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昏暗的尽处,是一辆等候许久的银色宾利,司机推开门,朝后面挥手,周容深与何笙走下警车,吩咐其余人待命,便上了那一辆。
  乔苍坐在后厢,副驾驶黄毛,黄毛不断输入地址定位,可在屏幕上什么痕迹都没有,如同死机一般。
  萨格竟然使用了国际反定位设置,这可是造价不菲,每分钟便要数万,黄毛龇牙咧嘴把机器扔出窗外,“操他妈,臭**,上次在金三角就该捣烂她的逼!”
  乔苍始终不发一言,直到车厢安静下来,他忽然开口,“兵分两路。”
  周容深似乎与他商量过,顿时领会了他的意思,递到何笙一瓶水,给她压惊,“你现在进去,千方百计让萨格将盛放乔慈的箱子拿出,打开拉链,放在正中央的空场。”
  他从口袋内摸出一把金色勃朗宁,将子丨弹丨壳上膛,看向乔苍,“我们各自爬上两处平房,对准箱子内的蛇射击,一枪爆头。以枪声为准,我的人,暗中包抄,你的人,直接强攻。”

  黄毛一听顿时炸了,“平房距离厂楼,大约有九十多米,瞄准人头都很吃力,蛇头才弹丸那么大,还会不断蠕动,击偏部位令它们犯了野性,会咬死小姐。万一失手误伤,连送医的时间都来不及,这可是荒郊野外。”
  他左右瞧了瞧,“何况到处都是防风伏击的马仔,枪法,耐性,定力缺一不可,还要防止偷袭,这根本办不到。”
  在黄毛阻挠时,乔苍沉默掏出随身携带的枪,他拉动保险栓一刻,周容深推开车门,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何笙知道山穷水尽,除了搏一把狠的,再无第二条路。
  步行了八分钟,何笙出现在场楼外,她才站稳,暗中所有目光都聚拢到她身上,紧盯不放,为乔苍和周容深翻身上房空出了整整十秒,他们相隔数米,面对面卧倒伏击。
  萨格站在三层破败的窗口前,发出一阵笑,这笑早有预料,又出乎意料,“果然不好骗,看来我不该让你来。”
  “我规矩办事,诚心交易,你却要黑吃黑,萨格,你好歹是一国毒枭,在亚洲排得上号,这么不地道的事,你也做得出。”
  她不急不恼,语气先轮下来,“何必动怒,我不过逗一逗你,我想知道自己到底败给怎样一个女人,她是空有皮囊,还是里里外外都胜我一筹,你能识破我的计谋,不得不说很厉害。”
  她将杯子反手递给随从,从三楼走下,缓慢迈步抵达一楼空场,与此同时,两名毒贩控制何笙,进入与萨格汇合。
  “我要的东西。”

  “二十名特警在羊肠小楼尽头。随时听你差遣。”
  萨格挑眉,“他们会不会反过来围剿我?”
  何笙听出她变卦之意,眯眼没吭声。
  “不如这样,送佛送到西,令千金在我手上再多委屈一时片刻,只要我带这批货上了公路,出广东边境,我一定完好无损奉还。”
  就是此时,最不露痕迹,不被怀疑。

  “我怎知,她现在有没有气息。”
  萨格打了个响指,保镖将原模样的箱子搬出,缓缓放在地面,虽不是正中央,可也没偏颇多少,里面毫无声响,只偶尔一下下鼓起小包,似乎是乔慈的手脚在动,何笙收回视线,冷冷质问,“你出边境还我,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已经言而无信了。”
  萨格嗤笑,她妖冶的红唇,比蛇蝎还毒,“你有选择吗?她的小命捏在我手里,我现在还你,我怎相信你呀?”
  房顶此时传来窸窣的声响,所有人只当风声刮过,并未留意,何笙却知道,这是他们发射的信号。
  她笑声比萨格还要猖獗,“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你一无所知就敢痴心妄想,选择权当然在我手里。”
  她话音才落,一声枪响从两端同时炸开,分秒不差,几处伏击的毒贩乱作一团,纷纷寻找声源,可才抬起头看到伫立房檐上的两抹人影,便直接一弹封喉,直挺挺倒地。
  地上搁置的箱子在巨大惯力冲击下狠狠颤抖,几乎从瓦砾间翻了个个儿,血浆从弹孔里喷溅而出,一阵猛烈晃动归于平稳,哭声随即断断续续溢出,但非常微弱,何笙毫不迟疑,卧倒飞速滚动逼近,躲避着从四面八方扫射下来的子丨弹丨,她学着记忆中乔苍的样子,滚动的过程和频率根据枪响而决定,枪响后的半节拍,避到相反位置,必须打起一百二十分津神,否则便会漏掉,从而中弹。
  萨格皱眉,深知局面有些失去控制,倒还算冷静,她怒斥废物,有人上了屋顶都没有察觉。站立身后的马仔大惊,反手将整个箱子打开,躺在里面的乔慈被二度惊吓,沙哑啼哭,左右两侧的空隙处,盘旋着一对花斑纹毒舌,公的蛇头被打爆,母的不只头裂,子丨弹丨连眼珠子一并贯穿,两条毒舌维持死前对外界不妙气氛的感应和警惕,长身扭曲,僵硬,粉红色的信子吐出,其中一根上沾满白色的毒液,毒液朝乔慈的脖颈喷射,但是并未来得及溅落,便被一枪爆裂了蛇胆。

  乔苍和周容深的枪法简直津准到灭绝人性,九十多米的距离,肉眼都不可分辨,剌杀蛇头,远胜过正中人眉心的本事。
  乔苍从西北方一跃而入,踩着几名马仔头颅借力腾空,飞身落地,一手撂倒一个,解决得干脆利落。周容深从东南方持杆跃起,杆的一端支地,另一端在他掌心,长长的一条弯曲成弧形,飞渡他落地的霎那猛地弹开,直冲天际,打中了紧随其后的数名马仔,被击撞得晕头转向,与此同时何笙滚到了箱子旁,将乔慈一把捞起,护在怀中,反手掐住了偷袭的毒贩脖子,朝左侧狠狠一掰,嘎吱脆响,脖颈的筋脉崩裂。

  她不知自己哪来这么大力气,二楼窗口接连跳下马仔,有的奔向乔苍,有的围击周容深,其余则抢夺乔慈,何笙左右躲闪,来不及寻找武器,只能赤手空拳,她到底是女人,力量悬殊过大,勉强打个自保。
  当她举起啼哭的乔慈,以血肉之躯沉下,压在马仔身上,与他一同放倒,外面的战况也偃旗息鼓,平复下来。
  周容深站在紧挨公路的那一边,手上是一把钥匙,他踩着一个毒贩的头颅,逼迫他吐出军火和丨毒丨品的藏处,这把钥匙是否可以开箱。
  乔苍与萨哥对峙,夜风袭袭,卷起他衣袂,他深邃的眉目冷厉,半点柔情与念旧都没有,这样冷漠,好像十二月飞雪,北城堆积如山的冰棱,触一下,毫发无损,却伤了人的手指。好像高高的河谷,寒霜凝成纯白的雾,雾遮掩着脚下的深渊,荆棘,猛兽,只露出海市蜃楼般的虚无幻境,诱惑着岸上的人,失去理智往里跳。

  萨格沉默许久,最终发出一声冷笑,“我又输了。”
  她为故作冷静自己点了一支烟,指尖的颤抖却暴露了她的彷徨无措,以及对生死未卜的迷茫畏惧,她大口吞吐着,“我似乎从没赢过你。”
  日期:2017-12-2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