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2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外,彩云是我的女人,我对她是绝对信任的,在吐纳的时候,你没必要刻意避着她,每次她一进门你就中断,对你的修炼也不好,今天回山里之后也是这样,只要是我家里的人,你都可以完全放心。”
  “我从来都不相信任何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沙夏酷酷的说。

  “那你可要小心了,”萧晋起身走向房门,淡笑道,“我家人最厉害的一点,就是能让人在不知不觉间深陷进那种温暖惬意的氛围之中,悄悄腐蚀你的心智,让你慢慢爱上这个该死的世界。我想,身为一名杀手,你应该很不愿意变成那样吧?!”
  自己心智有多坚定,沙夏是很有信心的,所以对于萧晋的话,她很是不屑,甚至连反驳的兴趣都没有。
  然而,当许多年后她开始回忆自己的人生时,才不得不承认,萧晋的话里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他家里的那些人,真的非常恐怖且强大。
  吃完饭,萧晋又跟赵彩云腻歪了一会儿,便带着沙夏进山回村。

  到了家,在接受过孩子们的迎接之后,他又马不停蹄的召集了全村懂天绣的妇人到家里,将董雅洁的要求着重强调了一遍,然后表情认真的说道:“各位大娘大婶,大姐大嫂,你们中大部分的人应该都已经很了解我了,所以我就不多说什么废话了。
  这次的活计,时间紧任务重,且容不得半点差错,可以说,今后咱们囚龙村能不能继续源源不断的承接天绣活计,全看这一次的结果了,请大家务必慎重对待!
  最后,鉴于情况特殊,此次的价格按照一针一块钱计算,总共八万针,八万块钱我已经放在了沛芹姐那里,待会儿你们好好商量一下各自承担的针数,决定了,就可以到她那里先预支一半的薪酬。
  事不宜迟,大家这就开始吧!”
  说完,他便把位置让给了周沛芹。
  自从有了“萧门周氏”的身份之后,周沛芹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那个内心坚强、外表柔柔弱弱的小寡妇如今已经隐隐然成为了村中妇人们的焦点,举手投足间自有几分领袖风范。
  这是萧晋和梁庆有刻意营造出来的氛围,毕竟将来她是要担任族长的,没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光靠“萧晋的婆娘”这个身份,还是不怎么保险。
  “我不明白,”站在自己卧室窗前全程看完萧晋安排天绣活计的沙夏,在萧晋进来之后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照你刚才的样子来看,似乎我对你并没有什么价值可言。”

  “说实话,我也很希望自己不需要你,”萧晋一边掏出银针包在床边展开,一边无奈道,“但没办法,命运太淘气了,从来不会轻易的如你所愿。”
  沙夏在床上躺好,目光好奇的望着他:“你是一个有很大野心的男人,却又对与一群农民之间的几万块生意那么乐在其中,这太矛盾了。”
  “这就又要往意境上面扯了。”萧晋笑笑,捏出一枚银针,轻轻地刺进她的左眼角下,在运行真气之前说,“野心是我对物质的追求,而与外面那些村民的交易,则能带给我精神上面的愉悦,用你们西方宗教的话来说,每个人都是有罪的,而他们,就是我的忏悔和救赎。”
  话音刚落,源源不断的内息便透过那枚银针钻进了沙夏的脸部皮肉之下,她的身体瞬间绷紧,再没了开**谈的余地。
  一周一次的易容巩固之后,萧晋离开沙夏的房间走向自己的配药小屋,途中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转过眼,便对上了众妇人中梁玉香那双包含思念和幽怨的目光。

  想想自己这段时间因为事多确实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疼爱那个小妇人了,他便贱兮兮的冲人家挑了挑眉,同时还状若无意的摸了摸嘴唇。
  梁玉香面色一红,嗔怪的白他一眼,便扭开了脸。因为她嘴唇微微有些厚的缘故,萧晋总是喜欢让她做些吹拉弹唱的把戏。
  起初,她自然是拒绝的,但熬不住男人痴缠,试过几次之后,便慢慢体会到了其中的乐趣,如今只要时间充裕的话,即便萧晋不提要求,她也会自然而然的蹲下吹奏一曲,好像是固定的仪式一样,只有做了,才算完整。
  配药小屋内,郑云苓正在喂一只兔子吃食,光看她那温柔细致的模样,不了解内情的人一定会认为她是一个极有爱心和耐心的好姑娘,虽然这没什么错,但如果他们知道她这会儿喂兔子吃的是什么,就绝对不会那么想了。
  那只身上还绑着纱布的泰迪就卧在她的脚下打盹,看见萧晋推门走进来,立刻就一个激灵爬起来,躲到郑云苓的脚后面色厉内荏的冲他呲牙。
  萧晋自然懒得理会这小畜生,径直走到郑云苓身边,凑过去闻了闻她手里给兔子吃的东西,眉头一挑,便问道:“你已经找到了三花七叶荆与寒泉甘露的安全剂量了吗?”
  郑云苓看了看他,坚持喂兔子吃完,又净了手,这才拿起手机输入道:“寒泉甘露确实有降低三花七叶荆毒素的功效,但还是不能完全消除,如果寒泉甘露比例加大,三花七叶荆的药用价值也会大大降低,所以,目前来看,我们的药方还是离不开噬心蜂毒。”

  “可我明明没有从你刚刚喂兔子的东西里闻出噬心蜂毒的味道呀!”萧晋诧异道。
  郑云苓又在手机上道:“我是在试验保留三花七叶荆最大药用价值的同时,里面的寒泉甘露能够维持这只兔子多久的生命时间。”
  “呃……”萧晋满头黑线,“也就是说,这只兔子迟早都会挂?”
  郑云苓摇摇头,然后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一瓶蜂蜜。
  萧晋摇头苦笑,伸手进笼子揪揪那只兔子的耳朵,说:“可怜的小家伙,还不如直接挂了呢,是不是?”
  郑云苓闻言撇撇嘴,转身走回桌前,打开一个笔记本,默默的记录起来。
  望着姑娘的背影,萧晋心中忍不住感慨:自己的运气真是好的没话说,懂得经营生意的辛冰、方菁菁和元小希她们虽然一样重要,但若论难得与不可或缺,唯有郑云苓。
  这是一个集医术与灵性于一身、善良却不迂腐、纯洁但不造作的好姑娘,萧晋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复仇的私心,而她却是单纯的想要造福天下病患,就医德而言,足以让萧晋汗颜无地,顶礼膜拜。

  这也是为什么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却始终都觉得跟郑云苓成为朋友已经是邀天之幸,从来都没想过要将她变成自己女人的原因。
  好人有好报,是一个社会能否长时间存续下去的基础,郑云苓既然是个好姑娘,那就应该有个好的未来和归宿。
  于是,萧晋走过去半坐在桌子上,问她:“云苓,你有什么愿望或者梦想吗?我是说,在我用这些草药和方子困住你之前。”
  日期:2017-11-17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