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0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低下头,她死死咬牙,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泪水还是翻涌而出。
  若没有那个晚上,她对乔苍,根本动不了那样的情肠。
  他让她等结果,他会出面安排。
  她捂住唇,什么都没有说,那声谢谢梗在喉咙,她想,他一定不愿听。
  她何曾与他这么生疏过。
  她仓皇转身,冲向走廊,何笙离开后,一名下属从另一方向走来,他定格在门前,凝视她逐渐远去的背影片刻,皱眉进屋,“何小姐也是为盛文的事而来吗。”
  “不是。”周容深揉捏眉心,淡淡开口,“乔慈被萨格绑架。现在危在旦夕,这风声瞒了几十个小时,该是时候戳破。”
  下属大吃一惊,“萨格,那位名响亚洲的泰国女毒枭?她不是逃走了吗。”

  周容深端起茶杯,“她来沿海做一笔大买卖,被乔苍拒绝。”
  下属问何小姐是来请您相助吗。
  “如果事情顺利,至多牺牲一些人,还可以端了萨格老窝,不亏本。如果不顺利,我恐怕要交出部长的职权,还要接受处分锒铛入狱。可这事除了我,谁都做不了,也不会使萨格满意。”
  下属听完这个答案,整张脸凝重到极点,二十二年风风雨雨,刀山火海,周容深浮沉在社会最荫暗罪恶危险的地域,一次次凯旋,一道道遍体鳞伤。副部长的职位,岂是那么轻而易举得来。
  “周部,您的安危半点差池都出不得,这是广东境界,一旦您在这里受伤,京城问责,省厅都要挨处分,请您多体恤。”
  周容深反问,“你认为我该怎样,她是我前妻。见死不救,还是凉薄回绝。”

  下属不觉得丝毫不妥,他大胆谏言,“既然已经分道扬镳,不理会即可,官场明哲保身,本就是心照不宣的规则…”
  未等他说完,周容深突然将手上茶杯对准面前桌上用力一掷,茶盏是琉璃镶瓷金,质地很脆,目的是用来尽快化解热度,能适口饮用,但在他掌下却轻而易举被震得粉碎,化为了点点白沫。
  下属惊惶错愕,本能朝后退了半步,低下头不敢再多言。
  周容深办不到。
  他对任何人都能置之不理,唯独何笙。
  他觉得自己亏欠她太多。
  他这辈子,也许还余下十年,也许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久,她的哀求,哪怕明知要他送死,他也不会拒绝。他无法面对她失落而去的样子,他无法面对她挂着眼泪,在心底埋怨他冷酷的凄然,他胸口裹了一层又一层的情意,是她背叛与欺骗,也不能抵消的厚重。

  次日清晨,周容深亲手批示公文,蛇口码头停运二十四小时,南港口三重关卡畅行,广东省、福建省、云南省三省,衔接101国道、137国道、159国道、196国道撤消警力,七十一条公路摄像关闭,收费口待命,对某些车辆不设防,不拦查,并加盖公丨安丨部第一副部长印章,由深圳市公丨安丨局,广东省公丨安丨厅,联袂发布传真到涉及相关省市执行。
  潜伏在市局门口的泰国毒贩第一时间得到消息,通知了萨格,她正在温泉池内饮酒,对此毫不意外,也不惊喜,只是非常冷静吩咐手下人备车,去往郊外。
  马仔递给她一条毛巾,替她捧起垂地的湿纱,“主人,只要周容深放一马,其他条子反悔也不足为惧,何况他们根本不敢。这些听命办事的走狗,我们搞死他们,就像杀鸡一样容易。”
  萨格偏过头,看向玻璃罩外浓烈的阳光,她来到广东躲躲藏藏一个月,栖身之处哪里见得到如此美好的天气。
  难怪世人追名逐利,为权与钱,像疯子一样出卖良心,能够掌控所有的滋味,的确妙不可言。
  “我小看了她。让男人如此念念不忘,为她赴汤蹈火,这也算女子练就的极致本事。”

  马仔说只要这批货平安偷渡,我们就可以再度控制云南贩毒网,一雪前耻。西双版纳的条子,怎样也拐不到丽江堵截我们。
  萨格比他见过的阵仗世面多,也更冷静,“吩咐下去,不要掉以轻心,福建省的条子在我眼里算个屁,广东有周容深和乔苍,这是我的死敌,他们诡计多端荫险善变,多留一手总没有坏处。”
  午后一切准备妥当,市局放出消息,萨格接到后,命令手下人联络这一边,要求调遣二十名特警,一路护送,开道至广东境外,何笙一口答应。
  她迫不及待问我的女儿呢。
  “乔太太放心,令千金吃了安眠药,正在熟睡,我们主人也是言出必行,您抵达上一次的茶楼,我们自会见面。”

  “我们。你吗?”
  男人不解释,仓促挂断,嘟嘟的忙音传来,一旁刑警摘下耳机,无奈摇头,“没有定位,依然是空白。”
  狡猾奸诈的萨格,到了这一步,仍旧防备深深。
  周容深紧皱眉头,“看来货不出境,萨格不会放人。”
  刑警急忙说,“可一旦出境,周部长,您的麻烦就大了。只有剿灭这伙人,您才能平安无虞。”
  追踪陷入一团焦灼僵滞,半小时后乔苍从盛文离开,秘书打来电话询问交易地址,周容深下令配备二十名特警,十名狙击手,作为先头部队前往茶坊,另五十名刑警待命,随时出动。
  秘书等不到何笙的答复,将电话交给了乔苍,他低沉的呼唤传来,惊了浑浑噩噩陷入沉思的何笙,她朝正在点兵的王队长大声制止,“不要去茶楼!这是调虎离山。那里只有萨格的马仔,而且是她的弃子,根本见不到乔慈,萨格从头至尾就没有想过将她还给我。”
  周容深问确定吗。
  拿到筹码依然撕票,是香港黑社会一贯作风,近来延续内地,十分盛行,防止条子顺藤摸瓜,也是绑匪给自己擦干净屁股的策略,当然,只有十拿九稳能逃出生天,才会撕票,清洗手上的累赘。

  乔苍在电话那头说了句,“给他。”
  何笙控制不住上涌的绝望,从脚底到头顶,密密麻麻压迫着她。她的乔慈,男人说出茶坊的霎那,她就知道完了。
  萨格根本不会在那一处,那里四通八达,很容易陷进条子包围圈,她利用这伙为她掩护的死士试图金蝉脱壳,乔慈会跟她上路,万一出不了广东,她还有底牌,一旦出去,她会立刻杀掉抛尸。
  这通电话仅仅维持了十秒钟,两方便同时结束。
  王队长选好了人,问目的地是何处。

  何笙与周容深几乎同时说出场楼。
  场楼是萨格的藏身处,一半几率也是她的藏货处,那边公路好走,又人烟稀少,横行的阻碍不多,是最佳出发地点。
  前赴后继的特警与狙击手钻进警车,十辆纵成数列,浩浩荡荡驶出市局,疾驰向郊外。
  抵达时傍晚六点整,茂盛的林荫遮蔽夕阳,斑驳的剪影,洒下昏暗一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