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傻呆呆的愣在原地,满脑袋上都站满了问号。
  每次一见到萧晋,罗小萌的第一反应都是恼火,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就是不喜欢,每每想起他那张贱兮兮的笑脸,拳头就非常的痒痒,特想一拳捣过去,把他的脸打成饼,一定很有趣。
  后来,当她得知心目中的大英雄“口罩侠”真身竟然就是这个混蛋时,这种恼火便更加的旺盛了,就像是迷妹突然发现自己的爱豆喜欢吃屎一样,别提有多恶心了。
  然而,恶心归恶心,视频中“口罩侠”英勇的身姿依然还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梦境之中,久而久之,口罩侠的形象就与萧晋融合,再也分不开了。
  这让她很苦恼,于是便越发的讨厌起萧晋来。

  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元旦那晚萧晋突如其来的告白,会给她带去怎样的震撼。女孩儿对此是完全没有经验的,又羞又气之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屈辱的逃掉。
  可是,当她慢慢冷静下来之后,却发现了一个令她惊骇不已的事实——自己对萧晋竟然没了讨厌的感觉。
  生气是真的,怒火也和以往一样,偏偏讨厌不知道去了哪儿。
  这……这太恐怖了,那样一个仗着自己功夫好脑瓜聪明就总是欺负人的可恶混蛋,自己怎么可能会不讨厌呢?明明冰冰姐被他给忽悠的魂不守舍的,自己应该超想打扁他才对呀!
  罗小萌没有谈过恋爱,就连情窦初开的年纪时都没有什么暗恋的对象,所以她根本就不理解自己身上的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只是本能的感到慌乱和害怕,甚至很没骨气的向辛冰要求继续担任秋语儿的经纪人,想以此避免和萧晋经常见面。
  可是,躲终究不是办法,该见面的时候,想躲也多不掉,比如今天。
  当萧晋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她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脑袋也乱了,以往那种下意识的厌恶表情根本就做不出来,只是不停的想着又否定着待会儿应该跟那货用什么口气、说什么样的话。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进门的第一眼之后,别说像往常那样欺负她了,萧晋竟然全程都没有再看她第二眼,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样。
  于是,女孩儿久违的恼火感觉就回来了,这让她很是兴奋,想都不想就追到了停车场。只可惜,当她站在萧晋面前时,那点儿恼火瞬间就非常怂的藏了起来,慌乱再次占领了她的情绪高地,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竟然压根儿就不知道跑下来是想干嘛。

  她觉得很丢人,脸也开始发烫,所有的底气和勇气顷刻间瓦解,只能委屈又可怜的再次逃掉。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件事物,人也一样,每一个都是绝对独立的个体,萧晋就算经历过的女人再多,也不可能理解罗小萌这样复杂又纠结的情感。
  因为还带着一支悬崖电梯建造设计勘测队的原因,他这次回去并没有在天石县逗留。到了青山镇,将勘测队领到那座准备修建电梯的悬崖下面之后,他便去了赵彩云家,反正勘测队有元小希派来的人、以及镇长满白梅跟着,一些琐事,哪比得上热情火辣的疯婆娘?
  每次见到站在大门前等待的赵彩云,他都觉得这个女人要比以往更圆润富态一些,可奇怪的是,赵彩云的腰肢依然纤细,身形依然单薄,给人的感觉依旧还是那副旧时代交际花的模样。
  下车照例一番亲热之后,他拥着鼻息咻咻的女人,环顾四周,问:“沙夏呢?”
  赵彩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东厢房,说:“她好像不喜欢出门,每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而且还什么都不干,就是单纯坐着发呆,怪怪的。”
  “她本来就不正常,不心理变态的话,谁会当杀手?”随意说着,萧晋拍拍她的满月,又道:“去做饭吧!因为这次天绣活计的时间有点紧,今天不能在你这里过夜了,下午沙夏也会跟我一起回去。”
  赵彩云不满的噘噘嘴,说:“你从来都只当我这里是个打尖住店的地方。”
  萧晋呵呵一笑,勾住她的下巴,色眯眯道:“那也是因为这里有一个能让我神魂颠倒的老板娘呀!”
  “呸!就会油嘴滑舌。”白他一眼,赵彩云便满意的去厨房做饭了。
  他来到东厢房门前,伸手一推,门没有锁。沙夏正盘膝坐在床上,五心朝天,双目微闭,丰满惊人的胸脯缓慢的起伏,显然正在冥修吐纳。
  萧晋细细观察片刻,眉毛就微微挑了一下,也不打扰她,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没多久,沙夏睁开了眼,表情略有些恼火的质问道:“为什么我还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萧晋翻个白眼:“大姐,从我教你这套吐纳功夫到现在才过去了十来天,要是就能感觉到什么,你让我这个老师的脸往哪儿搁?要知道,当年我第一次练的时候,足足用了一个月才有了气感,就这,爷爷还夸我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呢!”
  沙夏抿了抿唇,皱眉道:“华夏功夫太难练了,没有什么标准,全凭个人感觉,明明是实质上的武力,却偏偏要跟莫名其妙的意识挂上钩,怪不得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你们华夏传统技艺都是故弄玄虚骗人的。”
  “这叫底蕴,懂吗?”萧晋嗤之以鼻,“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你们西方基本上一直都处在精神和物质都相对贫瘠的状态,除了占比极少的贵族之外,大部分的人连饭都吃不饱,自然没有太多人去追求精神层次上的升华和满足。
  而我华夏就不同了,虽然战乱无数,但同样盛世也无数,百姓富足,对于精神方面的需求自然要比你们更加迫切的多。
  两千多年前的老子就曾说过:道法自然;我们华夏对天地自然始终都保持着一颗既敬畏又向往的心,想尽一切办法去努力的与之更加接近,自然而然,意境这种哲学层面的东西就会大行其道。

  你们呢?从古到今,一直都在不停的抢夺和索取,若是没有文艺复兴,就算科学技术发展的再快,也和当年的维京海盗没有丝毫的区别,就是野蛮人。”
  沙夏闻言冷冷一笑,嘲讽道:“我居然忘记了你其实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真是太不应该了。”
  萧晋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无礼,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分出一道真气过去仔细体会片刻,笑着说:“要学真正的华夏功夫,第一需要磨练的就是耐性。其实,刚进来不久,我就感觉到了你身上的变化,这说明你的资质确实不俗,很可能比我都要好,所以,耐心一点,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真切的体会到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