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3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倒是想,自己退下来,跟几位红颜妹妹打拼打拼。说不定能在商途中,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
  通过上次的商战,顾秋可是颇有心得。
  如果让他进入商场,他相信也能应付过来。但是这个想法,只怕是不太现实。
  说实话,顾秋倒是真做了这个心理准备。
  宁雪虹敲了敲桌子,“现在我以组织的名义命令你,扎扎实实工作,别胡思乱想。一切等换届之后再做定论。”
  换届!
  好吧!

  顾秋答应下来,等换届之后,看看结果如何?
  唐书记下午就上班了,顾秋去了他办公室。在唐书记这里,顾秋一本正经谈工作。把自己在京城的工作做了一个汇报。
  唐书记严肃道:“以后这个部门可能在取缔,你还是调进政府办去吧!”
  顾秋心里一凛,看来唐书记在做准备调整后的工作了。
  次年三月,换届之后。
  宁雪虹老爸当选党和国家最高掌权人,老左同志居第二,成为国务园一把手。顾家二叔,也进入了常委级别。

  唐贤明同志,同样成为国家重要掌权人之一。
  这次换届力度出奇的大,很多人都做了调整。
  宁雪虹呢,继续担任她的省长一职,同时,顾秋同志被调往政府机关,由宁雪虹提名政府秘书长的最佳人选。
  在秘书长这个位置,整整干了二年,极力配合宁雪虹的工作,而宁雪虹同志在这几年时间里,政绩显赫,将南阳省打理得井井有条。
  很多方面都达到了她理想的要求,当然,顾秋在这方面也有功劳。宁雪虹私下里说,自己当了一回红花,顾秋当了一回绿叶。

  但是顾秋说这绿叶当得值,能和宁雪虹一起合作,他也是感受良多。
  宁雪虹是一个真正干实事的人,任何事情,不讲排场,不讲花俏,只踏踏实实把工作落实下去。
  在这方面,顾秋不得不承认,从左书记到唐书记,他们都是一脉相承的好干部。
  真心实意为民办事,为地方谋求出路,大搞经济建设,打击不法行为。宁雪虹上位之后,对廉政建设工作更是抓得有声有色。

  在经济建设的同时,她也注意精神文明建设,将整个社会风气推向一个新的局面。
  所以顾秋说,他非常乐意和宁雪虹合作,这样才有成就感。
  在这两年时间里,双娇集团迅速壮大,在京城的名气大增。双娇集团第二医院的风头,迅速盖过所有公立医院,再加上他们真正实行救死扶伤,救人于危难之际,所以口碑极好。
  除了救治病人之外,她们还不断做慈善事业,在赢得好名声之时,也获得了高额的回报。
  于是夏芳菲马不停蹄,决定去沿海大都市进军,收购一些地方私立医院,加快改造,让他们成为双娇集团旗下的产业。
  短短几年时间内,双娇集团在全国发展到了五十几家医院。夏芳菲和白若兰决定,把公司总部搬到沿海最大的城市。

  当然,总部搬迁,那是宁雪虹调离南阳之后的事。双娇集团的迅速发展,给社会和整个行业,推涨了一股浩然正气。
  双娇集团旗下医院,也是全国唯一没有医闹事故的医院。所以有患者,从双娇集团医院治疗出院之后,都会感激这座医院。
  因为双娇集团旗下的医院,给予病人的不止是生命还有关怀与温暖。
  在全国范围迅速发展之后,白若兰和夏芳菲决定,走出大陆,走向世界。她们要做全球医药行业中的老大。
  二年之后,远在武源的程暮雪,成功当上了副局长,也是武源市唯一的一位女副局长。

  不过她上任之后,马上就调住其他地区任职。
  后来顾秋调往甘凉省之后,程暮雪也跟着调过去了,跟顾秋有了更一步接触的机会。
  陈燕在双娇集团的地位,由一个普通的经理,变成了后来的股东。
  她和从彤的关系很融洽,两个人也情同姐妹。从彤经常把陈燕喊到家里,睡在同一个被窝,经常一聊天就是大半夜,有时甚至到天明。
  两人彼此尊重,彼此关心,心心相惜。
  齐雨在宁雪虹当上省委一把手之后,选择了离开。现在的宁雪虹不再需要她的保护,她和顾秋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然后出国了。

  出国三年,齐雨生了一个女儿。
  这个女儿叫齐欣。
  又过了一年后,宁雪虹办公室。
  安静的房间里,飘着一股幽香。
  窗台上的兰花正旺,花儿朵朵,娇枝欲滴。
  宁雪虹正提着洒水壶,给心爱的兰花浇完了水。然后蹲下来,小心呵护着这盆宝贝。

  宁雪虹有花粉过敏的症状,唯独对这种兰花情有独钟。此刻当上了省委一把手的她,正一脸微笑,关注着这株兰花。
  “咚咚咚咚——”
  背后有人敲门,宁雪虹喊了一声,“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顾秋走了进来。看到端详在窗前的宁雪虹,身影越发成熟丰韵。
  常年工作当中的正装,也掩饰不了她动人的身态。她的美,有目共睹。

  这些年,顾秋一直在她的身边,远观,近望,欣赏,揣摩……
  那种淡淡的,宁静之美,正如她面前的那盆兰花。
  “雪虹同志!”
  “你来啦!”

  宁雪虹并没有回头,依然欣赏着那盆心爱的花。
  顾秋摇了摇头,多好的一个女子,就这样孤芳自赏。
  跟宁雪虹相交多年,那种感觉,令人无法捉摸。在工作的时候,她是那么严肃,一丝不苟,铁律如山。
  在生活当中,偶尔也开点小玩笑。

  顾秋是少有几个能见到她另一面的人,偶尔的一次孤寂,让他发现了她心里的孤寂。
  但是宁雪虹是个绝对不会把心事挂在脸上的人。
  或平静,或严肃。
  几年的相处,仔细品味下来,她,不正如眼前这盆兰花?
  优雅的身影,仿佛已经与兰花融如一体。
  此刻,她就是花,花就是她。
  如此娇人的花儿,只为她而开放。一旦开放,美不胜收。
  那种美丽,胜却人间无数。
  顾秋看着她的背影,竟然有些着迷了。事实上,他不止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过她。
  宁雪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
  她知道,有个男人一直在背后关注,这样静静的看着自己。

  这,也是一种美。
  世界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但从来没有一种默契如此让人心动。
  他,看的仅仅是背影吗?
  宁雪虹不用回头,仿佛也知道他的心里想法。

  这些年,他是自己唯一一个接触最多的人,也是了解最深的人。
  在整个省委大院中,也仅仅只有他一个级别不如自己的人,能如此直呼自己的名字。
  这个要求,是宁雪虹自己定的。
  世界上,有一种美,叫欣赏。
  世界上,还有一种情感,叫友谊。
  朋友,这个宁雪虹在心里给顾秋的定义。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如此放心,能如此默切的配合。
  转眼间,三年已经过去。

  回首这三年,再看自己亲手打造的南阳,这就是宁雪虹的骄傲。
  她,很满足。
  同时,也要感谢这个男人,能够有如此胸怀和肚量,站在一个女人背景,默默支持和奉献。
  宁雪虹站起来,脸上带着神秘的笑,“顾秋同志,恭喜!”
  顾秋愣住了,打量着宁雪虹。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什么意思?雪虹同志。”
  宁雪虹伸手过来,纤纤嫩掌,雪白如玉。顾秋疑惑地望着她。
  “嗯!”
  宁雪虹挥动了几下,顾秋这才握住她的手。细腻如斯,敢情有点舍不得再松开的味道。
  宁雪虹目光中闪过一丝尴尬,“你的任命下来了。甘凉省副省长。”
  顾秋再次愣住,拉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怎么?自己就要调走了?这么快?
  宁雪虹见他发愣,自己的手依然被他握住,不由脸上微红。“怎么?你还不想离开?”
  顾秋缓过神来,“好象不对吧,我就这样被任命了?”
  “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宁雪虹轻轻抽了抽手,顾秋这才很不好意思地松开她。
  “组织考虑到你这三年以来的辛苦和努力,为了让你继续发光发热,所以任命你为甘凉省副省长。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再进一步,回到原来的轨迹。”
  顾秋苦笑,人生,就是这么神奇。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又回到起点?

  此刻,顾秋发现自己竟然提不起半点兴趣。
  仿佛还有些失落。
  “怎么?你似乎不太高兴。”
  顾秋摇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凝目而望,佳人倩影,兰花依旧。
  三年了,失去的东西好象又回来了。
  可好象又将要失去点什么?
  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顾秋再次苦笑,“我倒是宁愿不要这个任命。”
  宁雪虹听了这话,俏脸忽地一红,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露出一丝责备的表情。

(本书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