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女人有错吗?生不逢时却恰好遇到》
第971节

作者: 山间老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两个正在筹备中的会议俗称“两会”,通常是每年新年年初的时候同时先后召开,就本次最近的“两会”而言,距离今日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对于这两个会议,李睿比较关心的是市人大那个会议,因为老板宋朝阳头上市人大常委会“代主任”的头衔将会在那次会议上被摘掉,将被选举为正式的主任。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完全用不着担忧。
  与市两会的步伐并不同步,市下面各县区的两会也都会在明年年初那几天举行,将会有很大一批头上带着“代”字的领导被提正,比如李睿的干哥、市南区政府的代区长李明,又比如刚刚从县委副书记位子上提为县长的双河县代县长方青云。这些人肯定无时不在期盼着两会准确的说是人代会的到来。

  李睿胡思乱想着,忽然想到了准岳父吕舟行头上,他也是刚刚从常务副省长提成了代省长,如今距离省人代会也不远了,再有一个月左右,他头上的代字也会被摘掉,从此成为山南省的二号首长,真正的封疆大吏,到了那时候,他恐怕是威势更隆吧,自己也差不多快跟青曼完婚了,这之后如何给他做女婿,如何能让他更满意,如何彻底融入他们吕家,还真要好好思量思量,总不能把青曼娶到手以后就稀里糊涂的过下去,那样肯定是不行的。

  他在凝神思虑,会议在继续进行。
  会议对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和市政协党组今年的工作予以充分肯定,指出明年要重点围绕确保经济社会稳中向好、改革创新实质突破、扶贫解困等等重要中心任务,进一步发挥好各自作用。
  李睿给宋朝阳拟的讲话稿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不过作用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大,因为宋朝阳经常脱稿讲话,并在他的稿子里揉进了一些自己的想法。这似乎并不影响发言效果,反而比单纯的讲话稿更厚重更灵活了。
  李睿将他这些临时性的发挥全部速记下来,准备散会后回去仔细研究一番,一方面是学习了解老板的讲话方式与思路方式,另一方面是补充完善自己的拟稿能力。

  给领导做秘书,就是要时时摆正自己的心态,永远不能满足自傲,那样会止步不前,要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狗屁不通的小学生,是领导赏赐自己跟他学习进步的机会,要像敝帚自珍一样的珍惜每一个学习的机会,如此方能不断进步。
  会议进入到后半场,众常委研究并原则同意《**青阳市委关于增强人大监督刚性和监督实效的意见》,指出,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关于健全“一府两院(政府,法院与检察院)”由人大产生、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制度的重要论述,为加强和改进人大监督工作指明了方向。“一府两院”要增强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的自觉性和主动性,人大要加强对“一府两院”的监督刚性和监督实效。要进一步加强和规范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加强和改进人大监督方式,加强对政府财政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加强对任命、决定任命的地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履职情况的监督,扩大人大代表和群众对人大监督工作的参与等……

  这里说得还是挺动听的,实际上,在座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人大只是一个摆设,任何重大事务的决定权都在丨党丨委手里捏着呢。说什么人大监督这个、审查那个、任命谁个……说白了,它也就是絮叨絮叨,痛快痛快嘴罢了,真正的权力还得看丨党丨委。丨党丨委不发话,它也不敢擅自做什么。事实上,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同时兼任人大常委会的主任,就已经清清楚楚的表明了这个内在深意:人大,也要听党的。

  李睿听得暗暗好笑,忽然想起了一个笑话:说是有一小姑娘看报纸,完事问妈妈:什么是丨党丨委啊?妈妈说:丨党丨委就是你爸,整天不干活,还老骂人。小姑娘又问:什么是政府啊?妈妈说:政府就是你妈我,整天干活,还被你爸骂。小姑娘再问:什么是人大啊?妈妈回答:人大就是你爷爷,名义上是一家之主,但整天提个鸟笼子,啥事也不管。小姑娘继续问:什么是政协啊?妈妈说:政协就是你奶奶,整天唠唠叨叨,但是没人听她的。小姑娘还问:什么是团委啊?妈妈说:团委就是你哥,整天在外面瞎折腾,啥忙都帮不了。小姑娘最后问:什么是纪委啊?妈妈拿过小姑娘的报纸:纪委就是你啊,名义上是监督父母的,但是吃父母的,穿父母的,受父母领导,关键是还整天问这问那。

  笑话非常形象也很生动的阐明了这四大家之间的内在关系,可见,还是丨党丨委最厉害,任何班子都要在丨党丨委的领导之下开展工作。而在现实中,人大政协几乎已经成为退二线领导干部的基地了,也能看出这两个机构打酱油的本质所在。
  会议最后强调,市委将进一步加强和支持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各项履职工作,提升全社会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促进我市民主政治建设。
  至此,一段冗长枯燥、实际意义并不算大的会议终于算是结束了,所有与会人员都在心里松了口气。市委副书记于和平更是连连扭动屁股,似乎想要抬起来,但当着这么多人又不好意思抬起来,在那里扭扭晃晃的,就好像屁股下面坐着一个仙人球似的。
  李睿看得不无好笑,猜到他可能是生了痔疮,对于生了这种长期慢性疾病的人来说,痔疮就是不亚于仙人球的存在,令人如坐针毡,坐立不安,坐久了不行,走时间长了也不行,唯一舒服点的姿势就是趴着,还得把两腿分开,免得腿股间摩擦痔疮引起更剧烈的痛苦。如果这头老狐狸真是生了痔疮的话,开这种耗时较长的会议对他来说还真是一种折磨。

  到了下午三点多,李睿忽然接到了段小倩的电话。段小倩自言已经在市委楼下了,要他下去相见。
  李睿非常不解,大下午的她找自己干什么,两人之间又没有什么工作中或者业务上的往来,唯一的过往就是数次的结怨,不客气的说,她就是自己的死对头,在这种前提之下,她找自己还能有什么好事吗?问道:“不知道段警官有什么事?”段小倩笑着说:“你下来就知道了。”李睿见多了这个母老虎发威发蛮的样子,还很少见到她笑对自己的时候,潜意识觉得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道:“我很忙,有事就电话里说吧。”段小倩道:“你就下来吧,我托你办点事,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李睿信以为真,道:“好吧,那我就下去了,你等着。”

  考虑到时间不会太久,他也没跟老板宋朝阳打招呼,拿起夹克穿上,快步下了楼去。
  走出市委大楼,还没下台阶,他就听到有女子喊道:“这呢,过来,我在这呢。”循声音望去,见穿着警服的段小倩俏生生站在南侧的自行车棚子边上,心中非常好奇,难道她是骑自行车过来的?快步冲她走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