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7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有顾秋为她开道,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打点好了,她也不至于太辛苦。
  从彤呢,这会已经去了东华省看望儿子。
  顾秋和夏芳菲在一起呆了三个晚上,温存了几天。
  离京之前,顾秋决定去拜访一下沈如燕。
  沈如燕今年在京城过年,老左肯定会回京。
  顾秋登门拜访,沈如燕依然笑脸相迎。
  顾秋在沈如燕这里坐了半小时左右,没有看到左晓静。左家的事情一了,也不知道左晓静接下来准备干嘛了。
  沈如燕看到顾秋这模样,笑着道:“你要回南阳了?”
  顾秋道:“只是述职,还要回来的。”
  沈如燕点头,“希望你能早点官复原职。”
  顾秋苦笑,“这个难度太大了,我还真准备退出来去从商呢!”

  沈如燕道:“真要是如此,那你就错了!也许这只是对你的一场考验。”
  顾秋叹了口气,“还是从商比较轻松,没这么大心里压力。”
  坐了会,顾秋告辞。
  出门的时候,碰到刚赶回来的左晓静。
  顾秋停下脚步,“晓静!”
  “咦,你怎么来了?”
  左晓静一脸奇怪。
  顾秋道:“我来看看沈姨。”
  左晓静刚下车,“你是不是要走了?”
  顾秋嗯了声,“我明天回南阳述职。”
  左晓静就盯着顾秋,“应该是有转机了吧?”
  “哪这么容易?你也知道的,现在可不是过去,过去有可能把你降到八品,再把你升到二品都有可能。现在得按程序来。”

  左晓静对旁边的人吩咐了一句,把东西送回房间,“有空吗?我请你喝茶。”
  顾秋愣了下,望着左晓静那表情,“喝茶就算了吧,不如去郊外走走。”
  “好啊!”
  两个人坐着车子,来到长城脚下。望着雄伟的长城。两人开始爬长城。
  “你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左晓静问。
  “我准备弃政从商算了,你觉得呢?”

  “是吗?”左晓静回头看着顾秋,“不会吧,你会这么容易被打败?”
  “这是我暂时的想法,其实从商也不错,同样可以为国家,为社会做贡献。”
  “那心态不一样了。”
  左晓静道:“你可是正治世家的人,怎么可能去经商呢?这对你,对国家都是一种损失。”
  顾秋摇头,“你太高估我了。我的理想其实很简单。”
  “说说看!你的理想是什么?”
  顾秋抬头望着天际,今天天气独好,佳人依旧。
  只听到他朗声问道:“别老说我,说说你吧!有什么打算?”
  顾秋回头看着左晓静。

  “我吗?”
  左晓静带着一脸阳光的笑,微风吹来,秀发飞扬。
  “我有什么好说的。”
  顾秋看到她这模样,心里多少有点愧疚。他又不是木头,焉能不知道她的心思?
  想当年,左晓静对他也算是一往情深。
  往事,总是令人难以平静。
  顾秋望着她,“你有什么打算?”
  他的确很想知道左晓静的将来,左晓静伸出纤纤细指理了一下秀发,“这么想知道吗?”
  笑了下,这才道,“一个女人还能有什么打算?都这个年纪了,找个人嫁了呗!”
  顾秋的心,剧烈的抽搐了下。说真的,男人的虚荣心作崇,最不愿看到的结果就是这样。
  但是以两家的家势和关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除非——自己能离婚。
  “你怎么啦?”左晓静看到顾秋这表情极不自然,便打量着顾秋。
  顾秋看着左晓静,伸手过去,低沉的声音道:“晓静!”
  左晓静感觉到他的声音怪怪的,又看着他。
  顾秋深呼吸着道,“对不起!”

  左晓静愣在那里,她也能感觉到顾秋的心情。而且她更懂这种情感。
  只是一句对不起,只怕永远都弥补不了心中的遗憾。
  可不这样,又能怎样?
  左晓静的眼眶里,充盈着泪水。

  却见她咬着唇,极力望着远方,“别这样。顾秋!”
  顾秋走近她,将手移过去。
  左晓静没有拒绝,任他盖住自己的小手。良久,才听到左晓静喃喃道:“这怪不了你,也怪不了我。天意弄人。命运,这就是命运。”
  象他们这样的家庭环境,除非两家不是死对头,再加上两人又两情相悦,才有这种可能。
  但偏偏是,两家不和。
  这些年下来,左晓静经历了很多,很多,在情感上,她可以说是倍受煎熬。
  此时此刻,还能再做什么?
  顾秋握着她的手,与左晓静望着同一方向。

  左晓静抹了把眼泪,突然笑了起来,“其实这样更好,至少我们还是朋友。”
  顾秋看到她哭了,却不好意思给人家擦眼泪。只是极为沉重的点点头,“嗯!”
  拉起左晓静的手,“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顾秋必当鞠躬尽瘁,上刀山下火海,绝不容辞。”
  这算是一个男子,最郑重的承诺。
  左晓静透过泪眼,看着顾秋这郑重的表情,她就知道,顾秋说到一定会做到。
  只是自己又怎么可能,让他去冒险?

  这么多年的等待,换来了一生的承诺,左晓静在心里多少有些震憾。
  不管自己需不需要,顾秋已经决定了。
  左晓静道,“我会当你是朋友。永远的朋友!”
  两个人握着手,站在长城上。迎着太阳,彼此的目光,那么坚定……。

  竖日,顾秋回南阳述职。
  刚到南阳,马上就接到杨竹英的电话。
  杨竹英在家里准备好了饭菜,为顾秋接风洗尘。
  顾秋不好拂了她的意思,当晚就在杨竹英家里吃饭。杨竹英很客气,亲自下厨。
  老杨呢,也笑呵呵地跟顾秋打招呼,在厨房里忙个不停。现在的杨竹英是纪委书记,她的成功,离不开顾秋的帮助,因此杨竹英一直很感激顾秋。
  但是老杨这个同志,越来越反感这些事了。经常说什么顾秋现在不如杨竹英,没有必要这么对他。

  每当说到这个话题,杨竹英就跟他吵架。只是今天不同,老杨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
  顾秋在杨竹英家里吃了饭,随后去了白若兰那里。
  南阳的很多人都知道顾秋回来了,走得近的,找了机会过来拜访。
  一些关系不是太铁的,基本上都疏远了。
  第二天顾秋去省委的时候,唐书记上午有事没有来上班。齐雨就给顾秋打电话,让顾秋赶到政府那边去见宁省长。
  宁雪虹穿着雪白的西服,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精神。顾秋喊了句宁省长。

  宁雪虹笑道。“回来了就好,唐书记今天不在,我跟你谈谈也是一样。”
  顾秋道:“唐书记又出差了?”
  宁雪虹示意他坐下,叫齐雨关了门。
  “想必明年换届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
  顾秋摇头,“真没关心这种事。我这次回来,是准备跟组织做个交代的。”

  “交代?你要交代什么?”
  顾秋苦笑,“你也知道,顾家和左家的事情一了,我心无牵挂。”
  “怎么?有摞挑子的想法?还是对组织上的安排有情绪?这不是你的为人嘛,顾秋同志,我告诉你,你这是不对的。你的思想出了问题,要坚决反省。如果在军队,你要面避思过,要关小黑屋。”
  顾秋看着宁雪虹,宁雪虹当然不是跟他较真的。
  “这次是叫你回来述职,不是处分你。”
  顾秋道:“雪虹同志,我说实话吧,虽然我在体制内的时间不是太长,但我真的倦了。我想放松下来,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快快乐乐,开开心心,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宁雪虹的眉头都拧起来了,“我怎么以前就没有看出来呢?你居然有这种小女子心态。顾秋同志,这不对啊!”
  “你也不想想,我们的目标实现了吗?我们的国家真正强大了吗?我们的人民群众都富裕了吗?不要说这些跟你无关,你是个男人,应该比我更懂什么叫匹夫有责。好了,我不跟你讲这么多大道理,你的事情,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由组织来决定。”
  顾秋苦笑,“我怎么就连辞职的权力都没有了呢?我是个国家公民,这是我的自由。”
  宁雪虹手一指,“在这个问题上,你还真没有自由。”
  宁雪虹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你是不是想去经商?”
  顾秋点头,“我觉得自己有经商的潜质!”
  “你是在上次搞名堂搞出味来了吧?”
  宁雪虹说了一句南阳地方话,让顾秋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告诉你,你想退,现在也不是时候。明年三月就在换届,你回去掂量一下。”
  顾秋问,“换届那也是高层的事,跟我没多少关系吧?”
  宁雪虹郑重道:“据我所知,老左肯定是要上去的,还有贤明同志,也有可能上去。”
  顾秋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有句话顾秋没说,这次换届,宁家肯定是收获最大的。当然,宁雪虹刚刚上任当政府一把手,不可能让她马上当省委一把手,这需要一个过程。
  但是宁雪虹老爸,肯定会升到极致。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宁雪虹道,“所以你要留下来,以你现在的年龄,至少还能为国家工作二十年。”
  顾秋笑道,“二十年,那我岂不是六十多岁了?”
  宁雪虹盯着他,似乎有些怀疑这家伙的动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