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32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20 12:00:40
  [72]
  溺水
  就在李渊进军长安的时候,瓦岗军和隋军的斗争也进入了最艰苦的相持阶段。总体上看,瓦岗军胜多败少,给予了隋军重创。但是在十月二十五发生的黑石之战中,瓦岗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这个损失不是什么兵力或者物资,事实上瓦岗军取得了胜利,但他们却在战斗中失去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柴孝和,他落水淹死了。
  物资没了可以再抢再生产,人没了却无法复生。这位聪明绝顶智囊的离去让李密非常痛心。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得力的人可以为他运筹帷幄、出谋划策了。
  李渊进占长安之后,关中对李密关上了大门。而当他不久以后再次叩开关中大门回到长安的时候,却是以另外一种身份,另外一种方式.
  日期:2017-12-20 12:02:00
  [73]
  火并
  自古以来共患难很难,共富贵却很容易。但盛极一时的瓦岗军却已经几乎无法共富贵了。在风头无二的表象下,瓦岗军的内部其实早已暗流涌动,从前潜伏的危机、隐藏的矛盾、积累的怨恨都在悄悄滋长,直到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把失去冷静的人们彻底吞噬。
  翟让不爽了。
  位列司徒的他仍是瓦岗军中的统帅人物,但大家都知道他正在走下坡路。李密已经当了魏公,大有再进一步面南称帝的势头。到了那天,翟让还能保住现在的地位吗?想必是不能的。可如果不能,那些追随他的旧部又有什么前途?
  于是,以王儒信为代表的旧部们便不断怂恿翟让夺回失去的权力,具体措施是劝他自任军中的大冢宰,总管政务,先在政权上把李密架空。
  哥哥翟弘对翟让主动让位的举动也十分不满,平时也是想起这事儿就来气,有一次他就愤怒的对翟让吼道:
  “天子的位子只能自己坐,怎么能让给别人?你要是不想干,我来!”

  对这些对这些蜚短流长之言,翟让本来没往心里去,因为他知道自己和李密的差距。我翟让虽然比普通人强些,但也没有那种当皇帝的命,让位给李密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没什么好抱怨的。所以,无论大家表现的如何愤愤不平,他向来都是一笑了之。自己无非就是闲来无事搞搞业余爱好,图个逍遥快活也就知足了。
  但遗憾的是,尽管翟让为人耿直、爽快,慷慨大方,可他毕竟不是圣人,反而在人品上还有些瑕疵。可能是山大王做久了的关系,他也养成了一副贪财好利、行事霸道、不受约束的性格,经常干一些违法乱纪的勾当,而且往往干完之后还不忘耍一耍昔日老大的架子。
  这就决定了,他即使没有夺权的行动,也难免被误认为有夺权的野心。
  有一次,他召元帅府的记室邢义期来赌博,邢义期却没有来。感到被拂了面子的翟让大发脾气,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命人把他抓来打了八十军棍。

  然而,翟让可能忽视了一件事,或者他即使没忽视却也没有在乎,那就是元帅府是李密的办公机构,邢义期是李密的人,那么他杖打邢义期就是冒犯了李密。而且无论怎么说,赌博也是件不怎么正当的娱乐活动,就是不参加也不应该成为挨打的理由。
  但是,蛮横的翟让却因为人家不来赌博就擅自加刑,而且还是八十军棍的重型,这实在是触犯了李密的底线,也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对于这件事,李密心里感到很不痛快。但考虑到翟让收留自己的恩情,以及主动让位的无私举动,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暗中压了下来,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
  但没想到,翟让对李密的步步忍让却不知道领情,他那粗鲁跋扈的性格一点也没有收敛,仍然经常不分场合的胡作非为,甚至发展到公然向李密的部下要钱要东西。

  更可怕的是,在王儒信、翟弘等人的轮番轰炸下,他开始变得动摇了。其实这不奇怪,谎言说上一千遍都可以成为真理,更别说这些挑拨离间之言了。说一遍可以当耳旁风,说两遍就要犯嘀咕,说上三遍五遍几十遍,他就开始反悔了。
  终于,翟让当面埋怨起了李密的亲信—元帅府左长史房彦藻。
  “你从前攻破汝南时得了很多宝货,只给了魏公,却不给我!”
  听了这没头没尾的兴师问罪之言,房彦藻一时表情错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翟让看到房彦藻被吓怕了的表情竟然十分得意。他冷笑了一声,随即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话。一句最终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话。
  “你要知道,李密可是我立的,以后的事还不知怎么样呢!”(魏公我之所立,事未可知。)

  不管翟让的心里怎么想的,怎么算的,只要有心人听到这句话就只能解读出一件事—他想摊牌。
  翟让,或许,你该跟大家说再见了。
  日期:2017-12-20 20:39:15
  [74]
  房彦藻不敢怠慢,立刻把翟让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李密,并力劝道:
  “翟让这人贪婪愚昧,刚愎自用,有目无君长之心,应该早些想办法。”

  房彦藻的话给了李密很大触动,他对翟让也早就不满了,但一想起翟让对自己的大恩大德,以及瓦岗军目前正与敌人战况焦灼的形势,还是有很多顾虑。
  “我们的事业才刚刚有点起色,就自相残杀?不太好吧。你让各地群雄怎么看我们?”
  房彦藻伸出一只手臂,斩钉截铁的说道:
  “毒蛇螫手,壮士断腕。虽然腕子断了,但性命还可以保全。如果被他们得了先手,悔之晚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