。
  不久之后,李勣被派到了黎阳—这个瓦岗军势力范围最东的边界,成为了一个任其生自灭的角色。单雄信也不再参与瓦岗军大政决策,失去了兵权。从此,这两个除翟让以外最重要的瓦岗寨创始人都被边缘化了。还受李密信任的只有当初有引荐之功的王伯当。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